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特」的網路環境曾被戲稱為全球最大的「區域網路」戰鬥民族版防火長城來了!俄羅斯政府表示成功建立了「另一個網際網路」

戰鬥民族版防火長城來了!俄羅斯政府表示成功建立了「另一個網際網路」

中國「獨特」的網路環境曾被戲稱為全球最大的「區域網路」,因為只要使用者身處中國境內,所有上網的對外連線幾乎都會被監控,甚至於遭到「防火長城」限制。然而,現在卻有另一個國家想要效仿中國的做法,那就是由普丁主理的俄羅斯。

根據 BBC 報導,俄羅斯政府已經正式宣布,他們成功測試了現有「全球網際網路」的「替代品」,並且能有效應用於俄羅斯境內。

雖然並沒有太多的詳細訊息,但根據俄羅斯聯邦通訊與大眾傳媒部的說法,他們在進行測試的當下,並沒有任何公民感覺到網路出現了任何變化,而測試成果將會呈報給俄羅斯總統普丁。

雖然「另一個網際網路」被測試成功,聽起來是相當令人振奮的一件事,不過探究其本質,卻不免讓人感到一絲憂心。

英國薩里大學電腦科學家 Alan Woodward 教授指出,俄羅斯此舉只是將網際網路帶向崩潰的其中一步,許多專制國家正在效仿伊朗和中國,控制公民能在網路上接觸到的所見所聞,甚至使人民無法討論自身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圍困他們於一頂「網路隔離罩」之中。

俄羅斯版本的「網際網路」,讓政府有效控制了本國網路與境外網路之間的節點,從而使政府對公民能夠瀏覽的內容,擁有更多的控制權。

雖然這項計畫需要與國內的網際網路提供商、電信業者等進行合作,但如果 ISP 提供商只涉及少數幾家國有公司,則計畫將非常容易實現,畢竟一個國家擁有的網絡和節點越多,控制使用者的存取就越發困難。

此外,這種大規模、從基礎建設下手的網路控制手段,將會使 VPN 等「翻牆」方式,無法正常運作。

在伊朗,該地擁有自己的「國家訊息網路」,雖然允許民眾自由存取,但政府同時也管制著網路上的所有內容,並且限制了境外訊息傳入,服務則由伊朗國有電信公司進行營運。

至於中國,「防火長城」限制了當地人民對於國外網際網路服務的存取權限,但也反過來幫助數家中國科技巨頭,建立了自己毫不受到威脅的主流地位。

俄羅斯本身也有著 Yandex 和 Mail.Ru 等大型線上服務,要是官方正式應用了俄羅斯版本的網際網路,其他在地公司也可能會獲得受益。

新美國網絡安全政策研究員 Justin Sherman 表示,過去俄羅斯政府曾在控制網路言論上,遇到了技術性的挑戰,例如無法有效禁止公民使用加密即時通訊軟體 Telegram,這或許促成了該國加速控制網路自由的原因。

Justin Sherman 也說,俄羅斯口中「自己的網際網路」,其實不過是幫助該國壓制言論自由的工具,然而該政策能否能得到成功,還得考量到商業界的反彈,目前仍無法給出定論。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向中國看齊?俄國「防火長城」測試成功 未來上網自由恐受限

中國對其境內網路的限制及監控之嚴,舉世聞名,也成為獨裁國家管控網路言論自由的範本,近年這股風潮往北吹向俄羅斯。繼《主權網路法》生效後,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俄羅斯政府宣布已成功測試了與世界不聯通的全俄互聯網「RuNet」,可應用於俄羅斯境內。

俄羅斯上個月生效的《主權網路法》,賦予俄國政府可以在「緊急狀態」或遇到來自國外的網路攻擊威脅下,完全斷絕俄國境內與全球資訊網(WWW)的連結。這項法案剛提出時,就引來數千民眾在莫斯科市中心集會抗議,要求網路自由,擔心有朝一日將只能使用境內網路,面臨和中國網民同樣的處境。不過,後來俄國總統普丁仍簽署了該法案。

如今,《BBC》的報導證實了俄國網民的憂慮,俄羅斯政府宣布已成功測試了與世界不聯通的全俄互聯網「RuNet」,俄羅斯聯邦通訊與大眾傳媒部更宣稱,在進行測試時,並沒有任何公民感覺到網路有任何變化,測試成果將呈報俄羅斯總統普丁。

英國薩里大學電腦科學家Alan Woodward教授指出,許多專制國家正在效仿中國和伊朗,控制公民在網路上的所見所聞,讓人民無法在網路上討論國家正發生的事,被困在「網路隔離罩」之中。對不幸「跟上」這股風潮的俄國網民來說,原本令人期待的嶄新2020年,如今恐怕將蒙上一層陰影。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全國斷網測試成功後,脫離全球的俄羅斯網路會逐漸自我隔離嗎?

克里姆林宮是否打算完全切斷俄羅斯與全球網際網路的連接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但是,透過專用的俄羅斯服務和更廣泛技術領域的支援,俄羅斯無疑已邁出了重要的一步。2019年12月初,普京總統簽署了一項將於今年夏天生效的法律,該法律要求在俄羅斯銷售的所有電腦,智慧型手機和智慧型電視都必須預裝來自俄羅斯開發商的應用程式,政府還投資了20億盧布(約3200萬美元)用於替代俄羅斯維基百科。

全球化的可不只有經濟,網路走得更遠,尤其隨著5G在全球範圍逐漸落地,各個國家之間的網路連接將會更加緊密。在這個前提下,如果出現國家級斷網,造成的損失恐怕難以估量。

但在國家總理和政府全體辭職之前,俄羅斯還偏偏就做了這麼一個活動,展開了一項全國性的斷網測試,他們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想知道,國家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能否可以在不連接全球DNS系統和外部網際網路的情況下運行。

