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反送中!台大教師紛紛現身聲援:為了我們孩子的未來,一定要支持學生

台大人反送中之夜 逾百人傅鐘前高喊挺香港護人權

為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台大學生在今(14)晚在椰林大道傅鐘前舉辦「台大撐香港—台大人反送中之夜」,邀請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台大學生會會長吳奕柔及台大教授參與,現場聚集逾百人相挺,高呼「台灣挺香港」、「堅決反送中」、「譴責暴力鎮壓」、「護人權」等口號。

這場活動總由16位召集人共同發起,今晚7點30分在台大椰林大道傅鐘前舉行,林飛帆、吳奕柔、多位教授發言挺香港,香港學生及台灣學生輪流上台分享交流,並在傅鐘綁上絲帶。

台大學生會會長吳奕柔表示,台大從來沒有缺席反送中活動,因為若通過《逃犯條例》,往後轉機、入境都可能被轉送中國,她並呼籲想要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人物,不要再用「不知道、不曉得」來對應反送中活動。

另對原本台大要對舉辦活動的學生收費一事,吳奕柔表示,下午借場地時校方確實說過要收費,後來又說不收了,她質疑「學校為什麼要說謊?」

林飛帆上台時表示,回想自己在台大學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對「自由的堅持」,如今香港局勢十分險峻,已證實一國兩制並不存在,因此,只要是在台灣堅持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和平共識的總統候選人都應該被淘汰。

他說,「許多香港朋友都說,在雨傘運動後,香港瀰漫一股悲觀,許多香港人開始出逃、離開香港,但即便在悲觀情況下,香港人仍然沒有放棄」,今晚的活動,不只要支持香港也要愛護台灣,台灣與香港有一樣的夢想,希望能獲得獨立、自主的地位,在世界上發出自己的聲音,也把這聲音告訴北京。

對於這次香港反送中發生血腥的暴力事件,林飛帆表示,警方用橡膠子彈、布袋彈對人民發射,這是過去的香港不會發生的事情,可是,在台灣卻有人說「不要對北京惡言相向」,還有人說「不知道」、「不曉得」,但這是對人權的堅持與對自由的呼喊,不是對北京惡言相向,「大家要告訴全台灣、全香港、全世界,將堅決反對一國兩制及在一個中國下的和平協議。」

挺台大人反送中 卓榮泰:守護民主一點都不簡單

民主進步黨主席卓榮泰今天路過「台大人反送中之夜」活動,與學生們一起關注香港情勢並指出,民主說起來或許簡單,但要堅韌地抵抗滲透,珍惜、守護這份價值,讓「今日民主的台灣」仍是「明日民主的台灣」,一點都不簡單。

香港人民走上街頭表達「反送中」立場,國立台灣大學學生14日晚間在台大傅鐘前發起「台大撐香港-台大人反送中之夜」活動,吸引上百名學生與民眾加入聲援行列。

卓榮泰晚間在臉書發文表示,週五(14日)的夜晚微涼,下班到台大路過「台大撐香港─台大人反送中之夜」,和現場學生們一起關注香港情勢。

卓榮泰說,一樣的純粹理想,一樣的齊聲呼喊,在這裡聽到的卻是多了粵語的版本,承載的是台港青年共同的焦慮。

他表示,民主說起來或許簡單,但是台灣要堅韌地抵抗滲透,珍惜、守護這份價值,讓「今日民主的台灣」仍然可以是「明日民主的台灣」,一點都不簡單。

台大學生反送中!期末考前夕數百人聚校園怒吼:主張「一國兩制」的總統候選人都該被淘汰

「我們絕對堅決反對一國兩制,我們反對『一個中國』、反對一國兩制,反對!」日前百萬香港民眾為反對破壞香港司法自主之《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上街發聲卻遭警方血腥鎮壓,引起台灣社會廣大怒火,而今(14)日夜間,台大學生也於傅鐘發起「反送中之夜」聲援香港,時值期末考周,不到半小時聚集人數便突破500人。台大碩士畢業生林飛帆亦現身聲援本日行動,當林飛帆表示「主張『和平協議』、『一國兩制』的總統候選人都該被淘汰」,台下瞬間歡呼聲四起。

