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院22日宣布,基於學童身體健康考量,決定將許厝分校遷校、醫師斥:治標不治本

許厝分校因六輕遷移?醫師斥:治標不治本

針對雲林縣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因鄰近台塑六輕石化廠僅900公尺,造成校園學童尿液中的硫代二乙酸(TDGA)平均數值較他校學生高出許多,恐有安全上的疑慮,政院22日宣布,基於學童身體健康考量,決定將許厝分校遷校。不過,多位醫師22日受訪時提到,「遷校只是治標不治本」,污染的問題依舊存在。

多位醫師、公衛學者與環團22日在立法院召開「兒科醫師呼籲捍衛雲林學童健康權」記者會,呼籲政府應該關閉六輕污染源,讓孩童能夠安全無虞的環境下求學,並質疑「造成污染的是六輕石化廠,為什麼搬遷的是許厝分校?」

台大公衛院副院長詹長權教授表示,透過研究報告顯示,許厝分校的學童TDGA濃度值高於其他學校,101年到103年氯乙烯監測也有發現幾百個污染狀況,在許厝國小還有重金屬污染,環保局在採尿液的那段時間,小時值可以高達250ppm,這個致癌物在環境中是不應該存在,日均值還高達40幾ppm。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也表示,六輕對彰化大城鄉居民健康的影響比雲林麥寮還要嚴重。台大今年7月公布研究結果,在彰化大城鄉居民的尿中重金屬檢測,針對1137位居民中,至少有599位居民超標,超過一半以上是重金屬含量超標,其中又以尿液中的TDGA含量居高。施月英強調,憑什麼讓六輕危害居民、學童的健康?呼籲台塑六輕的氯乙烯(VCM)、聚氯乙烯廠應該要關閉。 

與會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表示,行政院雖然做出遷校的決定,但是,除了許厝分校外,其他受污染的區域、孩童、雲林和彰化的鄉親要怎麼辦?遷了這個分校,污染問題就解決了嗎?呼籲行政機關在台塑能夠提出一個可以接受的賠償、改善、遷廠方案之前,應該立即停止營運,不應該由行政院,甚至是拿人民的納稅錢為台塑擦屁股。

「憑啥遷校」 立委嗆六輕停工 台塑主管喊委曲

台塑六輕投產18年來,引發的空污、海洋污染等爭議不斷,環團昨痛批六輕排放的大量污染物或與農爭水,不僅威脅居民健康,也已對鄰近農漁產業造成嚴重衝擊,六輕對環境危害「罄竹難書」。立委不滿表示,在台塑提出可行的賠償、改善、遷廠方案前,行政機關應要求六輕停止營運。

位於雲林縣麥寮鄉的台塑六輕,1994年動工、1998年投產,每日平均煉油量54萬桶,生產的乙烯每年近300萬公噸,是台塑集團的重要生產基地,年產值約1.6兆元,佔台塑集團比重逾6成、國內生產毛額約1成。

廠區共396支煙囪

不過六輕環保爭議不斷,環保署統計顯示,前年台塑的排碳量高居全台第2,僅次台電,廠區除有396支煙囪,還有國內規模最大的民營燃煤發電廠,1年「貢獻」近3千萬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六輕製程設備元件所排放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如氯乙烯、苯、乙苯、苯乙烯等,都屬一級致癌物。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批台塑六輕對環境影響罄竹難書,排放污染量永遠說不清,且六輕廢水排放海洋造成生態浩劫。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昨也痛批:「造成污染的是六輕,憑什麼遷的是小學?」他認為台塑提賠償、改善、遷廠方案之前,行政機關應要求六輕立即停止營運。

濃度標準將更嚴

經濟部工業局官員表示,經濟部職責是持續督導及協助廠商改善製程,來提高工安與環保標準,後續一切配合行政院政策辦理。環保署說,由於VOC的種類眾多,環署不會針對單一元素如氯乙烯去加嚴周界濃度標準,而是從整體的VOC洩漏值加嚴標準,已授權雲林縣府今年下半年將設備元件VOC洩漏值,從原本1萬ppm加嚴到2000ppm,明年1月起更加嚴至1000ppm,並已在許厝分校設置更先進的設備進行監測,未來也會加強稽查。針對被指影響學童健康,台塑集團主管私下說,當初是配合縣府規劃捐贈7000萬元協助建校,學校要建在哪,不是六輕主張,是縣府主張,現在根本測不出氯乙烯的情況,就叫許厝遷移,「說不委曲,那是騙人的。」為洗刷石化業「原罪」,集團年花1.5億到2億元採購最新環保設備,除盼建立全球最好的石化園區,更為保護員工、居民健康,「總裁王文淵、副總裁王瑞華對友善環境的投資沒止境,從不會問為什麼買這麼多?」

