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媒体评价台湾政治现象——人物篇

“我欠你两份人情。”台湾地区副领导人吴敦义上台第一句话,就对着当晚活动的主人、台湾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道歉,说他2009年刚当台湾地区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时,得到过对方的“间接帮助”。

2014年10月底,我到台北参加第12届华人企业领袖远见高峰会,见识到不少台湾政治人物的个性一面。10月28日晚,在高峰会正式举行的头天晚 宴上,吴敦义一开场的演讲就显示出了他的风趣幽默。他拿主办方两位领导名字——高希均和王力行开玩笑:“要得天下,王,一定要力行;目标必须是,高,又要 均衡。”

随后“南方二重唱”登场表演时,开场白里也没有“尊敬的吴”。直到一首歌终了,其中的“大南方”才嬉皮笑脸地对着吴敦义做了个敬礼姿势:“刚才不小心跟‘副总统’四目交接,这里跟你打个招呼,‘副总统’好!”

远见高峰会第二天,台湾“交通主管部门负责人”叶匡时参与座谈讨论,一个企业家夸他工作卓有成效,他立刻开玩笑说:“你到‘立法院’接受质询试试 看,滋味好不好受?”一向以言辞犀利见长的“文化主管部门负责人”龙应台发表演讲时,上来先自嘲说:“我刚从‘立法主管部门’回来,预算案没有通过。心情 不太好。”立刻引发台下一片欢笑。

龙应台的“汇报工作”也与众不同,她对着坐在台下的上司——“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江宜桦说:“如果我是总经理,董事长今天也在这里。我做部长已经 1000天了,跟其他企业家相比,我也是创业期,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她还说,自己做这个工作特别奇怪,“如果遇到朋友,问我过得好不好的时候,他们的 表情都露出很同情、很忧虑、很不舍,又很生气的样子。世界上有哪一行可以让朋友露出这种表情呢?恐怕只有告诉对方自己得了癌症吧。”

那晚,吴敦义在台北车站附近的君品饭店参加晚宴时,整个酒店如常营业,从大堂到五楼会场一道安检都没有。我别了个出席证,直接就进去了,还没坐稳就看到吴敦义边跟人寒暄边进入大厅。

不过,远见高峰会正式举行那天,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的到场还是不一样。早上八点二十,我到达远东饭店,正门依然没有安检,而且看不到有大人物要到场的迹象。直到上到三楼门口,才看到摆了一张桌子。一个三十多岁的安保人员笑嘻嘻地坐在桌子旁边。

“你有没有记者证?”他问我,“没有,我只有名片。”安保又问我是一个人还是有摄影记者。因为他多少有点口音,我说没听清楚。他说,“你来台湾多久了啊?”“就两天啊。”他听后笑着跟我打趣道:“怪不得,台湾话还听不太懂。”随后挥挥手,我就进去了。

总体来看,台湾政治人物非常乐意跟媒体打交道,特别是在选举前夕。记得三年前我去台湾时,特意约访高金素梅,当时她正要竞选连任。通过台湾媒体同行,我找到她的电话打过去,对方很痛快地答应了,并让我直接跟她的助理约定时间。

在约好的那一天,我到她“立法委员”的办公室,她穿着牛仔裤、白衬衫接待我。虽然略有一点发福,但风采依旧。我从她演艺时期聊起,一直到代表原住民参选“立法委员”。末了她还与我合照、送我纪念品,十足满足了我的追星情结。

等回到北京后,我恰好有几个问题需要补充采访她,便又打电话给她。当时,媒体刚好爆出她与一位大陆人士的恋情绯闻。问题问完,我小心翼翼地问:这两天,媒体关于你的报道有没有看到?

电话那头,高金素梅立刻表现出政治人物的敏感一面,她似乎板起了面孔:“关于我个人的生活,请不要涉及。”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756我倒是也想采访一下他们,问点政治敏感的问题。可惜我不是记者。另外我今天又碰到亲民党的一个议员候选人扫街,好像我就是没看见国民党,马炮怎么不来一下(可能是我不知道,我看新闻只看CNN,结果都是民进党插广告)。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