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無聲侵略」讓澳洲人很頭痛、澳洲頂尖的出版社放棄出版一本關於中共如何影響澳洲政治界與學術界的書籍

滲透學術界和政治界 中國的「無聲侵略」讓澳洲人很頭痛

澳洲頂尖的出版社艾倫昂溫(Allen & Unwin),因為擔心中國政府可能的法律行動,決定放棄出版一本關於中共如何影響澳洲政治界與學術界的書籍。 

這也是繼今年八月,劍橋大學出版社配合中國要求刪除《中國季刊》網站文章之後,另一起西方出版界面對中國壓力自我審查的例子。劍橋出版社後來在國際強烈批判聲浪下,收回了成命。

劍橋大學審查他們在中國發售的出版品。他們不會審查在英國發售批評中共的出版品。但是這卻是在澳洲發生的情況。

艾倫昂溫出版社的執行長歌曼(Robert Gorman)宣布,他們放棄出版查爾斯史都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倫理學教授漢米頓(Clive Hamilton)已完成手稿《無聲的侵略: 中國如何讓澳洲變成傀儡國家》(Silent Invasion: 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into a Puppet State)。 

據澳洲Media Fairfax報導,歌曼11月8日寫給漢米頓的電子郵件中說:「我們毫不懷疑《無聲的侵略》是極其重要的書。」但是,歌曼也說他擔心「北京可能的行動,會對這本書與出版社帶來潛在威脅。」 

他在信裡面說,這些威脅當中,最嚴重的是「艾倫昂溫出版社以及可能包括你個人,都有極高的機會面臨棘手的毀謗官司」。他並且說艾倫昂溫出版社是北京相關勢力「明顯的目標」。 

因為發行書籍中涉及的批評對象而面臨訴訟威脅,在出版界雖然是司空見慣。不過,因為感受來自外國勢力的可能威脅而延遲出版,在澳洲出版業實屬罕見。因此它也在澳洲引發了對於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的爭論。 

我不知道澳洲歷史上,是否曾經有過外國勢力阻止一本批評它的書籍出版過的例子。他們決定不出版這本書的理由,恰恰是這本書應該被出版的理由。

漢米頓過去在艾倫昂溫出版社以出版過八本著作,並且曾因參與公共政策辯論的貢獻獲頒「澳大利亞獎章」。他的這本新著作裡,檢視中國共產黨的各種不同的代理機構,如何擴展北京在澳洲的影響力,以獲取戰略上和政治上的利益。 

儘管各國政府也經常透過政治、經濟、文化實力在其他國家發揮影響力。不過,北京的活動相對而言高度不透明。澳洲國家安全機構過去簡報已提出警告,指北京政府針對澳洲學術界和政治界進行滲透。澳洲政府也計劃制定「反間諜法」,對抗中國的影響力。 

歌曼在他的電子郵件中也提到,如果澳洲國會通過了針對外國影響力的提案,出版社的立場或許可以強硬一點,但是「目前看來,明年之前這個情況不可能發生」。 

出版社在星期天(11/12)發表的最新聲明中說,艾倫昂溫出版社過去出版漢米頓的諸多書籍,對他本人和他的作品有無比的敬意。在廣泛的法律諮詢之後,我們決定暫緩出版他的《無聲的侵略》,直到現有法律特定相關問題做出決定為止。(漢米頓)不願延緩書籍的出版同時要求歸還他的版權,他當然有權這樣做,我們持續給予他這本書最大的祝福。」

歌曼也提到,出版社也相信中國政府在幕後運作,攻擊他們認定是批判和損害中共體制的澳洲媒體。 

諷刺的是,北京主要途徑是透過西方司法體系來保障和擴大利益。歌曼向漢米頓提到,如果他書中所提的北京代理機構提出法律訴訟,「可能導致這本書被迫撤賣」。同時作者本人和出版社都將「捲入代價高昂的法律訴訟」,為期可能好幾個月甚至更久。 

相對於英美體系關注言論自由和公共利益的保護,澳洲誹謗的法律明顯較有利於提告人。漢米頓說,他已改寫這本書儘可能降低自己的法律風險,但是他「沒辦法阻止外國威權勢力濫用我們的誹謗法律來壓制對它的批評。」 

澳洲一些被視為「親中派」的中國通與華裔企業家,他們與中國官方的關係經常受媒體質疑。像是雪梨華裔地產商黃向墨,也是澳洲政黨的重要金主。最近他曾對澳洲的《先鋒太陽報》提出法律訴訟,因為該報報導引述澳洲國會圖書館一份文件,指他配合中共統戰部門工作,主導在雪梨政界的遊說團體。事後《先鋒太陽報》不得不看出了更正啟事。 

另一位重要的政治獻金金主周澤榮,也曾因兩則新聞報導,對澳洲的Media Fairfax提出控告。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最近在十九大報告上,強調「新時代中國」、「強國」、「大國」,隨中國政經實力的崛起,如今各國也都可以感受到中國在國際的主導發言越來越強勢。在澳洲,中國留學生和移民人數不斷增加,也讓澳洲清楚感受到北京影響力的擴散。從政壇、媒體、到校園都可以感受到「中國勢力」的無所不在。 

這種情況在大學校園特別明顯。過去幾年來,澳洲的大學在財務上越來越仰賴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據《澳洲人報》的報導,像是雪梨大學就有16%的營收來自中國學生。學生結構的快速改變也影響了校園文化與學術風貌。從理想的角度來看,中國學生既可挹注學校財務,同時中國留學生可以促成彼此互惠的文化溝通和交流。但是現實情況看來,中國學生反而成了北京「軟實力」輸出的方式。中國的留學生在澳洲往往是生活在一個「平行社會」,他們在「自己人」之間緊密依存,但是與澳洲社會沒有太多的參與互動。

這些留學生,同樣也對大學校園的學術自由,帶來新的考驗。例如學生在討論有關中國的爭議(例如兩岸問題、六四、共黨歷史等話題)時,往往會出現中國學生排山倒海式的抗議。 

校園裡的抗議活動原本也應該是校園民主的一部分,但是這些抗議行動往往口徑一致,態度嚴厲而強勢、並且配合強力的宣傳。而這些抗議的組織如中國學生會(CSSA),往往都和北京官方機構密切合作並接受經費贊助。而這種另類形式的文化「入侵」,近來也常成為澳洲族群衝突新的導火線。


擔心中國政府可能的法律行動?think想不到澳洲的出版社竟然這麼害怕山寨國!sigh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