「六輕應該轉型」

台灣空氣行動聯盟發起人葉光芃說,台塑應思考產業轉型,減量並加裝最先進防護設備,也善盡社會責任,先從燃煤製造空污危害大的麥寮電廠,改用天然氣發電。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拿到學位後生病,人生會是彩色的嗎?」 詹長權:大人蓋了不該蓋的學校

距台塑六輕僅900公尺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早在2014年8月被驗出體內含有一級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8月22日行政院宣布要遷校,卻遭學童家長反對,原因是許厝分校有較好的硬體設施,雙方產生歧見。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24日晚間舉辦座談會,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表示,全麥寮村沒有人的家比這個學校更接近六輕,他批評現在不是「回不回」學校,而是「不該去」的問題!大人蓋了不該蓋的學校,「健康權、教育權哪個重要?」

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25日舉辦「煙囪下的童年─高汙染工業區鄰近國小的健康權與受教權」座談會,針對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與台塑六輕汙染源的事件進行沙龍座談。 

台塑六輕原該在填海造陸 如今全在陸上

長期關心該議題的詹長權先是指出,六輕最早在1998年完工,隨即於1999年開始大量生產,但當時還沒有《環境影響評估法》,不過當時認為六輕對於環境的衝擊在可以容許範圍內,但他並不同意,當初所說沒問題的環境根本不是現在這樣,當初要求六輕要隔離水道800公尺,因為會生產汙染物,如今只剩100公尺,本來應該是蓋在填海造陸出來的土地上,如今根本在陸地上。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表示,當初要求六輕要隔離水道800公尺,因為會生產汙染物,如今只剩100公尺。(陳耀宗攝) 

詹長權接著說,許厝分校新址最大的問題在於,它是在六輕已經建立的十幾年後,於2013年以舊址過於老舊為由,在本來應該作為隔離汙染的木麻黃林綠帶剷除,將許厝分校新址蓋在上面,「舊址離會產生VCM的工廠2300公尺,它的新校址是900公尺」。

詹長權:想找出六輕專屬的汙染指紋 檢測出VCM 

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是如何被檢測出?詹長權說,當初他想知道什麼汙染物是專屬於六輕的「汙染指紋」,因為石化工業跟火力發電廠的污染有時候會跟交通汙染重疊,經過檢測後發現,VCM就是這個污染物,因為當地只有六輕有氯乙烯槽,但VCM不好檢測,它比空氣還重,離開工廠後就不好測,所以最後就是用檢測學童尿液的方式,學童一天會吸進多少,總和會反映在尿液上。

詹長權指出,VCM最容易侵襲肝臟,會產生出肝血管肉瘤與肝癌,當汙染物暴露量大到一個程度時,肝功能就容易異常,特別是在6至11歲的孩童身上,「這不是風險,是危害!」他批評,許厝分校是根本「不該去」,而非「回不回」的問題,是大人蓋了不該蓋的學校,學校硬體好不代表其他學校不能蓋出一樣好的硬體。

拿到學位後開始生病 人生會是彩色的嗎? 

詹長權還說,他已經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說不該去那裡念書,如今抗議的當地家長卻認為不去那邊唸書就不能好好念書,「我怎麼會不知道教育的重要,但是健康權、教育權哪個重要?」他說,只有教育、沒有健康可以幹嘛?拿到學位後開始生病、肝不好,人生會是彩色的嗎? 

現場有民眾提問,到底該如何證明病症就是特定汙染物導致,詹長權說,醫學是實證科學,醫病間很少有一對一的關係,慢性病更是很漫長的事情,「彰化縣大城鄉有肺癌,宜蘭縣冬山鄉也有啊,但大城鄉就是六輕多貢獻了些」,他說,不該以無法認定百分百致病就說不是汙染物的問題,「30萬人在雲林沿海,難道要30萬人都去做才能回答嗎?」 

許立儀:我住的地方是台灣社會階級最低的地方

「我住的地方是台灣社會階級最低的地方」,台西村反污染自救會成員、彰化大城鄉受害感染戶代表許立儀說,當地居民沒有足夠能力認知此事,所謂的村長、鄉長還會綁架這些家長,讓要站出來的人會因社區壓力而退縮,「我們都是被淘汰掉的階級才留在那裡,請問這些人怎麼會有能力去理解汙染物?」 

