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鮪魚罐頭都不鮪魚!臺灣欠缺對海洋資源一個公道

當鮪魚罐頭都不鮪魚──臺灣欠缺對海洋資源一個公道

每年的6月8日是世界海洋日,就挑一個臺灣引以為傲卻真的對不起全球海洋資源的議題來聊聊吧。

臺灣在2015年10月因被歐盟舉發第一張黃牌,理由是因為綠色和平於當年9月揭發臺灣籍漁船「順得慶888號」在太平洋進行非法漁業後,臺灣漁業管理疏失再次引起國際關注。如臺灣在六個月內未能做出改善,會被發出紅牌,歐盟市場可能施以經濟制裁,禁止進口臺灣海鮮,損失上看5億2仟萬臺幣。

2013年3月,帛琉政府拒絕了臺灣最大漁業公司「豐豪」免費贈送的圍網漁船。興建一艘漁船所費上億,尤其對座落於漁場卻無資金和技術的島國來說,要獨力建造現代漁船幾乎是天方夜譚。然而帛琉卻是源於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想法,帛琉的參謀長 Sadang 深知圍網對環境的傷害:「圍網雖然能加速捕魚的效率,卻也會粗暴地蹂躪我們的漁產,使一些瀕危的海洋物種處於危險,更會傷害帛琉在國際上享有的環境自覺名譽。」從2009年起,帛琉成為鯊魚保育區,潛水觀光收益就占GDP的39%。帛琉總統 Remengesau 更於日前表示,他將全面禁止商業捕魚行為,使帛琉保留珍貴海洋資源,支撐島國世代人民的生活。

不同的思考模式直接影響政策,而這個政策則是直接影響這個國家的形象以及經濟發展。反觀臺灣,漁業署於2016年2月新聞稿指出:


 

臺灣的遠洋漁業年產值400多億元,居全球前三位,其中鮪延繩釣產業規模全球排名第一,作業漁場遍佈世界三大洋區,鮪延繩釣年產量約28萬公噸,鰹鮪圍網漁業則現有漁船34艘,年漁獲量可達22萬公噸;秋刀魚去年產量突破21萬公噸,蟬聯世界第一;魷魚年產量平均約15萬噸為全球第二。正因我國在漁業領域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及實力,才有機會以捕魚實體(fishing entity)的名義,成功參與多個國際區域性漁業管理組織之公約協商談判,保障我國漁民捕魚權益。並陸續與日本及菲律賓,達成有關漁業協議及執法方面的協議,讓漁民在沒有干預的情況下,展見高超的捕魚技巧。


 

顯示政府完全以目前的經營模式引以為傲,看不出到底對於全球海洋資源有保護的態度與永續經營理念。

國立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海洋事務研究所所長胡念祖教授接受綠色和平的訪問表示:「臺灣在海洋漁業與資源保育上所面臨的挑戰,即在於如何改變業者與漁政機關的『心態』。公部門權威機關存在的價值在於維護資源的永續,並為此目的而管理業者與漁民的行為,而不是一昧以補貼方式減少業者的經營成本,或在區域漁業管理組織中盲目地維護違法、違規業者的不法利得。臺灣作為一個遠洋漁捕大國,應嚴厲控制不當的漁捕行為,並應以發展與推動海洋生物資源保育和海洋生態環境保護的管理體制為漁業署的核心價值與施政重點。」

圍網漁業有問題嗎?

根據台灣區遠洋鰹鮪圍網漁船魚類輸出業同業公會網頁顯示:「我國的鰹鮪圍網漁業從1984年開始發展,經過二十多年來全體業者的努力已為台灣之鰹鮪圍網漁業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在我國建造及經營之美式單船圍網漁船(Single Purse Seine Fishing Vessel)是採用最新造船技術、全部機械化漁撈機具屬高效率的漁船;其中以強力的主機馬力配以瞬間加速之渦輪機(TURBO)以達成快速暴發力得以追逐與包圍魚群、並採多具電子化魚探機、海鳥雷達等先進設備、配上一具約二千公尺長度與二百公尺深度之先進有結式魚網妥以精密連接之鋼纜來圍捕鮪鰹魚類;在短期中可讓漁船滿載並將其漁獲轉載到冷凍運輸船行銷到主要罐頭加工業地區且大量製成鮪魚罐頭,有效供應世界上人民之糧食。因此,鰹鮪圍網漁船是採用不同之漁具及漁撈方式及不同之銷售市場,且在加工後成不同之產品供應到消費市場是一種新興的遠洋漁業產業。」

看起來很美好,不是嗎?

