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利益输送,通信商与一卡通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王剑

发自:海南海口 2014-10-17 08:17:33 来源:南方周末

84906.jpeg@400x600

被强制销售的一卡通让学生进退两难。 (何籽/图)

“为什么只有电信手机能用?”海口经济学院一会计专业的新生想要使用学校倡导的电信黑卡,但他必须再购买一部电信手机,而这将是笔额外开支。

捆绑销售的行为并非海口经济学院一家独有,还有学校施行强制购买的霸王条款。

被缚的“黑卡”

“‘黑卡’得放在电信手机上才能用,移动、联通都不行。”海南省海口经济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的新生黄勇这样评价学校随通知书里寄来的手机卡。

和黄勇一样,海口经济学院的6300名新生在收到录取通知书时,也都收到了这样一张电信黑卡。所谓的“黑卡”属中国电信天翼支付卡,因卡体为黑色而得名,兼具通信与校园一卡通的功能。

“学生只需激活黑卡,不仅能打电话,还能在食堂用餐、图书馆借书、校内乘车等,今年这张卡还将与教务系统等对接,到时学生通过手机便可查看课程和成绩、申请奖学金、出入宿舍楼等。”海口经济学院一卡通主任陈俊龙介绍说。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拥有一部电信手机。

海口经济学院一会计专业的新生说,如果要使用学校倡导的电信黑卡,他就得再购买一部电信手机,可这样会让多掏钱。

另一位空乘专业的新生有同样的苦恼,但他还是咬牙花500元买了部电信手机,“担心不办黑卡,会与校园生活脱轨”。

将一卡通与单一运营商终端绑定,变相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海南省通信管理局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同时,这一行为也违反了工信部2013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基础电信运营企业校园电信业务市场经营行为的意见》中“电信企业提供的‘校园一卡通’业务不得强制与指定移动通信业务或手机终端绑定”的规定。

对此,海口经济学院办公室主任熊宏明给出解释,“(学校)与电信合作,当然要用电信手机卡。电信手机卡只能放在电信手机上用,是制式的原因,学校能有什么办法?

“联袂演出”

海口经济学院与海口电信合作始于2010年,正值该学院迁至新校区。当时海口电信投资逾千万,逐步建设该校基础网络和校园一卡通系统。依照校方的说法,在确定电信为合作对象前,学校曾约谈过三家运营商,但海口移动、海口联通“不感兴趣”。

今年迎新时,虽然学院以避免商业气氛过浓为由,禁止三家通信运营商入校开展营销活动,但却为其合作对象海口电信“开绿灯”。事实上,从9月10日新生报到第一天起,海口经济学院报到大厅里就有专门销售电信手机的摊位,而激活电信黑卡也被嵌入到报到流程中。

南方周末记者从校方后台数据看到,今年6300名新生中,有3175人办理了电信黑卡,约占新生数的一半。这一比例同样得到了海口电信校园部一工作人员的证实。相较于往年,电信用户在这所总人数为2.2万的高校中比重提高了15%。

捆绑销售的违规行为并非只出现在海口,还有不少地区的学校也是如此。今年秋季开学时,河南商丘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指定联通为“唯一”通信服务商,曾专 门下发通知要求“学生宿舍楼内停止使用其他通讯运营公司网络设备”。在安徽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学校一卡通最初被放在某运营商的手里,不先买手机就难即时领 到学校一卡通。在陕西西安文理学院,学生办理饭卡前须先开通通知书中夹寄的手机卡,并往该手机卡里充值100元。

禁令之下,校方与通信运营商仍不断“联袂演出”。究其原因,海南省通信业资深人士赵志磊透露,在高校进行校园信息化建设时,出于成本考虑,往往会与 某家通信运营商合作,运营商出钱,作为回报,学校出让用户。“出让”的方式,要么引导,要么强制,最终运营商投出的钱会在学生身上找回来。

而这样的联合还只是校园通信市场营销乱象的一面。

乱象何时止

每年9月新生入学,电信、移动、联通等各大运营商摩拳擦掌,在发展新用户上一展身手。

利益诱惑之下,更有运营商与学校“合作”。2009年浙江省台州市移动和联通为争抢新生用户大打出手。2010年,广东移动被曝付学校巨额封校费,以达到封堵竞争对手的目的。同年,杭州江南专修学院学生收到“重要通知”,要求全体师生必须使用通知书内的手机卡。

校园恶性竞争事件频发,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同时,也破坏通信行业的形象。

2011年6月,为“保护用户合法权益,促进电信行业健康发展”,工信部下发《关于规范基础电信运营企业校园电信业务市场经营行为的意见》,规定电 信企业不得与学校签订排他性合作协议(含口头协议),禁止或限制竞争对手进入校园开展电信业务营销活动,甚至对不得在录取通知书中夹寄手机卡做了明文规 定。

但禁令并没有成为规范校园通信市场的“定海神针”。海南省一通信行业人士认为,工信部限令缺乏强制执行力,对运营商违规操作并无严厉的惩处措施,导致某些地方运营商在校园通信市场竞争中肆无忌惮。

校园市场之所以备受重视,赵志磊解释,是因为学生群体品牌忠诚度高,成长性好。另外,学生易接受新事物,是运营商推广新品牌、新业务的优质目标群。所以开学季就成为了不可错失的良机,屡屡引爆校园通信市场营销大战。而在竞争压力和业绩考核面前,禁令的约束效力变得有限。

监管“力不从心”

“校园通信市场有其复杂性,监管起来有时也力不从心。”海南省通信管理局电信管理处处长王红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违规事件多集中发生在新生入学季,往往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这就导致监管周期短,任务重。若无及时处置,事后调查往往存在取证难的问题。

监管力量不足也是造成监管难题的原因之一。通信管理局是省级单位,在市县并无分支,这令调查取证往往有一定时滞。以海南省通管局为例,负责市场监察的总共才五人,监管范围却涵盖省内所有高校涉及数以万计的学生。

即使抓到违规事件,监管部门处理手段通常也较为有限。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专门从事通信法规研究的丁道勤曾撰文指出,囿于电信监管法规的层级,可供电信 监管部门选择的行政处罚措施的种类范围和力度有限,对违法违规的恶性竞争行为的威慑力很弱,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电信运营企业的违法成本很低,不足以遏制某些 电信运营企业抢占校园市场的“恶冲动”。

2013年,为了避免存在“不正当竞争”,海南省通信管理局曾促成三家基础运营企业签订了《海口市通信行业规范校园市场经营行为自律公约》,以此约束各自在校园营销中的行为。

“但真正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顶层设计,由工信部联合有关部门,出台具体可操作的法规。”王红光坦言。

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已颁布十余年。某些内容已跟不上新技术和新业务发展和应用,到了亟待修订的时候。

王红光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海南省通信管理局下一步“准备与教育主管部门沟通交流,探索‘校园一卡通’业务与多家通信运营商的合作模式,让学校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

(应采访者要求,黄勇、赵志磊均为化名)

==================================话说台湾的悠游卡很好用,另外其实可以分开学生证的。还有台湾人很真好,我丢了卡竟然打电话到学校去,我们一卡通掉了(至少5次了)是绝对拿不回来的。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