許立儀批評,這個政府與社會,不應該是有能力的人要等沒有能力的人聚集起來,才能做好決策,「每次都講說地方要有共識才能做決策,什麼時候那麼民主了?」她還說,現在不該是政府期待沒有能力的人去告訴有能力的人該怎麼做,她現在所處環境,就是一堆自欺欺人的人生活在一起,然後再欺騙別人。

許立儀也說,台塑六輕這件事就是缺少政府的參與,正常來說,發生這種汙染物的事情時,環保署就該第一時間進去看VCM廠到底發生什麼事,她表示並不是要為難在六輕上班的1萬多名員工,而是政府角色應該更清楚,到底國家標準是如何建立,「很多人說要有更多研究,但連我們身上出現的重金屬都還沒交代」。 

周桂田:不該讓弱勢的人教政府該如何做

台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桂田表示,這件事應該是政府去監測源頭,看看是不是要透過末端流行病學角度,來強化源頭監測,他還諷刺台塑一直稱自己合乎檢測標準,「那我們就應該做監測與管制,還台塑一個清白。」他指出,一個進步的國家應該要知道如何進一步處置,而非被動讓一群國家發展下弱勢的人站出來講話,才能做決策,「這樣的政府不是進步,也不是最會溝通的政府。」

周桂田說,根據1992年里約高峰會上所提出的「預警原則」,亦即科學上雖不能確定,但似乎可能有所損害的狀況時,就應該採取相關行動。他說,目前的情況就是透過「預警原則」先讓暴露在汙染源中的學童離開該校,接著再從積極面去管制,進行更多的監測,這才是政府應該做的事。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居民反對許厝遷校 揚言搭帳棚上課

行政院日前決議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遷校安置,衛福部及國家衛生研究院26日到麥寮召開說明會,但仍引起地方人士及家長強烈反彈,堅持不遷校,更揚言要在校外搭帳棚上課。雲林縣長李進勇表示,今天是中央針對學童安置問題進行的溝通,至於汙染源的追查,政府不會推卸責任,如果有符合關廠條件,中央跟地方絕不手軟。

國衛院的研究報告指出,六輕石化工業區有危害學生健康之虞,因此行政院拍板決定將許厝分校遷校至豐榮國小。國衛院今天前往麥寮向當地居民解釋,許厝分校學童檢驗出硫代二乙酸(TdGA)濃度較全國學童的平均值高出8倍之多,以研究者的立場,當然要做長期追蹤,但今天對象是小朋友,憑著良心,不能等到學童健康真的出問題再來解決。衛福部也說明,遷校是預防性撤離措施。

對於衛福部跟國衛院的解釋,地方居民顯然不以為然,反對政府遷校的處置,也堅持要注重其他居民的健康問題。並要求既然許厝分校要遷校,其他學校也要比照處理,麥寮鄉民也要一起遷。許厝分校五育基金會主委許芳餘表示,3年前安置一次,現在又安置一次,不是一個安置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雲林縣議員林深表示,沒有遷校問題,更揚言要在許厝分校外面搭帳棚上課,「我們也可以自己準備學生團膳」。拒絕遷校的態度強硬。

李進勇表示,國衛院的報告經過國內外專家審查,再被其他專家推翻之前,他接受報告的結論。李進勇說,他知道大家對研究報告有不同看法,但事實是許厝分校為高風險暴露區,學童體內TdGA濃度較高,也能理解居民的考量,但他認為還是先遷校,等到許厝分校不是高風險暴露區,再讓學童返校。

李進勇表示,追蹤汙染源及其他的爭議,行政院還會有一個全面性的專案會議討論。他也保證,中央跟地方會持續追蹤汙染源,且如果六輕符合關廠、遷廠條件也絕不手軟,但要依法行事,不是說停就停。李進勇也勸不要讓學童搭帳棚上課,盼居民冷靜思考。


不要讓學童搭帳棚上課?think不是吧~絕對要「搭帳棚上課」!就算生病還是要上課!yell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真的不能住了!」 數據會說話 醫師籲六輕關廠或集體遷村

「我們的孩子都慘到當過『白老鼠』了,政府卻拿不出辦法救他們!」台大兒童醫院胸腔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沉痛地表示,國衛院及台大公衛學院等機構相繼發表的研究報告,無論就六輕與鄰近鄉鎮的距離、風向,乃至於對照當地學童與國內一般兒童體內尿液檢測的結果,都是污染的科學證據。

