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收費員癱國道遭罰60萬,採取更激烈的抗爭手段「1128決戰國道」

癱國道遭罰60萬 失業收費員向社會募款

要求全數安置,數百名失業的前收費員上個月25日再次上國道佔據車道抗爭,事後遭到警方開出104張公共危險罪罰單、罰金60萬元,並傳喚102人到案說明。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今(17)日到警政署前陳情,除了向社會各界募款繳罰鍰外,更表示若政府不出面,他們將在選前11/28繼續上國道爭取自己的生活權。

「如影隨形、抗爭到底,1128、決戰國道!」不滿上月25日為爭取工作權癱瘓國道,事後卻遭檢警當犯人以司法追殺,約60名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成員今天上午9點半到警政署前抗議。除了拉起「政府打壓抗爭 盼社會支持工人」布條外,也貼出數10張警方寄出的「公共危險」傳票。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顧問吳靜如說,6/13他們首次發動佔領國道行動,以激烈的行動抗爭,才換來跟交通部長葉匡時見面的機會,但5個月過去了,政府都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方案。被逼上絕路的收費員只好在10/25再度上國道抗爭,但事後警方卻對參與行動的所有駕駛開出近100張最高額的6000元罰單。

吳靜如說,收費員抗爭只是為了爭取勞工應有的權益,現在很多收費員都還是失業狀態,每個人接到罰單和傳票都相當恐懼。自救會希望向社會各界提出請求,招募義務律師和罰單募款,希望社會看見勞工處境,給勞工一份支持的力量。而繳交罰鍰期限大約在12月初左右。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總幹事孫秀鑾也呼籲,政府不要當司法幫凶打壓工人,並強調若政府不出面處理,將採取更激烈的抗爭手段,「1128決戰國道」。


聲援的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高榮志表示,其實每個人都曾經在高速公路的收費站上跟這些收費員「交過手」(交回數票)。高速公路曾經是國道收費員討生活的地方,所以收費員回到自己賴以維生的地方,來爭取生存權、爭取工作權,是再正當也不過。

而收費員違規在高速公路上停車依法可處罰3000至6000元罰鍰,高榮志也說,警察其實有行政裁量權,應該考量收費員的苦衷,以最低金額來開罰,不應為了長官的面子或是選舉考量,對收費員開出最高額度的罰鍰。



對此,警政署交通組組長方仰寧表示,收費員癱瘓國道、車輛在國道上臨停行為,已觸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3條第1項第8款,加上有民眾檢舉,以及造成當時1輛救護車無法通行,因此開出104張公共危險罪罰單、罰金60萬元,共將傳喚102人到案說明,月底將完成調查。



笑死人~馬鹿朝廷現在整天忙著選舉,連「黑心油」都懶得管,哪會管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為何國道收費員要絕食 癱瘓國道?

9合1選舉只剩2天,這陣子卻常在國民黨造勢場合看到國道收費員如影隨形抗議,還有聲援者只是問了連勝文一句「你聽過國道收費員嗎?」竟被身旁支持者扯髮、呼巴掌;現在也還有多名收費員已經絕食抗議超過150多小時。但悲情、抗議之後,很多人都有個疑問,失業就失業了,收費員為什麼不好好去找工作,還要到處抗議,甚至還可能在明(28)天第3度癱瘓國道?其實,他們會這樣做,真的是已經被政府和遠通電收逼到沒有退路。

今年年初國道計程收費正式上路,讓上千名收費員頓失生活依靠,對他們來說,一是「年資」和「勞保損失」,再來是「安置」的問題。而應該面對這些問題的人,一是原僱主交通部高公局,二是拿到國道電子收費計程BOT合約的遠通電收。

以年資25年的收費員為例,若以舊制勞基法勞退計算方法,並以收費員平均薪資3.5萬元為基準,最後應可獲得約140萬元。不過因為國家是用約聘和臨時人員方式晉用收費員,2008年以前的收費員並不適用勞基法,因此,國家就給了在公部門中不適用勞基法的人另外使用「離儲金制度」。若以該制度計算,最後該名25年年資的收費員只能得到約36萬而已,這一差,就差了約104萬元。而勞基法規定的僅僅是「最低標準」。

至於勞保部分,由於最後勞保老年給付一次給付是以最後工作3年的平均月薪為計算基礎,收費員平均3.5萬元薪資,有人甚至高達4.1萬元,但遠通提供的工作平均都只有2萬多元,這一差,又差了將近一半的金額。這部分,政府同樣也沒有正面回應。