林飛帆表示,自己久未回到台大校園,今日回來覺得特別溫暖,畢竟下周是期末考周,卻有這麼多學弟妹願意現身,大家也都知道香港局勢非常險峻。

林飛帆喊話:盼中國政府莫再犯下跟六四相同的錯誤

談起香港,林飛帆說其實香港在2014年雨傘革命後便瀰漫一股悲觀氣氛,覺得香港已到了最糟糕的時刻,但如今還是有上百萬香港人為「反送中」站出來,這表示香港和台灣人有一致的理想:「我們追求一樣的自由民主,我們希望台灣跟香港可以有獨立自主的地位,我們沒有比別人低等,我們沒有比別人少任何一塊權力!」

對於近日有中國解放軍於廣州和深圳集結將鎮壓香港之傳言,林飛帆喊話,盼中國政府在歷史關鍵時刻莫再犯下跟六四相同的錯誤;近日香港警方用橡膠子彈、布袋彈近距離對民眾發射,台灣卻有政治人物看到抗議表示「不要對北京惡言相向」,林飛帆也怒吼:「各位,發出對自由人權的呼喊,是對北京的『惡言相向』嗎?我們看到還有總統候選人(被問到反送中行動)說『不知道、不曉得』,說龍舟的鼓聲讓他『頭暈目眩』!」

最後林飛帆強調:「我們絕對堅決反對一國兩制,我們反對『一個中國』、反對一國兩制,反對!」

 

吳奕柔:台灣、香港同樣面對的是中國蠻橫的侵略

台大學生會長吳奕柔則強調,從周一至今,台大從來沒有缺席聲援反送中行動,就是因為此事與台灣人高度相關──若《逃犯條例》通過,未來台灣人光是在香港轉機入境都可能被引渡到中國,過去民間社運人士可能要踏入中國才會有人身安全問題,但未來光是踏入香港都有可能遭遇危險。

吳奕柔也說,本日發起「反送中之夜」的港生一度被學務處要求繳2萬元場地費,雖然稍早台大校方澄清沒有要2萬,事實是因為台大意識報社以社團名義幫忙申請:「到底為什麼台大學生要辦集會遊行要收2萬?今天我們坐在這裡,除了表達台大學生我們關注反送中活動,我們也對3個單位進行訴求,希望校方看到。」

吳奕柔強調,香港不該用暴力的形式對待,感謝各位台大學生願在期末考周站出來,也盼學生們可以花時間與爸媽溝通自己發表言論可能被引渡到中國的風險、告訴弟弟妹妹未來去迪士尼玩可能沒那麼安全,「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沒那麼安全」,如今台灣、香港同樣在面對的是中國蠻橫的侵略。

台大學代會長涂峻清表示,香港發生很多台灣走過的路,港澳學生宿舍被搜索、年輕人在地鐵站被搜索,身為台灣人他的想法是:「我們不希望我們現在有的民主自由體制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消失……當中國擴張、輸出帝國的政治文化秩序,我們要向全世界說,台灣人香港人都相信自由民主,我們不要一個被壓迫、只有發大財的社會,我們要的是可以活在社會上有尊嚴、可以自由行動的!」

黃脩閔:失去自由才會知道自由多麽可貴

台大法律系系學會會長黃脩閔則言,從法律角度有人質疑「犯罪的人被引渡不是很正常嗎」,問題是現在紐西蘭也正在拒絕將犯人引渡到中國,正是因為國際不相信中國司法。黃脩閔也說,近日與香港室友看著反送中民眾遭鎮壓直播很痛心,身為法律系學生看到法律變成國家的工具也很痛心,台灣自由民主可貴就在於可以總統上任隔天民眾要求修《難民法》、可以投票給某候選人的同時也告訴對方哪裡做得不夠好,「失去自由,你會知道自由是多麽可貴。」

港生:如果溝通有用,誰願意自己流血?

本日行動亦有幾位港生上台發言,歷史系港生鄭浩表示,雨傘革命爆發以來,大家曾經以為香港有希望了,如今香港人被催淚瓦斯鎮壓、被警棍毆打的尖叫聲在他耳朵響起,他想問台灣人:「你們願意讓民主倒退嗎?」對於香港接下來方向,鄭浩盼同胞打出香港的「不合作運動」:「有人會問這樣理性嗎?你是不是暴民?但我想問──如果溝通有用,誰願意自己流血?希望你們停下手邊工作,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

一名港人則包裹全身匿名發言,沉痛表示:「我沒想過我要表達我的聲音居然要穿成這樣,因為我怕我在香港的工作受到影響、我怕我香港的家人受到影響……我出生在香港回歸之前,我見證這個城市怎麼從民主城市變成現在這樣,台灣人用眼睛好好看、好好學,看我們怎麼從一個亞洲金融中心,變成連我們在外國發表言論都不敢露出我們的臉!」

