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仍然可以接受一人獨裁和個人崇拜?中南海爆發的七月政爭,極左路線還能走多遠?

陳破空專文:七月政爭,極左路線還能走多遠?

中南海爆發的七月政爭,無論以內鬥、內訌還是政變來定義,都隱含另一層意義:與權力鬥爭並行的路線鬥爭。

極左路線,這是習近平當政近六年來的明確特徵。政治上強化黨性,經濟上國進民退,外交上反西方反文明,對異見者零容忍、不惜運動式鎮壓(如709維權律師迫害案)…… 無一不是極左的重症。

誠然,在其他方面,習近平政權又混合了右翼納粹的特徵:對反對者格殺勿論(監禁與謀殺),國際上恃強淩弱,軍事上擴張冒進,地緣政治上唯我獨尊…… 也混合了末代封建王朝政治的特徵:腐敗,徹頭徹尾而又無可救藥的官場腐敗;任人唯親,裙帶關係氾濫;小人當道,阿諛媚上成風……

相對於右翼納粹和末代封建王朝的特徵,用極左路線來定義習近平政權,還是最為確切。這套極左,無須外界來定義,而符合共產黨本身的定義。加權時代係數,習近平的極左,與毛澤東和四人幫的極左,完全可以等量同觀。唯一吊詭和具有欺騙性的是,習近平的極左,盜以「改革」之名,以改革之名,行反改革之實。事實上,習政權用(毛時代的)舊手段對付新時代,新瓶裝舊酒。

修憲,取消領導人任期制,習近平和王滬寧們居然天真地以為,歷經十年文革和四十年改革開放,中國人民仍然可以接受一人獨裁和個人崇拜?多麼地不接地氣!由此測量,他們距離人民有多遠!他們距離時代有多遠!

引用十九世紀法國著名歷史學家和思想家托克維爾的話,來觀照習近平和王滬寧的表現。

「我們在歷史中見過不少領導人,他的知識結構、文化水準、政治判斷力和價值選擇,會停留在青少年時期的某一階段。然後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上發生多少變化,他都表現為某一時刻的僵屍。如果有某個機緣,讓他登上大位,他一定會從他智力、知識發展過程中停止的那個時刻去尋找資源,構造他的政治理念、價值選擇和治國方略。這種人的性格一般都執拗、偏執,並且愚蠢地自信,愚而自用,以為他捍衛了某種價值,能開闢國家發展的新方向。其實,他們往往穿著古代的戲裝,卻在現代舞臺上表演,像墳墓中的幽靈突然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靈,他卻以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選擇的理念,推行的政策,無一不是發黴的舊貨。」─托克維爾評查理十世。

跨越近兩百年時空,托克維爾的這段話,對今天的習近平和王滬寧,竟是最精准的寫照!文革期間,習近平從北京被下放到陝北梁家河,在那裡度過七年青春歲月。他的一生由此停止在那個時刻。登上最高權位後,習近平聲稱:「梁家河有大學問」,發起荒唐的梁家河造神和朝聖運動。

文革中,王滬寧兄弟三人曾被父親關在上海家中,手抄毛選,埋頭硬啃馬恩列著作,他的人生也由此停止在那個時刻。當上意識形態最高主管前後,王滬寧把手抄毛選演化成手抄黨章,強制在中國社會推廣,以至於演出「洞房花燭夜,新人手抄黨章」的驚悚醜劇,而竟絲毫不覺得臉紅!

歷經七月政爭,作為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和意識形態總管的王滬寧,雖然各自都暫時保全了他們頭上的烏紗帽,而以中宣部副部長、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蔣建國作為犧牲品和替罪羊,來為他們推行的極左路線免責脫罪。然而,無論是習近平還是王滬寧,都遭受重創,成為十九大七常委中權力遭受最大挫敗的兩人。

中宣部副部長、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蔣建國成了習近平極左路線的替罪羊。

習近平權力遭重挫、威信遭削弱,體現在一系列現象中:全國撤除習近平畫像及十九大宣傳標語;幾經反習派鬥爭和習派反撲,最終,從八月份開始,各黨媒頭條不再是習近平,結束醜陋一頁。