收費員拿的是國家的薪水,卻不算是公務員。收費員平均年資13.5年,最長還有做29年的,但卻都是一年一聘的約聘僱人員,相當不合理。他們一開始希望能由政府出面安置,但是高公局始終表示因為業務精簡,很多職缺都還是「遇缺不補」,根本沒有職缺給收費員。即便收費員多次要求,高公局直到11/25的調解會議仍是強調「國家安置不可行」,最後,收費員只好把希望轉向遠通電收。

遠通電收原先承諾,將在去年10月份全數安置千名收費員,並提供收費員5年的薪資保障,或是領取5個月的轉職補償金,不過,至今仍有至少3、400名收費員失業,對於遠通未履約的部分,高公局則以「還未到違約罰款階段」為由,遲遲沒有對遠通開罰。

就收費員的角度而言,他可以選擇到由遠通安置的相關企業工作,如果該份工作月薪低於原收費員的月薪,不足的部分,就會由遠通補足,並補足5年。這條件聽起來好像也還不錯,但其實想要到一份新工作卻沒那麼容易。

遠通提供職缺中許多有著「隱形門檻」,像是需有職業聯結車駕照、外語證照、工程師經歷等等,對於大部分學歷可能只有高職畢業的收費員來說,無疑是一種刁難。就算進入到面試階段,也曾發生「妳年紀這麼大還當櫃檯小姐可以嗎?」「20名收費員一起去面試,最後卻沒人錄取」的情形,讓收費員覺得是當面被侮辱。

後來遠通雖也釋出了所謂「無門檻職缺」,並強調「只要想工作就能工作」,但很多收費員的新工作地點都在離家數十、上百公里的外縣市,對他們來說,實在很難接受這樣就是「有安置」。但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沒找到新工作,目前就有約150人已經接受安置、穩定工作中,只是這1成的比例仍是太少。

遠通不但曾登報紙廣告喊冤,老闆徐旭東也曾對媒體訴苦,「給了(收費員)那麼多工作,他們還不要,我當然委屈」。遠通表示目前仍有200多名收費員「完全不想面試、不願意工作」,即便遠通想要找他們卻都找不到,卻只會上街頭抗爭,目的為的是想撈更多的好處,並呼籲收費員「勇於接受私人企業挑戰」;但收費員覺得他們只是要爭取應得的權益,坦白說,若能有一份離家近的穩定工作,還能有過去的薪水水準,誰還會想要淋雨上街、躺國道抗爭?

或許,要一個企業同時安置上千名在職場上「沒競爭力」的收費員(同時又散居全台各地)確實有難度,或許,遠通也真的已經盡力提供它所能提供的職缺。不過,既然遠通和交通部簽下契約,就代表它自認有能力做到全數安置,且交通部也是認為遠通有能力才會與其簽約。但事隔快一年,卻仍有3、400名收費員失業,若僵局爭點還是卡在「政府依法無法安置」、「呼籲收費員接受私人企業挑戰」,那幾乎可以確定的是,收費員明天第3次上國道將不會是最後一次。


不要說是「絕食抗議超過150多小時」就算「絕食抗議超過1500多小時」馬鹿朝廷照樣是無視!不痛不癢!最好是收費員全部人間蒸發,這樣就沒問題了!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这也是没办法的,在大企业面前的无力,他们属于落后产业,必然淘汰。而且也不适合早到新的工作,在职时没有进修,就是他们的问题。但是解雇补偿金还好商量。

不过二代也实在太逊了,支持者素质太差。很想知道二代明天选举集会地在哪里?希望能拍到失败痛哭的照片。

我另外一篇文章讲到的就是小公司的问题,不过和这个主题不是很对就是了。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雖然你說得沒錯,但是拆除「國道收費站」是多年前早就預訂的重大政策!當年的馬鹿「高公局」就應該要開始安排收費員的在職訓練,以便將來可以立即安排到其他單位繼續工作。很顯然的馬鹿「高公局」什麼也沒做!只不過時間到了就只是拆除收費站,遣散所有收費員,之後的就全部不管,甚至還找來警察惡劣執法。這種事不就只有那匹馬的馬鹿朝廷才幹得出來,不然咧?