該名港人也對台灣沉痛喊話,要求台灣人拒絕親中總統候選人:「如果我們要經歷兩次回歸中國,真的,有點悲哀。」

期末考前夕上百台大學生反送中!台大教師紛紛現身聲援:為了我們孩子的未來,一定要支持學生

日前百萬香港民眾為反對破壞香港司法自主之《逃犯條例》遭警方血腥鎮壓,引起台灣社會譁然,而今(14)日夜間上百台大學生集結校園聲援港人,教師也紛紛現身力挺。其中,台大歷史系教師羅士傑表示自己今夜本應在家餵8個月大的小孩吃飯的,妻子卻極力支持他來參加行動,原因就是:「為了我們小孩子的未來,一定要去支持學生!」此話一出,台下學生激動拍手叫好。

本日現身聲援學生的台大教師包括學務長沈瓊瑤、歷史系教師羅士傑與前校長候選人陳弱水等。沈瓊瑤表示,雖然以校方行政人員身份不太適合發表太多言論,但她也引台大校訓「敦品勵學,愛國愛人」中的「愛國愛人」勉勵學生,表示校方的支持。

歷史系教師羅士傑則稱讚台下學生都是「台灣的良知」。對於今夜活動傳出台大校方要求主辦學生繳交2萬元場地費,羅士傑也諷:「國家暴力可以有很多形式,從兩萬塊到開槍嘛!」

對於近日香港遭鎮壓,羅士傑感嘆六四事件30周年沒多久又發生國家暴力事件,身為台灣人,羅士傑也見證過520農運、過去學運學生在中山南路被鎮暴水車高壓水柱襲擊到爬不起來的狀況。

 

對於各種和平發聲卻遭無情鎮壓的狀況不斷上演,羅士傑勉勵台大的學生,作為一個良知者、作為一個知識份子,一定要對國家暴力保持靈敏的狀況,也盼學生當個主動出來替村莊滅火的「傻瓜」:「賺大錢的事你不去做,能GPA 4的事你不去做,是為了老了以後還有你要的生活跟高貴的思想。」

曾與現任台大校長管中閔同台競逐校長職務的台大歷史系教授陳弱水則說,希望同學持續關注香港,注意越久、認識越深便越能夠找到好的方法保護彼此的民主。

陳弱水也感嘆在香港很多一樣跟他自己位於各行各業領導、有地位的人,儘管有很好的收入、受到很好的教育、受到社會培養,卻把家人排在安全的地方,無視那些犧牲自己前途利益、為香港民主奮鬥的人,目前香港也用「公眾防擾」對付抗爭人士,沒有罰則跟刑期的限制。

陳弱水強調,台灣跟香港距離並不遠,但台灣人對香港了解非常少、心理距離極遠,只是這幾年情勢不一樣,台灣與香港的自由民主同樣受到威脅跟腐蝕、兩邊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盼學生注意:「這是持久戰,目前狀況會延續相當久,希望各位知道香港實況是怎麼回事。」

臺大人反送中之夜 林飛帆現身喊616立院見

香港即將通過的《逃犯條例》引發超過103萬香港人民上街抗議,台灣大學更於今晚(14日)在台大傅鐘前舉行「臺大人反送中之夜」,邀請學運領袖林飛帆、台大歷史系教授羅士傑、學務長沈瓊桃、學生會會長吳奕柔及在校香港學生舉行短講,現場聚集上千人。

林飛帆穿著招牌軍綠色襯衫,在胸口別上白絲巾發言:「警方用橡膠子彈、布袋彈對人民發射,是過去香港不會發生的事情。」林飛帆強調,香港的例子已經告訴大眾,所謂的一國兩制並不存在,「任何在台灣主張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和平協議的總統候選人都應該被淘汰,對不對?」林飛帆表示,台灣的政治人物在看到這麼多同學的聲援、看到那麼多香港人的憤怒的時候,還可以說「不要對北京惡言相向」,甚至說出因為划龍舟頭暈目眩,因此對反送中第一時間回答「不知道、不曉得」,言語中滿滿的諷刺意味。

林飛帆更直嗆北京,反送中行動是對人權的堅持和對自由的呼喊,「大家要告訴全台灣、全香港、全世界,堅決反對一國兩制及在一個中國下的和平協議。」林飛帆最後也號召現場民眾,在6月16日到立法院抗議,聲援香港民陣發起的616遊行活動。