靠近假設污染源 體內TdGA濃度較高

根據衛福部委託國衛院及台大公衛學者詹長權所作的流行病學研究,自從許厝分校學童2013年搬到距離六輕氯乙烯、聚氯乙烯(VCM、PVC)廠相隔不到1公里的新址上課後,其尿液中的硫代二乙酸(TdGA,VCM的主要代謝物)平均濃度便居高不下,一度飆至192.8(μg/g creatinine);隔年新學期開始前,歷經兩個月暑假的「遠離」,學童體內TdGA平均濃度降到79.6(μg/g creatinine);同年秋天學童搬到距離六輕5.5公里的橋頭國小校本部「避難」,TdGA平均濃度雖爬回173.6(μg/g creatinine),卻再次證明:「學童與假設污染源之間的距離,是有意義的。」 

然而上述數據公布後,六輕回應指稱,所謂的VCM與PVC的污染源在台灣可謂無所不在,學者的研究結果,並不能直接證明學童受到的污染是來自六輕?更甚者,若無台灣其他地區兒童體內TdGA濃度的背景值調查,又怎知這不是全台兒童都共有的「獨特現象」?  

其他地區兒童TdGA濃度 遠低於許厝學童

基於六輕的反駁在科學上是站得住腳的,衛福部乃委託國衛院,分別於2013年及2015年,針對總計226名國內居住在北、中、南、東各區及離島、7到13歲的兒童,進行尿中TdGA濃度檢測,歷經3年的採檢、檢驗與分析,最終得到的平均濃度為63.1(μg/g creatinine)。 

「我有猜到許厝分校學童體內的TdGA平均濃度,應該會比國內一般兒童高,但萬萬沒想到最高時竟是背景值的逾3倍,也就是300%,這實在是太驚人了!」呂立驚呼。 

常用塑膠餐具裝熟食 國內兒童嘗惡果

國內塑膠製品充斥,尤其歷經塑化劑食安風暴之後,多數專家自然不會天真地以為,除六輕附近鄉鎮以外,台灣其他地區兒童便生活在「純淨」的環境之中。雖然缺乏其他國家類似背景值的調查可供比較,但呂立認為,尿中TdGA平均濃度63.1也夠嗆了,而這恐怕就是國內兒童普遍都有隨著父母,長期使用塑膠袋、塑膠餐具盛裝熱食生活習慣的惡果。

「六輕是難以排除的巨大風險因素」

至於許厝分校學童體內平均TdGA濃度一度接近200,且即使經過一個暑假,也遠比一般兒童的平均值高,又是怎麼一回事?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姜志剛認為,許厝學童與一般兒童生活環境中最大的差異,就是前者學校在石化廠區隔壁、而後者沒有!也就是說,六輕確實是難以排除的巨大風險因素。

許厝分校學童體內平均TdGA濃度比一般兒童的平均值高,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姜志剛認為,兩者最大的差異是許厝分校在石化廠區隔壁,而一般學校沒有。 

呂立強調,美國環保署(EPA)研究指出,VCM不但是人類一級致癌物,長期且大量暴露,可能造成肝壞死、肝囊腫,還會大幅提升罹患肝臟血管肉瘤,以及肝癌、腦瘤、肺癌的風險;更甚者,相關動物實驗更證實,若在尚未發育完全的兒童時期就暴露在VCM的污染中,罹癌風險更將是成人之後才暴露的數倍。 

六輕周遭居民 體內重金屬濃度偏高

當然,若學童健康因六輕污染受到危害,大人也不可能倖免!根據台大公衛研究所接受彰化縣衛生局委託,最新完成的流行病學期中報告指出,距離六輕較近的大城鄉台西村及頂庄村346名居民,體內TdGA平均濃度亦有155.64(μg/g creatinine);對象涵蓋全大城鄉1132名居民的尿中TdGA檢測平均濃度,更高達180.65(μg/g creatinine)。

台大公衛學院上述研究,還放入釩、鉻、錳、鎳、銅、砷、鍶、鎘、汞、鉈及鉛等11種重金屬檢測,結果發現,若以六輕沿海居民相關檢測前10%濃度值為「高標」,則大城鄉居民逾半數都有至少一項重金屬濃度偏高;台西村及頂庄村居民中至少一項重金屬濃度偏高的比例,更高達6成6。

「真的不能住了,實在太危險了!」呂立急切地表示,相關數據已在在凸顯,此事件已不單單只是位在雲林麥寮的許厝分校要不要遷校的問題而已,包含南邊的雲林台西鄉、北邊的彰化大城鄉,都應慎重考慮:要不六輕關廠,要不集體遷村!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