受傷收費員感謝聲援者 不知警察會打人

絕食邁入第8天的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今(27)下午與交通部前警方爆衝突,造成數位收費員及聲援者傷重送醫,隨後一名絕食超過168小時的收費員何慧玲也因身體過於虛弱而送醫。晚間召開的記者會上,受傷的收費員哽咽地說「不要再說外力介入收費員了,我是國道收費員。」控訴交通部不斷抹黑抗爭受外力操控,並感謝許多聲援者及團體仍願意支持收費員。

由於交通部在絕食的8天中不僅未關心收費員,還屢次出現官員拍照攝影監控,抗爭收費員甚至接到昔日長官電話要他們退出抗爭,收費員自救會下午憤而衝過包圍交通部的層層拒馬及蛇籠,要求交通部長葉匡時出來面對。由於大批警力持盾牌阻擋,現場推擠激烈,造成好幾位收費員受傷、腳被蛇籠割傷,甚至有幾位年輕聲援者被拖進管制區內毆打,在場記者欲拍攝聲援者遭毆畫面受到警察阻擋。

警察暴力畫面。

由於許多學生及社運團體聲援國道收費員,交通部先前曾說都是特定激進份子在抗爭,而非收費員本人。對此,受傷的國道收費員王雲真拿過麥克風語帶哽咽地說:「不要再說是外力介入收費員的事了,我是國道收費員。當國家用暴力對待我們的時候,就是這群人他們說一句『國家不應該這樣對待這些工人』,就只有他們為我們這樣做,卻被抹黑。」

收費員感謝聲援小朋友有同理心的一群人

對於下午的推擠衝突,王雲真褲子上仍有被蛇籠劃破的血漬,她描述下午的情境「警察不斷說『不要推不要推』,手卻一直往前打、往前打。」她心有餘悸地說「我真的不知道警察會打人民!」並說後來是看到聲援的「小朋友」被拖進去打,才讓衝突加劇,「我很感謝這些小朋友,至少他們是有同理心的一群人,才讓我們覺得未來有點希望。」

自救會批警察執法過當

遭受毆打的聲援者侯同學說自己雖然不是國道收費員,但因為母親年紀與國道收費員相仿,也長期失業,他很能體會失業者的痛苦。他說自己進入後面欄杆並未作任何挑釁動作,卻被用力踹跟打,員警甚至一邊說「你再囂張啊!你再邱什麼!」他表示理解員警很辛苦,但「假如沒有人繼續幫忙,國道收費員要麼辦?」

國道收費員義務律師丁穩勝說,下午的事件再度見識了國家暴力,如果只是要保護交通部沒必要痛打學生,目前痛毆學生根本是「私刑」。自救會代表陳秀蓮也痛批警察執法過當,並說有許多學者、律師也聲援國道收費員,卻不會像學生不斷遭到外界抹黑成「操縱收費員抗爭。」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咱在想如果不是馬鹿執政,別人會怎麼做?

高公局實在失職。當然如果是編列預算不被批准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雖然我不知道,但我看「高公局」壓跟就沒有「編列預算,提供收費員在職訓練」這種事!不然應該會有其他已經有新的工作的收費員,會看不下去,出來講這句老實話!

如果真的有花一年、兩年的時間進行在職訓練(當然是輪班休息的時候,要去上課!)再加上給予「遣散費」全部遣散離職以後,還回去集體抗議原公司?我就沒聽過有這種鳥事!

很顯然馬鹿高公局啥都沒做!只是等時間到了,就全部資遣!眼不見為淨!

不过二代也实在太逊了,支持者素质太差。很想知道二代明天选举集会地在哪里?希望能拍到失败痛哭的照片。

 你真是太神準了!明明才剛剛到台灣沒多久,居然能看穿「富二代」太遜!素質差!最後還真的是敗選痛哭!不知道你有真的去看「富二代」的「敗選」感言發表現場?當場拍到痛哭的寫真?

老實說,我連一張馬鹿大統領,還是什麼知名政治人物的寫真都沒拍過!所以光是這點還真是相當的令人敬佩!

連勝文:選柯好玩1天痛苦4年,宣布敗選、馬英九:盡速改革!敗選主因:權貴

柯文哲:選舉結束是承擔的開始,政治素人當選市長,蜜月期能有多長

因為我「不是選民」(更加不是中間選民)所以不管是哪個候選人,不管原本的背景是什麼「偉大的救命醫師」只要是「政治人物」,都只會被我「冷嘲熱諷」「尖酸刻薄」加以批判!我絕對不會講「政治人物」什麼好話!

因為「政治人物」做得好是必然的,做不好就只能挨罵!

「政治人物」要做得真是好到令人敬佩,讓我「按讚」我看應該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台灣還是日本的政治人物都一樣!因為我厭惡那些傢伙的嘴臉!