反送中再遊行擬增兩路線 逃犯條例二讀可能突襲

香港民陣訂16日再次發起大遊行,今天與警方會商時要求加開兩條新路線,獲核准機率很高;至於立法會議程,17、18日的會議「待定」,仍有可能會召開逃犯條例修訂案二讀。

根據香港立法會秘書處今日公布的17至21日議程,19日至21日均已排定會議。不過,早前的通知顯示,17日與18日是註記「沒有公開或閉門會議」,但晚間9點多的最新通知改為「待定」。亦即,存在「突襲」開二讀會的可能性。

至於16日再次舉行的大遊行,香港獨立媒體報導,民陣今日下午前往灣仔警察總部與警方商討遊行安排,並要求調查員警濫用武力問題。

報導稱,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表示,此次會面目的有3個,第一是譴責警方開槍,以及使用布袋彈、催淚彈等武器鎮壓示威者,要求警方作出承諾,停止作出這類暴力行為。

第二是要求警方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停止製造白色恐怖;第三是要求警方對週日(16日)的遊行,再加開兩條新路線,分別是由中山紀念公園及中環愛丁堡廣場、遊行至添美道。

報導稱,警方目前尚未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民陣相信獲發機會很大。岑子杰表示,警方承諾如果遊行人數超出負荷,會開放軒尼詩道6條東西行車線。

至於是否擔心16日的遊行人數不如9日的103萬人,岑子杰表示,人數已不重要,但市民必需團結、堅持,才有扭轉局勢的機會。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指出,這次遊行除了是要迫使港府撤回條例,以及要求特首屢行選舉承諾立即下台,更重要的是保護示威者,「相信香港人會走出來」,為不公義發聲。

「送中條例」可能毀掉香港!《經濟學人》盛讚香港人的勇氣:不願屈從北京意志,不願失去香港的獨特性

香港民眾為了「反送中」,先有百萬人走上街頭展現不屈意志,在立法會外更與配備各式鎮暴武器的警察浴血抗爭,除了暫時擋下二讀程序,香港人不願落入中國「一國一制」窠臼的努力,更贏得舉世矚目與尊重。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封面便以香港為題,一張以紅色襯底的Hong Kong大字,當中兩個「o」卻以手銬的鐵環代替,凸顯了《逃犯條例》修正引渡疑犯的送中爭議所在,更隱隱透露出香港遭到紅色勢力箝制的宿命。

年輕世代討厭你,不是因為過去的美好記憶

《經濟學人》在封面故事〈香港的法治〉(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中認為,香港近日出現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示威,除了震懾港府,也對北京的領導人造成衝擊。為什麼這麼說?除了上個星期天(9日)的「反送中」遊行締造了1997年回歸以來,示威陳抗的人數紀錄,而且參與者大多都是年輕人。他們年輕到不曾經歷22年之前的殖民統治,因為這些人打從懂事以來、甚至是一出生,香港跟中國就是「一國兩制」。也就是說,這些年輕人對於北京種種高壓措施的不滿,並非出自對港英時期西方制度的緬懷,而是他們單純就是不喜歡北京。

《經濟學人》更對香港人這次所展現的勇氣讚賞不已,因為4年前的「雨傘運動」已經清楚揭示,中共不願容忍這些不順從的「刁民」(還記得「佔中三子」等多人日前入獄嗎?),但從百萬人上街,到3天後示威者再度集結,奮勇對抗橡膠子彈與催淚瓦斯,讓立法會持續推遲二讀程序—凡此種種,都說明了許多香港人看見的是—他們的棲身之地已危在旦夕。

港英時代不引渡中國,其來有自

若論及《逃犯條例》的修正草案本身,或許只是瑣碎的技術性法律規定:一個香港男子在台灣殺害了他的女友,然後逃回香港。由於雙方沒有引渡協議,採用屬地主義的香港審不了他在台灣犯下的罪行,台灣也沒辦法把這個嫌犯弄回香港審判。擺明的殺人犯,最後香港法院卻只能處理他盜刷女友信用卡的小事,這當然是一個必須處理的法律漏洞。所以香港政府提案,希望日後可以將(在台灣犯罪的)疑犯引渡到台灣,其他國家也一樣。但問題來了,這次的修法範圍包括了中國大陸。

就法論法,這似乎無可厚非。但《經濟學人》認為,這次修法的影響所及確實更為深刻。因為香港過去與中國(大陸)之間沒有引渡協議,並非歷史上的偶然。《經濟學人》指出,殖民地時代的立法者之所以排除中國,是因為英屬香港的法院不信任中國不公正的司法。若同意將疑犯引渡至中國(也就是所謂的「送中」),不啻等於將香港人置於中國難以預測的司法體系之中。

