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爆恐攻!法國總統歐蘭德將此次卡車碾壓事件定調為恐怖攻擊、已有80人死亡

又爆恐攻 法國緊急狀態再延3個月

法國總統歐蘭德在昨(14)日國慶演說中才宣告將結束巴黎恐攻後的緊急狀態,隨後尼斯卻再傳恐攻,歐蘭德今早對國人發表演說,將此次卡車碾壓事件定調為恐怖攻擊,並宣布原訂即將解除的緊急狀態,必須再延長3個月。

根據法新社報導,法國尼斯國慶晚間爆發恐怖攻擊,歐蘭德上午9時緊急召開安全會議後發表演說。他提到,此次攻擊明顯具恐攻性質,整起案件仍未明朗,當局在調查是否有共犯。目前已有80人死亡,其中有多名孩童命喪現場,另外有20名傷者仍未脫離險境。

巴黎恐攻後法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卻因頻傳恐攻一延再延,歐蘭德在國慶演說中原表示不會再延長,豈料當日竟又傳出尼斯卡車碾壓,今早他也通知內政部與內閣團隊,緊急狀態勢必要再延3個月。

歐蘭德表示,自巴黎恐攻以來,全國壟罩在恐佈分子威脅下,但法國仍會繼續打擊恐怖分子。他感嘆,恐怖分子選在象徵「自由」的法國國慶日攻擊,讓全國都哭了,盼人民要懷抱信心,展現法國「永遠堅強」的決心。

法國卡車衝撞人群 驚恐影片曝光

法國尼斯一輛大卡車昨(14)日衝撞國慶日慶祝活動的人群,造成70多人死亡慘劇,有民眾當場錄到卡車衝撞的瞬間,影片相當震撼。

這支影片一開始先拍到遠方傳來陣陣尖叫聲,慶祝活動都還在進行中,結果突然有一輛白色大卡車朝人群疾駛衝撞,頓時間恐懼迅速蔓延,群眾紛紛驚慌地逃離現場,到處都是尖叫聲。

犯案的兇手已被警方擊斃,警方也在車上找到爆裂物與軍火,所幸都沒有引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法國當局已定調此事件為恐怖攻擊,正深入調查兇手的犯案動機。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18個月內遇數次恐攻 法國怎麼了?

7月14日法國國慶日晚間,一輛白色卡車衝進法國尼斯煙火慶祝活動的人群,目前已造成84人死亡慘劇,至少100人受傷,有18人情況危及。法國當局稱凶嫌司機在開車撞人的途中,也持槍向人群掃射,卡車內載滿武器和手榴彈。卡車司機是一名31歲突尼西亞裔法籍男子,目前尚不清楚其行凶動機,也沒有激進組織出面承認犯案。

這是繼2015年1月《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發生襲擊事件後最新一次的血腥攻擊,過去這18個月,法國一直處在高度警戒的狀態,已經造成230人死亡,其中最嚴重的一次,即是11月13日和14日凌晨巴黎連續恐怖襲擊事件,造成130人死亡。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在巴黎恐攻後,立即宣布法國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嚴格管控邊界出入境。

歐蘭德原先想在7月底環法自由車賽(Le Tour de France)期間解除緊急狀態,因為當局的緊急狀態限制了公民的自由和權益,除了警察可以在無須擁有通緝令的前提下進行搜捕,也能以非一般法律程序限制軟禁任何有嫌疑的人,讓法國逐漸失去人權的價值。

但就在尼斯的民眾遭受到卡車的攻擊時,其實法國仍處在「全國緊急狀態」中,歐蘭德忍淚、不得不將緊急狀態再延長3個月。

法國議會曾針對巴黎連續恐怖襲擊事件作出一系列的反恐調查,卻發現連同法國的歐盟,都沒有達到有效反恐的高度程度,大規模的恐怖襲擊不斷發生,歐盟各部門之間的溝通並未有效傳達,部門協調與情報建立、警察部門調查、跟蹤和監聽等都無法有效控制,法國情報機構似乎擁有致命的漏洞,才讓激進份子發動襲擊。

就在事件發生後,穆斯林又再度成為眾矢之的,許多仇視言論在社群網站爆發。人們彷彿只要把凶手歸類為穆斯林激進份子,一切就比較好控制,但其實恐怖主義並不分宗教、種族、性別、或任何國籍。

《查理週刊》編輯部象徵言論自由;11月13日法國國家足球隊那場比賽輸了球;而在國慶日當天,煙火慶祝時,人們在尼斯發生襲擊事件。一次又一次的屠殺攻擊,衝撞了法國人的核心價值,法國要面對的是什麼問題?或許法國人要思考、要準備的事情,更為廣泛和深層。

【註】

1、《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襲擊事件

1月7日,3名槍手進入《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編輯會議進行大屠殺,包括雜誌主編有4名漫畫家、4位記者、2位警察等多人死亡。這場事件引發歐洲社會歧視穆斯林文化的討論和反思,以及探討西方自由主義之核心價值——言論自由。

《查理週刊》經常以漫畫諷刺時事,或用「性暗示」褻瀆宗教意象,其黑色幽默惱怒了不少人。《查理週刊》遭到攻擊後,許多人為了聲援言論自由和反恐,紛紛表態「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包括台灣人在內,也將臉書上更換成「我是查理」頭像,意即「殺死一個查理,還有千千萬萬個查理」,言論自由永遠是最可貴的。