但無論如何,我「選前」絕對寫任何的批評!甚至轉貼任何選舉新聞!不管是對誰都一樣!以免有「攻擊對手」「誤導選情」「抹黑對手」「轉貼不實報導」等各種罪名上身!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二代肯定会输掉我早就猜到了。

不过周五去二代嚣张搞的很累(到10点),而且也不知道会在哪里哭(因为大会上没说他们打算去哪里庆祝,我问带我去的里长他也不清楚),所以没去。

国民党真是神经病了,提捍卫中华民国,中国人就会挺你吗?那只能骗笨蛋,你只不过喊的爽罢了,哪里关心过受到共匪蹂躏的我们中国人?我国民党的选民也以为中国人就是来支持国民党的(我装还是会装的,我还和二代握手了两次,心里骂的一塌糊涂)。

話說hikaru壓根不是台北選區的嘛。壓根就是近畿人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我还和二代握手了两次,心里骂的一塌糊涂)。

話說hikaru壓根不是台北選區的嘛。壓根就是近畿人

 哪泥~你竟然跟名人握手兩次?那怎麼沒有人幫你拍照留念?至少以後回去之後,可以向父母炫耀有跟台灣的名人(前副總統的兒子)握手喔~

沒錯!阿光我非但不是台北選區,甚至不是台灣選區!所以不管台灣要選啥馬鹿、雞鴨還是牛馬,都跟我無關!

無黨籍的「柯P」說他是「墨綠色」,也有人說他自己是淺綠色、淺藍色!阿光我什麼都不是!我是無色透明!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哪泥~你竟然跟名人握手兩次?那怎麼沒有人幫你拍照留念?至少以後回去之後,可以向父母炫耀有跟台灣的名人(前副總統的兒子)握手喔~

沒錯!阿光我非但不是台北選區,甚至不是台灣選區!所以不管台灣要選啥馬鹿、雞鴨還是牛馬,都跟我無關!

無黨籍的「柯P」說他是「墨綠色」,也有人說他自己是淺綠色、淺藍色!阿光我什麼都不是!我是無色透明!

 这样好像违犯法律(前天刚刚看了hikaru贴的法规,就不敢拍合照了)。其实拉,其他几个政治人物我都有拍,一个立法委员,两个市议员。只是我没上传罢了。还可以算上拍的模模糊糊的蔡主席。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哪有那種禁止跟候選人拍照的法律?你會不會看錯了?跟候選人合照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常態!候選人只會在選舉前到各大市場跟一堆民眾握手、合照,請求支持!只有那種時候候選人為了「選票」會願意做那種事!等到選舉過後,想要跟當選、落選的候選人合照就很難了!

落選的候選人會認為都選輸了,沒面子合照。當選的候選人則是不用再「懇求賜票」不用再低聲下氣求民眾,當然也就姿態很高!想要跟「市長合照」?當然是免談!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哪有那種禁止跟候選人拍照的法律?你會不會看錯了?跟候選人合照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常態!候選人只會在選舉前到各大市場跟一堆民眾握手、合照,請求支持!只有那種時候候選人為了「選票」會願意做那種事!等到選舉過後,想要跟當選、落選的候選人合照就很難了!

落選的候選人會認為都選輸了,沒面子合照。當選的候選人則是不用再「懇求賜票」不用再低聲下氣求民眾,當然也就姿態很高!想要跟「市長合照」?當然是免談!

 阿,我以为这算在选举期参与台湾政治。下次去和台独的人去帝保(听台独的人说他们有去过帝保抗议),试试看。

不过二代不知道会不会选立委,到时候如法炮制咯。不过我想去拍吾尔开西。

就是不知道哪里可以拍到。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你只是去瞧瞧、跟候選人拍照,哪會被台灣的馬鹿警察抓去?如果這樣也會被抓的話,那其他跑去參觀選舉活動的外國人不也一樣會被抓!只有跟著遊行掃街、喊口號、穿上選舉制服、散發傳單等,才會被認為有參與政治活動吧?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你只是去瞧瞧、跟候選人拍照,哪會被台灣的馬鹿警察抓去?如果這樣也會被抓的話,那其他跑去參觀選舉活動的外國人不也一樣會被抓!只有跟著遊行掃街、喊口號、穿上選舉制服、散發傳單等,才會被認為有參與政治活動吧?