中國沒有法治,只有「黨治」

與香港承繼自西方的「法治」不同,中國向來把「黨治」至於「法治」之上,同意「送中」,也等於將對北京的異議者送到中國法院的虎口之中。即便不是每個人都會涉足政治言論,但商人們也多冒了一層風險,因為跟政治關係良好的中國競爭者,可能會藉著引渡制度把他們拖進更好操縱的司法領地之中。《經濟學人》認為,這已不是單純的引渡罪犯問題,因為香港作為「一黨專政的中國」與「自由全球市場」之間的脆弱橋樑,很可能因為《逃犯條例》的修正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經濟學人》說,許多國際企業都選擇香港設立據點,因為這裡與中國龐大的市場相連,但其經濟運行規則又保有與西方相同的透明性。因為中國大陸的加持,香港如今是世界第八大出口地區,也是全球第四大股票市場。香港龐大的金融體系與西方世界無縫接軌,港幣則從1983年開始與美元掛勾。對許多全球企業來說,香港同時是中國市場的大門,又是亞洲大陸的核心區域,這種雙重的重要性讓超過1300家企業在此設立區域總部。當香港的這種特殊性消失,變成不過是另一個中國的城市,受到衝擊的絕不只有香港人。

不引渡政治犯?你以為中國怎麼處理政治犯

《經濟學人》認為,這些擔憂並非杞人憂天。因為從習近平2012年掌權以來,法治只能屈從於黨意的態勢比起過去更為清晰。今年2月,他甚至直言中國「決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的路子」。習近平對維權律師、民權運動者的大規模逮捕,企圖讓維權人士噤聲的惡行早非新聞,被公安騷擾甚至拘捕下獄時有所聞。更恐怖的是,北京當局不只在境內抓人,他們甚至跑到其他司法管轄區動手,用綁架的方式把人抓回中國。販賣所謂「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其老闆與員工就是著名的例子。

《經濟學人》說,習近平想要傳達的訊息非常簡單。他除了不在乎中國境內的法治,境外的法治一樣被他踩在腳底。如果認識到了這一點,就會知道香港的抗議者無視港府對《逃犯條例》修正案的各項保證,當然是一項正確之舉。理論上來說,《逃犯條例》修正無涉政治言論,僅僅關乎刑事重罪。問題是中共過去都怎麼處置他們的批評者?沒錯,許多人最後背上的都不是政治性的罪名,而是因為「尋釁滋事」被關入大牢。港府承諾在《逃犯條例》的引渡條款中減少白領犯罪,但中央濫用刑事指控打壓異議分子事實歷歷在目,勒索、詐欺等罪行也仍名列修正草案。

香港特首能守護香港利益嗎?

香港政府說,只有當中國最高級別的司法單位提出引渡要求,香港方面才會予以考慮。引渡的最後決定權,於是落在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手中。但這個人真的代表香港的意志與利益嗎?《經濟學人》提醒,包括林鄭月娥在內的香港特首都是由建制派(親北京政客)選出,服膺黨意也是意料中事,即便相對獨立的香港法院,能夠著力的空間更是有限。當香港的異議人士可能被交給中國,這當然無形扼殺了香港的各種自由。

在這個危急存亡之秋,《經濟學人》也注意到香港的抗議者轉趨暴力,程度甚至超過1967年的「六七暴動」以來的所有抗爭。北京的官員們指責這一切都是外國勢力的陰謀,林鄭月娥則表態修法立場絕不退讓。但《經濟學人》提醒這位香港特首,亡羊補牢猶未晚矣。從最保守的角度來說,新法已經無法完成她原先「引渡罪犯」的目標,因為台灣政府已經表態,不會接受新法的引渡規定。其實也有人提出了衝擊性比較小的解決方案,像是取消香港司法的屬地主義,讓香港法院得以審判發生在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刑事案件。

《經濟學人》給英國與美國政府的建議

《經濟學人》說,其他國家也可以幫助林鄭月娥下定決心。像是與中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保證「香港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英國政府,對於香港更是具有特別的責任。雖然英國首相梅伊已經表態「相當關注修法可能造成的影響」,但《經濟學人》認為,英國政府應該更為明確而堅定地主張,《逃犯條例》的修正是錯的。