2、法國巴黎恐怖攻擊

法國巴黎當地時間11月13日和14日凌晨發生連續恐怖襲擊事件,多名武裝分子在餐廳內手持步槍朝民眾掃射、在街頭引爆炸彈,其中,歹徒在巴塔克蘭劇院(Bataclan)挾持多數人質,有89人遇難,整起事件造成129人死,368人受傷。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表示,這場事件是為了要報復法國在敘利亞對IS空襲。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在巴黎恐攻後,立即宣布法國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嚴格管控邊界出入境。

法國恐怖攻擊再起 人民忍無可忍:「現在才知道根本沒人在保護我們」

法國南部大城尼斯(Nice)於14日(台灣時間15日凌晨)慶祝國慶日之際,慘遭恐攻血洗,目前確定死亡人數84人,包含10名孩童,逾200多名傷者,其中80人傷重徘徊於生死之際。法國當局正釐清兇手犯案動機,目前未找出任何「確切」證據指向任何恐怖組織,但不排除其可能性。

從恐攻兇器卡車上遺留下的證件,顯示兇手正是31歲的拉胡艾傑─布赫勒(Mohamed Lahouaiej-Bouhlel),1985年1月3日出生於突尼西亞東北部城鎮姆薩肯(Msaken),擁有法國籍,在這海濱城市以駕駛卡車送貨維生,同時他也是一位3歲兒子的父親。

 

兇手父親:他的行為和宗教無關

法國尼斯卡車恐怖攻擊,許多罹難者是兒童,民眾送上鮮花、玩偶悼念(美聯社)

 

 

「2002到2004年期間,他曾有過精神崩潰的問題,如果他生氣不管眼前有什麼,一律砸爛」恐攻後隔日,兇手的父親、在突尼西亞生活的蒙齊爾(Mohamed Mondher Lahouaiej-Bouhlel)於法新社(AFP)採訪中表示,他的行為和宗教根本無關,「身為穆斯林,他不禱告、不遵從齋戒日,甚至還喝酒和吸毒」「自從他決定去法國後,就再也沒消沒息。」

回到尼斯,拉胡艾傑─布赫勒的鄰居賽巴斯汀(Sebastien)表示:「他根本一點都不虔誠,老是穿著短袖,有時甚至還穿靴子」另一名鄰居40歲的潔絲敏(Jasmine)則說:「他看起來蠻帥的,長得有點像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但他從來不打招呼,只是死死地盯著你看,所以我很怕他。」

住在附近的鄰居都表示,他們知道拉胡艾傑─布赫勒的婚姻有問題,但他們從未看過他的妻子和小孩,甚至也不知道他已離婚的事實。他的前妻目前居住在其他城市,在恐攻後也被警方帶往審訊,「他早在3年前就不住在這了,大家都知道他愛喝酒、抽煙還常常跟他起衝突,也沒看過他去清真寺(mosque)」前妻家附近鄰居表示。

短短18個月內,法國先是經歷《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巴塔克蘭劇院(Bataclan)、再到現在的海濱觀光勝地尼斯(Nice),法國人民的忍耐度從總統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和總理瓦爾(Manuel Valls)創新低的支持度就可看出端倪。目睹卡車無情開向人群、22歲的羅瑞菈(Karim Lourahri)逃過一劫,但也才意識到:「根本沒有人在保護我們。」

法國總理瓦爾在恐攻發生當日表示:「我們正面臨著一場挾帶恐怖主義而來的戰爭」,但法國人民卻不認為他們的政府準備好了,「我不懂為什麼他可以就這樣開著卡車衝進來,還開了這麼遠」「我朋友當時人就在事發地點附近,他說卡車開進來的時候,附近根本沒多少警察」當天為了一睹煙火風采、24歲的坎布卡(Sonia Chemmka)表示。

尼斯的副市長薩勒斯(Rudy Salles)則說:「我們才剛為歐洲盃足球賽(UEFA)做好所有安檢準備」即便賽事於上週落幕,但在這高度敏感時期「我很確定我們的安檢沒有任何問題」,法國反恐專家布瑞薩(Jean-Charles Brisard)也表示:「最大的問題在於,這是一個人的單獨犯案」「一個人最可怕的就是可以輕易藏身於人群中,直到任何激進行為出現,你才會意識到其危險性」。

 

恐怖主義蔓延至何處?

 

根據《衛報》報導,此次的恐怖攻擊事件如果最後證明和任何恐怖組織有連結,將會造成兩種影響,其一是將會再次撕裂法國,造成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移民被整個社會排擠,原因不再僅僅是法國委靡不振的經濟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而僅僅是因為「移民」這個身份。

再來如果當局將重點放在兇手突尼西亞裔的身份,也將擴大調查國外恐怖分子的爪牙到底伸向何處,以此次為例,突尼西亞會不會也有未知的恐怖組織呢?不論為何者,此次悲劇也再次證實極端主義、政治和宗教正成為彼此的養分,那些溫和與理性的聲音將慢慢被忽略。


法國怎麼了?think法國可能是「好事做太多」才會被恐怖攻擊!tongue-out像是「山寨國」就是「壞事做太多」才不會被恐怖攻擊!yell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