 迟了。不过拉,我的中国口音对有些人还是很明显的,我当时在二代竞选分部时,有人就猜出我的省籍,理由是和她妈妈说话很像。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啊哈~我不是早就說了嗎?你自己可能完全沒感覺!在黑心國各種口音聽慣了,也沒特別留意,但其實別人一聽就知道你不是台灣人!除非你會說「台灣國語」!只不過,聽得出你不是台灣人的那些人,通常不見得會講出來而已。

你自己可能要聽很久,才會知道我說的「台灣國語」到底是怎樣的口音?但我可以先告訴你,全台灣大概90%都是「台灣國語」!

你想要改變口音,入進隨俗,我看應該是不可能的任務!頂多可以先從「穿著」改變,你同學在什麼場合穿什麼樣類型的衣服,你也跟著照樣穿,不然別人隨便一看就知道是「大陸來的傢伙」!

某個「大陸來的傢伙」想要選立委?我看不管選啥,都絕對100%不會「凍蒜」的!理由很簡單,講不出標準「台語」下場就跟富二代一樣!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他是新疆人啊,壓根不是中國口音,應該和外勞講中文很像。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其實不管是哪裡人都一樣!之前你不是說過在桃園的選舉活動場合,竟然聽到完全聽不懂的客家話!簡單的說,在台灣的選舉不會講台語或是不會講客家話就不可能當選!

就連馬鹿大統領在選舉的時候,也是不得不故意講生硬的台語!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小英上台 承諾沒來」 國道收費員夜宿民進黨抗議

明天就是準總統蔡英文就職典禮,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今(19)日下午至民進黨中央黨部,抗議蔡英文不但沒能兌現選前承諾,還不斷逃避收費員的陳情,他們吶喊「小英要上台,承諾沒下來」口號,並花數小時在一天天寫下遭到積欠的年資,有些達十幾年,收費員預計在黨部門口夜宿,明天遊行至凱道就職典禮抗議陳情。

收費員自救會指出,今年1月4日,工鬥團體與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及民進黨代表見面,在會中蔡英文對於國道關廠案承諾:「將成立專案小組,針對收費員年資擬定專案性的補貼計畫,及解決工作安置爭議。該專案參與成員將有民進黨具實質授權之代表出任,同時最終方案會由蔡英文親自定奪。」且亦承諾,此專案小組於1月16日選後立即召開。

收費員自救會郭冠均說,在1月16日,大選結束後,蔡主席成了準總統。但對於收費員的解決承諾卻遲遲未落實。自救會於4月8日,4月27日兩度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呼籲黨部高層及準總統蔡英文,不要拖延爭議解決的時程,盡速召開承諾的專案小組,進行實質解決的協商,但兩次最終卻都受警方阻於門外,沒有得到蔡英文的任何回應。

自救會說,直到兩次前往黨部抗爭後,民進黨於5月11日,距離520上台僅10日,專案小組才終於與自救會進行首次會面。但該次會面中,仍舊僅是要求收費員再次報告原先與民進黨代表會前會時,就已經報告過的訴求、爭議徵點,顯示出專案小組根本不了解收費員爭議,也未進行任何實質之協商。

現場並進行「還年資」行動,二十名收費員跪在地上的白色大布條,用筆親手一天天寫下自己在國道收費站服務的日子,有些收費員長達十幾年,寫了數個小時都沒寫完,此行動象徵收費員遭積欠的年資討不回來,自救會的郭冠均說,這些年資並不只是錢的問題,不只是遣散費跟退休金,而是代表著他們過去工作的每一天,都被視為不存在的憤怒跟痛苦。


之前是「馬鹿朝廷現在整天忙著選舉,連「黑心油」都懶得管,哪會管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現在是馬鹿朝廷現在忙著慶祝活動,哪會管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yell

「eTag不爽裝」清水休息站車聚活動,前國道收費員衝進交通部「占領」

不要說是「夜宿民進黨」就算「住在民進黨」裡面也沒用!yell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徐旭東失控 蔡:你對總統大聲沒關係

國道收費員案歷經三年順利落幕,總統蔡英文出手會遠通總裁徐旭東是其中關鍵。據傳兩人會面時,徐旭東態度強硬、一度失控怒吼,蔡英文則淡淡回道,你可以對總統這麼大聲沒關係,但希望徐面對收費員時可以溫柔些,「畢竟人家跟你比起來,很渺小」。