但大型圍網作業方式是以母船為中心,快艇拖曳網具另一側,迅速包圍魚群。圍網長達2.5公里,大到可以包覆一個小鎮,每次下網可捕獲數十噸~數百噸的漁獲。常出現的問題有:

1. 過漁:

大型圍網漁船的捕撈能力龐大,過漁使得漁業資源難以恢復。

2. 混獲:

長達2.5公里的網,魚群走避無路,被一網打盡,過漁之外更造成大量混獲。東太平洋鮪魚常與海豚同游, 因此混獲海豚的情況嚴重,1950年代每年約有600萬隻海豚因此死亡。

3. 集魚器:

圍網船常會在空曠大海中放置集魚器,會聚集尋求庇護的小魚,接著吸引大魚前來覓食,包括目標魚種的鮪魚、無關的鯊魚、海豚、海龜等等,形成小生態圈。時機成熟圍網船再回來「收成」時,一網打盡所聚集的各種生物,混獲嚴重。

因此全球永續漁業對於這種捕撈方式的改善建議為:

1. 避忌裝置:使用聲納發射器,發出聲音避免海豚靠近。

2. 改變作業方式:作業區域避開鯊魚、鯨豚出沒區。改用一支釣。

3. 禁止:禁用集魚器

當鮪魚罐頭不再鮪魚時

是的,看到這裡,會不會覺得哪裡怪怪的?既然遠洋漁業使用這種過漁方式撈捕,如首圖顯示一定會有一堆海洋生物全被抓進網裡,然而船上空間與人力有限,且要把不同漁種區分需要很多的時間與精神,甚至需要跟時間賽跑,免得在分類前漁獲已經腐爛;而為了方便,圍網捕獲的鮪魚有很大比例被製成罐頭,混獲以及後續加工製程若未妥善處理,產品就會有成分不明的疑慮。換句話說,你我吃的鮪魚罐頭裡面如果有海豚或海龜,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這是可能的且是實際被擔心的事情,因此,在歐洲早就針對鮪魚罐頭設計各種生態標籤(DOLPHIN FRIENDLY);2010年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 International)曾進行大規模的鮪魚罐頭基因檢測。該次檢測的樣品來自英、美、紐、澳及歐盟等12個國家,共計50個品牌、超過165種產品。結果發現有高達六成標示不符、產品品質不一,以及內容物不明的狀況。但依歐盟對於鰹鮪罐頭的規定,同一罐頭內不得混合不同物種,而商品標示也不得誤導消費者。如今,因為前端的捕撈作業過度追求效率,已使得後端的食品規定形同虛設。

第一屆美洲鮪魚會議暨展覽會漁2016年1月28日至29日在巴拿馬召開。該會議主題為「美洲鮪魚的美麗新世界」,會議中提到,利用生態標籤推廣永續漁法捕撈的鮪魚罐頭,普及率仍很有限。在歐洲,鮪魚罐頭市場的領導品牌仍未採用生態標籤(除了荷蘭的 John West 及 Princes),只有某些小型私有品牌採用。消費者對各種永續生態標籤越發困惑,他們難以理解竿釣、FAD-Free 及海洋管理理事會認證(MSC)間相對的優點。目前為止,德國 MSC 生態標籤的市場滲透率最高,擁有超過300種不同的 MSC 認證水產商品;英國只有60種,而美國只有50種。在美國市場,MSC 認證的鮪魚罐頭售價比英國高得多。全美洲國家,有一個 MSC 認證的長鰭鮪漁業(美國西岸竿釣、擬餌釣、曳繩釣漁業),大多供應歐盟、加拿大及美國市場(1萬公噸)。墨西哥圍網漁業(東北熱帶太平洋正鰹及黃鰭鮪圍網漁業)(11萬公噸)目前正進行 MSC 認證評估,其公開評論草案最近剛公告,建議該漁業在符合26點條件的狀況下可通過認證。雖然起步的基點很落後,但美國及加拿大市場對 MSC 認證鮪魚的需求正逐步成長中。

過去曾被歐盟黃牌警告卻沒有改善,以致後來被制裁的國家包括貝里斯、柬埔寨、幾內亞和斯里蘭卡。臺灣漁業主要競爭對手南韓,也因違法超捕、虐待漁工和偽造漁船作業執照,2013年被歐盟發予黃牌。南韓迅速於一年內大幅修改遠洋漁業管理條例,並提高罰則,直至2015年4月歐盟才解除南韓黃牌。目前漁業署於2016年4月7日發布「遠洋漁業相關業者稽核策略計畫」,宗旨為健全漁產品可追溯性,輔導遠洋漁業相關業者建立及實施漁產品可追溯性計畫,並對該等業者進行不定期稽核,以確保其交易之漁獲物或漁產品來源合法且無涉及非法、未報告或未規範(IUU)漁業國家漁撈作業。

但以2015年綠色和平舉發鮪延繩釣船種吉發號888為例,該船未經漁業署與中西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WCPFC)允許進行海上作業,WCPFC 魚鰭與魚身比例不得超過5%,鯊魚鰭身分離,違反臺灣漁業法規定;這樣的海上稽查事件是漁業署可以做得到的嗎?還是政府有魄力能有其他如海巡署的單位可以進行協助?我們引用綠色和平的呼籲:「全世界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船太多,而魚太少。臺灣、美國、日本等漁業強權正千方百計搶奪僅剩的漁場,而空有資源卻無資本的島國逐漸意識到這場遊戲的不公平。我們可以預見,永續漁業已經是不可避免的潮流。臺灣漁業勢力強大,應更主動檢討漁撈規模,率先投入改變之列。否則一旦漁場或崩潰或關閉,只會使漁民生計難保,漁業榮景不再。」

那麼臺灣欠缺海洋的公道真的是欠多了。


臺灣欠缺海洋的公道真的是欠多了?think野菜國+山寨國當然是要把全世界的「魚」全部抓光光!yell絕對要讓海裡面沒有半條魚!yell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