至於正與中國陷入貿易戰的美國,香港確實有可能順勢成為兩個強權的鬥爭焦點。部分美國的政治人物已經警告,《逃犯條例》修正可能危及香港特殊的關稅地位。不過《經濟學人》給美國的建議顯然與給英國的不同,《經濟學人》認為美國如果片面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不僅會損害美國在香港的利益,更會傷及香港民眾的未來—這反而是對於民主派人士的處罰。《經濟學人》認為,美國比較好的作法,是直接朝北京的中央政府施壓,或者主張對引渡至香港的個案進行逐一審查。

至於這些做法真的會有效果嗎?《經濟學人》承認,《逃犯修例》的修正與否,最終不是林鄭月娥能夠左右,而是要看習近平如何拍板。中國施壓香港已然付出沉重代價,北京雖然總是吹奏「和諧」高調,但在每次的中港衝突裡,世人見到的卻總是中國政府的拒不讓步、甚至以鎮壓收場。當香港22年前回歸中國統治時,北京期待的自然是被迫採取「兩制」的中國與香港,最終可以走到一塊,但「反送中」抗議者已經清楚表明:我們的劇本不打算這麼寫。

中國急召美駐華官員 批干預香港修例「不負責任言行」

不滿美國官員頻就香港《逃犯條例》修訂發表看法,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今(14)日緊急召見美駐北京使館臨時代辦傅德恩(Robert Forden),就美方不負責任的言行提出嚴正交涉,並將視美方行動作進一步反應。

根據中國外交部官網,樂玉成表示,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插手置喙。近來美方一些高級官員頻頻就特區政府推進修例說三道四,橫加干預,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樂玉成敦促美方,要客觀公正看待香港特區政府依法修例,切實尊重特區政府正常的立法進程,立即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事務,不做任何損害香港繁榮穩定的事。中方將視美方行動作出進一步反應。

香港反送中》美國會議員推加強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與中國合作壓制香港人權人士

香港政府企圖修訂《逃犯條例》,放行中國迫害人權的司法黑手,引發大規模示威抗議與x激烈警民衝突,造成80多人受傷。美國10位跨黨派國會議員13日提出「加強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表達對香港人權與法治的堅定支持。

新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The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對香港自治情況進行檢討,確保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得到合理保障。

法案要求美國政府針對參與綁架多名香港書商與新聞工作者的人士,參與壓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人士,包括參與將個人引渡到中國拘留或審判的人;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拒絕他們入境美國。法案要求保護美國公民與企業免受《逃犯條例》影響,必要時得修改美國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以及國務院對香港的旅遊建議。

法案也要求美國商務部長提交年度報告,評估香港政府是否充份執行美國關於敏感軍民兩用物品(sensitive dual-use items)的出口規定;以及是否違反美國與聯合國的制裁決議,特別是制裁伊朗與北韓的決議。

新版法案由「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兩位主席魯比歐(Marco Rubio)與麥高文(James McGovern)分別在參議院、眾議院提出,並獲得另外8位跨黨派參眾議員聯署支持,其中包括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里施(Jim Risch)。

佛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魯比歐表示,香港的自治正遭受中國政府與中共攻擊,美國必須發出強烈訊息,支持和平倡議自由與法治、反對北京加強干涉香港事務的民眾。這項法案顯示美國堅定站在人權與民主一方。

麻州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麥高文表示,這項法案明確表達美國國會支持香港人民致力維護人權與法治。若《逃犯條例》修訂案通過,香港自治與民主制度將因中國干涉而每況愈下,國會將重新評估香港能否繼續獲得美國法律給予的優惠經濟與貿易利益。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里施表示,一個保障自治地位、維護基本自由、保持開放商業環境的香港,對全世界都有好處,但《逃犯條例》修法讓各方憂心忡忡。里施敦促香港政府撤回修法,或者無限期擱置。

新澤西州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梅南德茲(Bob Menendez)則譴責香港警方暴力鎮壓,強調美國必須運用所有外交手段,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抗北京對香港基本權利與自由的侵害。

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讚揚新法案,並期望川普總統與中方進行貿易談判時,會提出中國人權自由問題。裴洛西日前表示,一旦《逃犯條例》修法通過,美國國會將重新審視香港的自治地位。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早是在2015年提出,2017年做過修訂,當時香港銅鑼灣書店因為出版、販賣批判中國政府的禁書,5位股東與員工呂波、桂民海、林榮基、張志平、李波遭到中共當局綁架至「內地」。桂民海被中共關押至今,其他4人先後獲釋。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