七月底徐旭東率遠通股東入府商議,蔡英文則與行政院長林全、勞動部長郭芳煜、交通部政務次長王國材和政務委員林萬億出面協商。根據《上報》報導,會談中蔡英文展現談判長才,時而嚴厲時而冷靜地和徐旭東斡旋長達兩小時,最終讓徐旭東擔起安置補貼部分。

面對蔡英文要求負起企業社會責任,徐旭東先稱是為「保護總統」以免後續出現相關爭議才會拒絕,更責備幕僚沒有保護好總統,但蔡不領情,表示比起保護自己,「多保護那些收費員就好」,讓徐無話可說。

蔡英文原先就打算由政府處理年資補貼,安置補貼則給遠通負責,但會談中徐旭東不願妥協,一度提高音量咆哮,他質疑,明明已照交通部規定安排工作,收費員們自己不接受,現又要他負責,根本是不識好歹。儘管徐語調強硬,蔡英文仍未動搖,僅冷冷表示,「你可以對總統這麼大聲沒關係」,但希望能以溫和語調面對收費員們,體恤弱勢一方。

蔡英文直言,收費員們因遠通事業受害,徐本就有企業社會責任妥善照顧,應該給他們更多空間去創造新人生。徐旭東眼見蔡英文態度堅定,無力辯駁,最後未再提反對,蔡英文也隨即要求行政機關當場討論細節,並與自救會聯繫。據悉,事後行政部門和遠通洽談時頗有瓶頸,蔡英文知道後再度出手提醒,雙方才逐漸達到共識。

前朝害ETC爭議?網友翻舊聞打臉

行政院昨(17)日宣布,將以專案方式補償國道收費員近3年來的抗爭花費,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昨天上午提到,雖然遠通電收與高公局之間的契約並非在他們執政時期所訂,但契約沒有考慮到制度轉換過程,恐對收費員生計造成衝擊,因此他們概括承受前朝錯誤,對此不少網友打臉林萬億指出,ETC是扁政府時期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主導與遠通電收簽約,要林萬億講清楚「到底是哪一朝政府的錯誤?」

網友援引高公局針對收費員爭議的說法指出,「收費員係一年一僱之僱用人員,自民國95年起,每年收費員招考簡章、及簽約時在契約書上都有說明實施ETC計程收費後即終止僱用;實施計程收費終止勞雇關係後法律上高公局並無安置收費員之義務。」意即高公局早在扁政府時期就已經確定,ETC計程收費實施後,就會終止僱用收費員。不少網友直指,ETC案是扁政府時期簽約的,並非馬政府,形同打臉林萬億說法。

此外,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於2014年啟用之初,即陸續發生駭客入侵、亂扣款、重複扣款等事件,引發全民怒潮,當時就有網友翻出2006年的舊聞,時任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力保當時幾乎面臨停辦ETC的遠通電收翻盤續約,對此蔡英文辦公室駁斥說法不實,且2006年也有正式澄清,懷疑馬政府為了規避責任轉移焦點。

對於蔡英文力保遠通翻盤的爭議,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也在2014年於臉書轉貼2006年的媒體報導,批評「要抱怨eTag,可能要先抱怨蔡英文,陳水扁讓遠通得標,蔡英文讓遠通續約」。

根據《蘋果日報》2006年3月25日的報導指出,交通部原本已幾乎敲定ETC停辦,沒想到行政院突然翻盤,指示遠通繼續營運,報導指出,當時蔡英文就ETC案找了遠通電收董事長徐旭東開會,她要徐旭東保證所開條件都不會跳票,徐當場允諾,成為蔡英文介入翻盤的關鍵。

對此行政院反駁,交通部是根據「公共利益、高速公路收費e化及保障消費者最大權益」原則,充分考量及評估後的決定,行政院表達支持。總統府也澄清,總統府介入逆轉ETC的傳言是「子虛烏有」。

補償收費員5.9億 政府負擔49%.遠通51%

國道收費員與行政院達成協議,要以5.9億解決抗爭事件,由政府負擔49%,遠通電收負擔51%,外傳這是總統蔡英文,在選後找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談判,徐旭東同意願意分擔補償金額,才能在執政3個月內解決。

抗爭960天,國道收費員爭議終於落幕,據傳,蔡總統當選後,找過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談判,徐旭東承諾分擔補貼費用。因此蔡政府敲定,上任3個月就要解決收費員爭議,算一算,947名收費員,每人可領15萬到70萬元,粗估經費5.9億,加上先前已支付的2.2億,總共要8.1億。由身為收費員雇主的政府分攤49%,大約4億;承包電子收費BOT案,應該負責轉置收費員的遠通公司,則負擔51%,約4.1億。

