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電找替代,水力發電能成為廢核的救贖嗎?

缺電找替代,水力發電能成為廢核的救贖嗎?

民進黨意志堅定邁向非核、廢核,現實中的缺電風險也揮之不去,台電上周釋出大幅增加水力發電的計劃,綜觀新政府的能源計劃,不僅風險高、是否能及時補上電力缺口在未知之數,甚至在環境生態保育上,也難讓人放心。

核電占台灣供電比例在16-20%之間,新政府規劃廢核後以提高再生能源比例到20%彌補。台灣的再生能源不外是水力發電、太陽能、風電及地熱。台灣已數十年未能大幅增加水力發電,為了增加電力供應,決定重啟水力發電建設。除了要在多座水庫進行抽蓄發電建設外,也計劃挑選15個地點興建小水力電廠。此外,政府也要釋出數萬公頃農地「種電」,海上風電亦積極推動中,地熱發電亦有計劃在推動。

看起來再生能源是萬箭齊發,前途一片大好。不過,細看計劃,15個小型水力電廠,裝置容量只有3萬瓩,每年發電1.4億度;新北市推動中、號稱前景無限的地熱發電計劃,嗯,預估年發電量大概是6800萬度。相較於被視為寇仇、難以重啟的核一廠1號機,63萬瓩的裝置容量,每年發電50億度,實在是少得可憐;至於相較全年2400億度用電量,1.4億度則更顯塞牙縫都不太夠。

水力發電確實是乾淨、完全無污染,但這是指其發電過程,事實上興建水力發電,即使不談興建過程的破壞與污染,其結果最後也是永久的改變河川生態。台灣河川短急、沖刷嚴重、乾季明顯,水利開發條件原本就不是很好。這其實也是近數十年,幾乎看不到大型水力開發計劃的原因。

新政府為了救缺電,重啟的水力發電計劃,對自然生態必然造成干擾甚至破壞,這由此議一出,即有環保團體反對即可看年。抽蓄發電被環保人士形容是形容為河川「洗腎」,而且這個計劃是建立在「未來供電充裕」的前提下,因此可以把白天多餘的太陽能電力供作抽蓄用,但以目前來看,這個前提是有點薄弱,如果搞到要用天然氣發電去抽蓄,那就原意全失亦無效益。

至於15個小水力發電廠則必然要建壩、建水庫,河川原有生態被破壞也難避免,台電計劃2-3年內要完成,顯然忽視了地方民眾與環保團體可能的反對與抗議。

再如釋出數萬公頃農地種電的計劃,即使撇開農地保護原則不談,也不管糧食自給與否,環保團體調查發現那些種電的農地,在太陽能板下是「光禿禿一片」,水土保持、農地涵養效果顯然接近零。未來這些有使用年限的太陽能板也要「除役」,依照環保署估計,2031年開始進入高峰,產生3000公噸的廢棄物,2034年數量就達7000公噸。

至於海上風電場,台灣海峽號稱擁有風電場最佳條件,但蓋出來了嗎?而且別忘了,台灣沒有此技術,施工的特殊海事船又因「國安因素」不能用中國船隻,加上台灣颱風頻繁,風電在何時、能提供多少電力,完全是未知之數,要紓緩台灣馬上碰上的缺電風險,坦白說,完全不必寄望。

再生能源供電不穩定,不能作為基載電力,廢核後的基載電力只能靠火力發電,毫無疑問的是排碳量增加;替代的廣開水力發電與種電,其實也有環保上的問題。廢核之後,如果替代方案就是這些方案,不談落實的可能性低,即使落實後到底有多環保,也讓人懷疑。

蔡英文總統說不能讓民眾只能在「缺電」與「核電」中二選一。但現在台灣確實已陷入此困境中,甚至台電在調度、政府對某些單位的「強迫節電」,其實已隱然有限電之實了。政府如果把不缺電的承諾建立在渺茫難期的未來計劃上,對現有可供電者則不屑一顧,就難怪缺電陰影揮之不去─台積電、谷歌等大廠,有意在台灣自建電廠,其實已經是對政府不缺電的承諾,投下不信任票了。

水力發電能成為廢核的救贖嗎?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