廣州歧視黑人風波!大外宣堵不住非洲民間反中聲浪!半島電視台:中非關係面臨大考驗

廣州歧視黑人風波》大外宣堵不住非洲民間反中聲浪!半島電視台:中非關係面臨大考驗

中國各地近日嚴防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境外輸入病例,但在廣州卻變調為「按膚色、種族防疫」的歧視性措施——非裔居民即便近期未曾出境、也沒有相關接觸史,仍因非裔身份被視為「病毒帶原體」,遭遇強制檢測隔離、被房東掃地出門、投宿旅店處處碰壁,面臨無家可歸的困境,當地麥當勞甚至張貼告示,直接拒絕黑人入店,許多非裔人士被迫露宿街頭的影像在網路瘋傳。

廣州市種種帶有仇外情緒、針對非裔的歧視待遇,透過社群媒體傳播、點燃非洲輿論怒火,使非洲多國領導人罕見向北京提出抗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上火線回應,稱中國對種族主義「零容忍」,對所有外籍公民一視同仁。但卡達「半島」電視台直指,種族歧視相關爭議已延燒為外交風波,甚至使中非關係面臨空前考驗。

近萬名社運人士聯名致信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直言「中非關係不應以侵害人權或人性尊嚴為代價」;通常不願得罪中國的大型媒體,也以諸如「從地獄拯救我們」的標題,在頭條大篇幅報導非裔人士在中國的處境。美國網媒VICE則指出,從民間到政府,多國不惜動搖雙邊關係,要求北京就種族歧視爭議給個交代的舉措,在疫情重挫全球經濟、非洲各國必須向最大貿易夥伴與金主——中國——尋求債務減免之際,凸顯了本次風波的嚴重性。

獨立組織「中非項目」(China Africa Project)研究員奧蘭德(Eric Olander)告訴VICE,在社交媒體上數以百萬計的非洲網友,終於感受到國家領導人代表他們起身與中國抗衡,「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社群媒體發揮的力量,促使非洲各國政府聯合起來,向中國發出抗議聲音......這是自下而上的巨大壓力。」

廣州「黑人村」的長年摩擦 疫情引爆潛在衝突

廣州是中國最多非裔人口聚居的城市,自1990年代起,越來越多來自奈及利亞、馬利、賴比瑞亞、喀麥隆等非洲國家的民眾移居來此經商,甚至落地生根。根據2017年的官方統計數字,非裔合法移民約占廣州市外國人口17%(約1萬5千人)。

加上許多持短期商務簽證往來廣州,以及非法滯留當地的非裔人士,逐漸形成被稱為「黑人村」、「小非洲」的聚居地,也因文化與習慣差異與當地居民迭起衝突,當地民意也對黑人抱有敵意。

2017年,中國政協委員潘慶林甚至在政協會議提案,建議「國家從嚴從速全力以赴解決廣東省非洲黑人群居的問題」,直批當地非裔人口的「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工作)問題,對社會治安、公共衛生甚至民族問題釀成巨大隱患。

「(中國人與非裔人士的衝突)在廣州一直存在,並非什麼新鮮事。」曾於中國居住的奈及利亞國際事務研究所(NIIA)高級研究員烏比(Efem Ubi)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地方政府與非裔移民社區缺乏溝通,加上部分非裔人士的簽證問題遲未解決,更讓衝突情況變本加厲。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孫雲強調,當地政府之所以不願承認其防疫措施牽涉種族因素,是因為「(領導層)不認為他們有哪裡做錯了——中國對自己的國民(湖北、武漢居民)也施以同樣的待遇——將他們視為潛在帶原者。」

孫雲指出,地方政府面臨中央壓制疫情、逐步復工的龐大壓力,在這樣的邏輯下,所有非裔人士對他們而言都是威脅。但當局著眼於消滅病毒的系列政策,卻使民眾對非裔人士的仇恨情緒越燒越旺,「廣州的非裔移民「飛地」成為中國民族主義的一處痛點。」

烏比認為,廣州當局此番針對黑人的歧視性防疫措施,只是讓當地社會的潛在摩擦因疫情浮上檯面:「我認為政府是時候開始討論、研究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了。」孫雲也指出,非裔人士在中國的地位,是否會在疫情過去後有所提升,是中非關係值得觀察的指標。

實習醫師也被要求隔離

來自獅子山共和國 (Sierra Leone)、正在廣州一家醫院實習的23歲醫學院學生路易斯(Lewis)則告訴半島電視台,當政府派人前往醫院,要求他接受強制隔離時,他剛巧在社群媒體上看到一名黑人遭廣州警方當街追趕的影片,並收到一封「攜帶病毒的非洲人必須接受隔離」的中文告示。

幸運的是,在中國住了4年的路易斯中文流利,他向官員據理力爭,強調自己已有好幾個月沒離開過廣州,身為醫療人員的他,自疫情爆發以來一直在醫院與中國籍醫師一同工作。路易斯告訴對方,他願意接受病毒檢測,但如果他要被隔離,他的中國籍同事也應受到相同待遇:「這一切僅只因為我是非洲人嗎?那我拒絕接受隔離。」

因擔憂被報復使用化名的路易斯說,自己面臨歧視待遇時通常會保持沈默,但當本應保護居民健康的政策加劇了種族差異,反而會帶來傷害。如今在醫院內,路易斯會把要求更換醫師的病患交由中國籍醫師看診,被問到完成學業後是否還想重回中國,他的回答是:「我一點興趣都沒有,甚至無需費心思考這問題。」

中非民間裂痕覆水難收

而即使中國的宣傳機器在幾天內就動了起來,非洲各國政府也開始配合北京在外交與媒體場域的洗白演出,官方的抗議聲浪幾乎瞬間消音,但半島電視台指出,就算中非雙方政府試圖弭平因疫情產生的關係裂痕,非裔民眾在個人層次上對中國已然斷絕的情感,恐怕已經覆水難收。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非洲區負責人松加(Arnold Tsunga)則告訴VICE,非洲民眾的怒火仍然顯而易見:「中非關係並不平等,而是如同馬與騎士之間的關係......在外交辭令之外,人們還希望看到實際行動。」

「非洲政府知道非裔民眾在中國必須忍受的種種問題,」總部設於北京的「榮耀非洲」(Appreciate Africa Network)創辦人西班達(Samantha Sibanda)說:「身為一個非洲人,我對我們的領導人感到失望。」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