政務委員林萬億:「我要跟各位澄清,我本人跟交通部的次長王次長,跟勞動部的部長的確是有跟,遠通他們的投資人,以及徐董事長見面,談及如何共同來解決。」

行政院承諾,最慢2017年農曆年前,專案補償自救會抗爭期間的餐費、車資、失業損失、心靈創傷等,不過抗爭期間的便當、車馬費,都得補償,也引發爭議。

政務委員林萬億:「他們(抗議靜坐)坐2天、3天,他們吃的便當,難道這些錢為的追求公平正義,而政府跟遠通都承認,的確有所疏忽或者有所不周延,當然這些經費也就應該一併納入。」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秘書郭冠均:「這筆補貼費用,其實是政府為了表達,因為錯誤政策導致勞工,還需要花費2年的時間,數百場的抗爭,最後才爭取到自己權益的一個致歉的補貼方案。」

國道收費員呼籲外界不要放大檢視單一補償項目,而是期盼未來所有勞工抗爭,爭取到的權益,都能一起提升。

溝通之後,宣告全民埋單時代來臨

蔡英文總統宣稱他們是「最會溝通的政府」,有一點不能否認,對於「溝通的形式誠意」,即使沒做到九成,也做到八成,至於溝通之後的成效,或作用─不論正向或負向,只能以觀後效,更重要的,凡政府願意擔起的,大概九成九跑不掉都得由全民共同負擔,這個結果好不好?見仁見智,卻顯然很有討論、借鏡或鑑戒的空間。

以溝通直面抗爭,誠意值得肯定

舉例而言,蔡英文八月一日在總統府向原住民道歉,沒想到未獲好評不說,還引來原住民團體的抗議,蔡英文隔日直接從府內走上凱道,與原民團體面對面溝通,接下來也安排親訪部落。原住民是好客的族群,蔡英文所到之處,都受到熱情款待,不過,款待與原住民的訴求是否得到具體回應與落實,卻是另一回事,諸如蘭嶼核廢料不論如何不可能在親訪之後,短時間就拉得出來、丟得出去;至於原住民強調的「土地正義」,蔡政府大概還沒人膽敢「具體回應」。唯一值得肯定的是蔡英文直面抗爭的態度。

同樣的,就任不到三個月,爭議不斷,抗爭不停,而民調持續下滑的林全內閣,安排三場與社運團體面對面溝通,儘管被社運團體批評為「閒聊救民調的大拜拜」,但長達四五個小時的對話,不可謂誠意不足,最厲害的是,未獲邀進場的國道收費員自救費,在場外發起「站候行動」,前腳溝通會結束,後腳政務委員林萬億即偕同勞動部長面對面協商,當晚自救員即宣布訴求達成「抗爭結束」,就如同華航罷工一夕落幕般,林萬億應允由交通部、勞動部和遠通成立「專案補貼基金」,從年資到這兩年多抗爭的食宿交通費用,全部補貼!錢從何來?說法是由政府和遠通一起支應,細節再議。

林萬億說得懇切,「前朝錯誤,概括承受。」前朝(馬政府)的錯誤無非依法行政,依契約行事,重點在於國道收費員從人工到全面實施電子計費過程中,收費員的薪給計算已經改為一年一聘,這也是為什麼不論「年資」都只能拿到七個月的資遺費,至於就業安置,則迄未能做到百分之百媒合。全補貼方案出爐,算是準備砸下大筆預算結案。但是,能這麼簡單嗎?遠通發出聲明強調,不清楚政府補貼方案的細節,而遠通配合執行的三個前提是:考量「目前鉅額虧損」(照徐旭東說法是上百億)、合於法定程序與公司治理。可想而知,與自救會溝通落幕之後,將是與企業主漫長溝通的開始。

約聘雇破例計年資,將是問題的開始 

無可諱言,國道收費員是政策政策轉變而失去工作(這個轉變始於扁政府),但自救會也理解他們的訴求一直卡在約聘雇身份,要為他們專案累計年資「於法無據」,他們能反覆訴求的無非是他們的工作與正職無異,「該檢討的是約聘雇制度!」這話說得太好了,不能不提供林全內閣,約聘雇的最大雇主就是政府!國道收費員開此例,要如何說服其他政府約聘雇?更不要提民間企業如何應付這股可能引爆的約聘雇也得並計年資的風潮?即使專案補貼並計年資,同樣得有相應法源,否則政府預算就是非法科目,如何撥出?

