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美醫院外科住院醫師,過勞昏倒開刀房,智力不到6歲求償3800萬

每天工作10餘小時 昏倒開刀房 醫生失憶 求償3800萬

奇美醫院住院醫師蔡伯羌,2年前在院內工作時突然心肌梗塞昏倒,搶救後因腦部缺氧致記憶功能缺損,只記得同事,卻不記得老婆、孩子,剛剛說的事轉眼就忘,也因此丟了工作,情節比電影《我的失憶女友》還慘。其妻指控奇美院方讓丈夫過勞致病,上周四向台南地方法院提出民事告訴,求償丈夫出事至65歲退休的3800萬元薪資;但院方堅稱蔡醫師是個人疾病問題,並沒有超時工作問題。

蔡太太日前向《蘋果》投訴,丈夫蔡伯羌(38歲,高雄人)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前身為高雄醫學院)畢業,6年前在奇美醫院擔任一般外科住院醫師,每月工時約360小時,每天工作十多小時,2年前他進開刀房時突然心肌梗塞昏倒,急救後因腦部缺氧過久,導致中度記憶功能缺損。蔡太太說,丈夫只記得10年前往事,但近10年的事情大部分都忘了,而且丈夫只記得在醫院工作的片段,卻記不起她與兒子,她心酸地說:「我們相戀、結婚、生子過程,他完全忘了,他現在只把我當成信任、依賴的人。」 

蔡太太指出,丈夫剛出院時無法自理生活,得靠她餵飯、洗澡,甚至有大小便失禁狀況,她陪他回醫院復健,也積極幫他回覆記憶。她常拿著兩人的婚紗照、生活照等,講述兩人相戀、相處過程,但他宛如在聽別人的故事,面無表情,讓她十分喪氣。 
她說,如今丈夫能自行吃飯、洗澡、上廁所,但她仍得跟在身邊時時提點,例如他會在餐桌上吃了兩口飯後,突然跑去客廳,坐在電視機前發呆,問他:「你在幹嘛?」他總是一臉茫然,要提醒他,才會繼續坐回餐桌前吃飯;有時他會拿著衣物、浴巾坐在馬桶上發呆,也得提醒他快去洗澡;且他看書時,永遠停在書本的第1、2頁。

蔡太太滿心期待丈夫能恢復記憶,但隨著他生病時間愈久,記憶功能恢復的情況也愈來愈差。主治醫師指出,蔡醫師的腦部聰明、靈活度還在,不過沒有記憶,就像電腦沒有記憶體。蔡太太無奈地接受丈夫無法康復、不能工作的事實,但她怒斥:「都是醫院讓他超時工作,才會變成這樣。」 
蔡太太表示,丈夫發病前在奇美醫院擔任第4年的住院醫師,每天幾乎以醫院為家。她舉例,因丈夫長時間待在醫院,兩人每天只能透過電話聯繫,所以他失憶後,只記得她聲音,聽到她聲音知道是老婆,在有人提到「其其」(她的小名)時,他會說:「是我老婆。」但看到她時,卻不知道她是誰。同事來看他時,他都能叫得出同事的名字,當同事指著她問:「她是誰時?」他的答案竟是「女僕」;由她問「我是誰」時,他則敷衍說:「太累了,想不起來。」病後他對家裡裝潢擺設全然陌生,但開刀房多開一扇門,他卻記得一清二楚,可見他的全部生活都在醫院。

她指出,丈夫疑因過勞病倒後,院方只給6萬2000元慰問金,還聲稱雙方合約到期,不再續聘他,經多次協調,院方只願提供每月2萬元慰助金、為期10年,讓她對院方失望透頂,本月14日已對奇美醫院提告,依丈夫當年每月約十多萬元薪資估算、加看護,計算到65歲退休,將向院方求償3800萬元薪資。 
蔡太太強調:「我不是要錢,我只想換回丈夫的健康,並要大眾正視醫師的工時問題。」 
對此,奇美醫院公共事務室主任吳政隆表示,蔡醫師病發前一天是休假,當時他正打算進開刀房見習疝氣手術,沒工作過勞問題,應是他本身疾病猝發所致,事後院方提供住院、醫療協助,希望能讓他恢復腦部功能,院方並幫蔡家申請勞工保險傷病給付,已盡力協助。

倒下過勞醫師 智力不到6歲

「他現在的智力,比6歲的兒子還低,錢喚不回他的記憶,買不回我們家庭的和樂」;蔡伯羌的太太今天在記者會泣訴醫師工作環境的惡劣,坐在一旁的蔡伯羌一臉不解的看著太太。

蔡太太向奇美醫院喊話,她說,奇美有三個醫院、一個博物館,光博物館的噴水池造價的零頭就超過3千萬元,卻不願意賠錢,「財團太有錢,人命不值錢,財團只會榨取勞工的血,「這種財團應該讓它倒閉」。

蔡太太說,每一個人都應該受到保障,醫生也是人,為什麼政府要讓財團牽著鼻子走,不讓醫生納勞基法,「這是要消滅已經瀕臨滅亡的醫師嗎?未來醫院一個醫生都沒有,只剩醫美跟皮膚科醫師,難道以後讓財團開刀看病嗎?」

蔡太太呼籲所有醫生,看不完的病人就算了,因為就算不被告死,也會過勞死,醫院不會照顧他們,醫生病了就被踢出醫院。


哎呀「醫生病了就被踢出醫院」也是必然的!馬鹿病院當然是只收「病人」不收「醫師」!我看「求償3800萬元」被恐龍法官打對折優惠以後,大概連「1000萬」都拿不到!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