在這項測試開始之前,俄羅斯政府表示已完成名為RuNet的國家內部網際網路的多天測試,該測試表明俄羅斯的網路基礎設施即使與世界其他地區斷開連接也可以生存。

測試結果顯示達到預期,俄羅斯通訊部副部長阿列克謝‧索科洛夫(Alexey Sokolov)表示,政府和電信運營商都已經做好準備,能有效應對可能出現的風險和威脅,確保俄羅斯網路和電信網路正常運行。

網路測試反映出俄羅斯漸進方針

儘管俄羅斯聲稱該倡議與網路安全有關,但俄羅斯內部及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和人權倡導者認為,該測試強調了俄羅斯在其境內控制和審查數位訊息的更廣泛運動。

克里姆林宮是否打算完全切斷俄羅斯與全球網際網路的連接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但是,透過專用的俄羅斯服務和更廣泛技術領域的支援,俄羅斯無疑已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2019年12月初,普京總統簽署了一項將於今年夏天生效的法律,該法律要求在俄羅斯銷售的所有電腦,智慧型手機和智慧型電視都必須預裝來自俄羅斯開發商的應用程式,政府還投資了20億盧布(約3200萬美元)用於替代俄羅斯維基百科。

這些倡議與日益孤立的基礎設施一起,表明了俄羅斯對增強控制的渴望。

但是相關分析人士說,這次的網路測試實際上可能反映了一種漸進的方法,而不是一步到位的倉促分離。

「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料支撐,但是將12月下旬發生的演習作為俄羅斯與全球斷開網際網路連接的真實訓練可能是誇大其詞了。目前沒有使用者報告證實這一點,」來自Censored Planet的安全研究員Leonid Evdokimov表示,他曾在Tor項目和俄羅斯網路服務巨頭Yandex工作。

「但是,俄羅斯的網際網路審查制度和總體形勢顯然會產生令人擔憂的影響。因此,政府現在似乎沒有迫切建立隔離網際網路的需要。當前的部分審查制度和一套法律體系足以產生明顯的效果。」

俄羅斯無法阻止大型數位平台的活動

人們擔心,政府最終將以漸進式侵權交易進行徹底鎮壓。

在過去十年中,俄羅斯政府一直在穩定平緩的開展相關工作,建立法律和基礎架構等級的網路控制,建立內容過濾器和黑名單,並在私人電信中引入監督機制。

2018年10月,俄羅斯政府在政治抗議期間削減了Ingushetia地區的行動資料服務,這是俄羅斯首次發生此類網際網路中斷。

去年八月,政府在莫斯科的抗議活動中再次發起了網際網路中斷。並且在11月,隨著新的「主權網際網路」法律也生效了,俄羅斯將更徹底的網路隔離合法化,這其中就包括了上週的測試。

但是,技術挑戰減緩了俄羅斯的進程。與一直以來的內建審查和封鎖設施不同,在俄羅斯這樣的國家,網際網路在過去數十年來的發展一直不受限制,因此,改造控制機制變得更加困難。

以俄羅斯在2018年採取的禁止加密消息應用程式Telegram為例,由於Telegram及其使用了建置了反審查技術,該嘗試在很大程度上失敗了。同樣,俄羅斯打擊「翻牆」的行動仍然不全面,存在很大問題。

來自Freedom House小組的民主人士的研究分析師艾莉‧芬克(Allie Funk)說:「我認為我們不會在俄羅斯看到大規模關閉或阻止大型數位平台的活動,這在戰略上是不可行的。」

艾莉曾負責年度「網上自由」全球評估,「俄羅斯使用者整體上在政治領域非常活躍,政府實則不想阻止外國科技公司。因此,政府似乎正在嘗試創建一個新的環境,使國際或外國平台更願意遵守俄羅斯法律。」

這並不是說政府最終無法發展全面的控制,但是它還沒有顯示出完全的連接中斷或網際網路分離的跡象。相比之下,伊朗政府在11月造成了持續多天的全國停電。不過,伊朗是一個比俄羅斯小得多且地理位置更受限的國家。

俄羅斯接下來的動作成迷

根據俄羅斯的報導,上週的政府演習實際上集中在測試防火牆上,這些防火牆旨在保護稱為SS7和Diameter的電話和無線協議層,這些層用於中繼和認證資料。

俄羅斯非政府組織網路保護協會執行主任米哈伊爾‧克里馬列夫認為,這些測試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實現宣傳目的,並散佈對政府技術實力的恐懼。但是,克里馬列夫和其他人強調,俄羅斯數位控制的總體趨勢是顯而易見的。令人擔心的是,政府將最終以漸進式侵權交易對此進行徹底鎮壓。

克里馬列夫說:「我只能說關於『主權網路』的軍事演習是欺詐。在政府的命令下,他們確實可以在某些地方關閉網際網路,我們也已經觀察兩個案例。但是從技術上講,鑑於俄羅斯大約有3500家電信運營商,要完全關閉很難實現。」

但是,這當然不會減輕人們對俄羅斯語音和訊息共享的擔憂。來自Censored Planet的埃夫多基莫夫說,政府禁止電報的嘗試表明它對附帶的損害毫不在意。

他還說:「由於那起事件,數千個低調的網站仍然被封鎖,所以這很複雜。我不會說我對此表示樂觀,但我很清楚,如果人們有意願,他們可以很快就學會如何繞開網路審查。但前提是人們必須存在這樣的意願。」

目前的問題是,俄羅斯政府接下來將採取哪些步驟以獲取更多訊息和連接控制。儘管最近的測試可能尚未證明俄羅斯已掌握完全脫離全球網路的技術能力,但它們預示了未來。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