還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國道收費方式政策性的改變,是在扁政府任內,包括政府約聘雇爆增也在扁政府,因為當時推動政府精簡方案,林萬億表明要檢討約聘雇制,不知心中有沒有一絲尷尬:這個前朝「錯誤」,一推就推到了扁朝,蔡政府能不概括承受嗎?

就在林全與社運團體溝通後,立刻就發生高教工會等勞工團體,在勞動部前抗爭衝突事件,爭的是提高時薪。所謂有一就有二,有二難免會有三,面對衝突,勞動部的說法是「九月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回應社會期待。」這句話,大概沒有太多想像空間,理應符合勞工團體的抗議訴求,否則如何回應社會期待?早前拒絕與蔡政府協商的企業界,又會如何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爭勞權壓力?他們的壓力,又會有多大力度「回饋」蔡政府?還有,從來沒有停止抗爭的學習型助理納保爭議,政府也不能假裝看不見。

創造錯誤惡循環的政府,民調難拉升 

凡此種種,或許蔡政府可以用這句話寬慰自己:能用錢解決的就不是大問題,那麼土地徵收爭議又該做何處理,南鐵東移案,林全當場應允「土地徵收應該是最小徵收為原則,能不徵收,就儘量不徵收,國內土地徵收引起那麼大的爭議,就是因為我們的土地徵收制度不圓滿。…南鐵案我要研究一下,看程序上是否還來得及?」這話一說,南鐵東移案即使通過內政部都委會,看來行政聽證勢不可免,未來土地徵收相關法規是否要修?其他個案的環保抗爭又該如何解?

溝通的誠意是基本功,當誠意成為「照單全收」,溝通就可能成為「解決一個問題,製造更多問題」的開始,從華航到國道收費員,蔡政府的溝通模式已然宣告全民埋單時代來臨,在這個「困經濟」的時代,政府出手一應全包,或許也是一個辦法(儘管多數經濟學者未必同意),就是無法避免得由納稅人共同承擔,包括企業主也得「共體時艱」,至於因此創造的龐大國家財政負荷或債務,套用林萬億的話,反正還有下一任政府必須「概括承受」,唯一確信的,反覆創造「前朝錯誤概括承受」惡循環的政府,不可能因此提高民調滿意度。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先是發了一篇造神的小英小說,再讓大家吞下全民埋單。anger本人以為國民黨死豬樣夠糟糕了,民進黨亂搞簡直是存心要消滅整個國家cry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死豬樣夠糟糕了?surprised不是吧~應該是「死馬樣夠糟糕了」!yell前面的新聞明明寫「抗爭960天,國道收費員爭議終於落幕」可是底下的聲明說「持續在協助,從未停止」很顯然絕對是有人說謊!yell看樣子「野菜國」也很好騙!yell


讓新政府收爛攤子? 遠通:莫須有罪名承擔不起

國道收費員抗爭兩年多,在新政府找來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協調後,終於獲得補償。不過遠東集團旗下遠通電收對於外界指其是政府幫忙收爛攤子、轉置不力等批評相當不滿,今(19)日上午發出四點聲明強調,這些都是「莫須有的罪名」,遠通「承擔不起!」同時表示遠通對於配合高公局對收費員的額外關懷一直在做,對年資補償方案也會配合政府,但因約聘僱人員卻是無法源可以依循處理。

遠通四點聲明如下:

1. 遠通轉置之努力: 已經辦理88場說明會,目前945位收費員中共有579人選擇領取5個月補償金,262人接受就業安排或自行就業、42人認為就業安排不符合期待,完全不回應就業安排的則有62人,整體轉置工作經高公局認定與法院判決以予以認定完成契約。

2. 遠通於履約後配合高公局對收費員之額外關懷,一直在做從未停止,對於收費員年資補償方案,只要合情合理合法,遠通會配合政府。

3. 名嘴認為收費員96年以前一年一聘年資應由遠通買單,遠通電收認為,政府制定ETC BOT案時,依法律及前例並無約聘僱人員年資補償問題(包括一年一聘之收費員),遠通無概括承受問題;收費員向政府要96年(含)前年資是近一年來之抗爭,目前國家也並無法源可以溯及處理。

4. 針對名嘴指遠通為何不幫前朝政府解決年資,而要幫現在政府解決?遠通電收強調,遠通一直持續關懷收費員的轉職問題,即使已經完成並經認可,但還是持續在協助,從未停止。所以沒有幫誰不幫誰的問題。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