王滬寧遭挫敗,也體現在一系列現象中:從七月份的內鬥到八月份的北戴河會議,王滬寧露面機會大減,幾近「消失」,而曾幾何時,王滬寧曾經是十九大後露面頻率僅次於習近平的政治局常委,一度大出風頭。王滬寧本人,重新回歸「夾著尾巴做人」的套中人。

習近平和王滬寧,與其說是權力鬥爭的敗家,不如說是自我打敗的蠢人。習近平與王滬寧同屬敗家,但這兩人並非同病相憐的族類,而是互相推卸責任、各自棄船逃生,以至於發展到彼此厭惡、仇視,決裂、乃至絕交。

權力鬥爭固如是。問題是:歷經七月政爭,習近平的極左路線還能走多遠?2018年8月,雲遮霧繞而風險浪惡的北戴河,新老高官開會,必有一番爭吵與惡鬥,對習氏極左路線,將得出何種結論?

習近平: 大權在握 麻煩多多

在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僅數月之後,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便遭遇了來自經濟、外交以及內政領域的全面挑戰。美聯社認為,對習近平執政的方針政策的批評,顯示了權力集中的弊端。

(德國之聲中文網)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認為,習近平將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因此出現挫折和問題時,他也必須全盤負責。

人們注意到,以往習近平頻繁出現在官方報紙和電視台的頭版頭條,但最近幾周來,他出鏡的頻率似乎降低。鄭宇碩說,"他無法轉嫁人們的譴責,也只能以低調方式回應。"不過,目前的種種挑戰還無法構成對習近平的威脅,但對許多人而言,政府的公信力被打了折扣。

人們最大的憂慮集中在美中貿易戰上。批評者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政府拿出了一套同華盛頓談判避免經濟遭受重創的整體戰略,北京更像是決定使用倔強的方式予以報復性回擊。

股市下跌,人民幣也一路疲軟。上月,中共中央財經工作會議稱,外部因素嚴重影響了國內經濟的发展。

與此同時,習近平全力推動的"一帶一路"連接65個國家的基建倡議受到參與國的質疑與反對。中國國內也出現這一耗資巨大項目"是否明智"的聲音,因為在外大筆撒錢的同時,國內還存在著數百萬貧困人口。

有人開始反省背離鄧小平主張的"韜光養晦"務實外交政策是否正確。

可以想象,在今年的北戴河會上,中國領導人至少就一些以上提到的困境進行了討論。最近兩周以來,也就是北戴河會議期間,習近平以及其他領導人基本淡出了公眾視野。

倫敦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認為,中國國內許多人不喜歡習近平的高調言辭,而這些人現在发聲。為中國強勢崛起大敲邊鼓的清華教授胡鞍鋼則遭到人們的譴責,甚至出現了"倒胡"運動,他的"中國的國力已趕超美國"的理論成為人們抨擊的核心。27名清華校友聯名寫信要求罷免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

同樣是清華大學教授的許章潤網上发表的《中國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发出了反省運動的最強音,他寫道,當下全體國民對國家的发展和個人安危產生了嚴重的迷惘。

憂慮造成全國性的恐慌。許章潤總結了人們的8種憂慮,其中包括"政治掛帥;又搞階級鬥爭;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許章潤在文章的最後部分提出了"八項期待",尤其"個人崇拜"亟需趕緊剎車"、"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以及"平反六四"的呼籲最為震撼。

許章潤发表該文時正在國外訪問,因而暫時沒有受到打壓。而另一位退休教授孫文廣就不那麼幸運了: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批評中國在海外大筆撒錢時,他被警方強行帶走。

7月31日,中共中央組織部和宣傳部聯合发表了"關於在廣大知識分子中深入開展弘揚愛國奮鬥精神、建功立業新時代活動的通知。美聯社評論認為,這是習近平政權處在焦慮當中的又一跡象。而制度目前低效的狀況,恰恰反映了人們的不滿與抵制。

美聯社引用分析人士指出,"想當皇上,就得拿出政績。習近平拿不出任何政績,無法讓百姓心服口服。"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