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产者为何要逃亡?

古贺千代树,远道日本的朋友,来北京看我。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他的中国话还是没多大进步。不幸的是,我们这边还有个美国佬陪客,所以交谈时那叫一个费劲,中国话,日本语,英语混在一块,吃顿饭就象是打了场国际战争。

古贺先生说:其实我也是中国人,我的家,是1200前,刚刚搬到日本去的。我的姓,就是两个中国姓的组合,古姓和贺姓。

不是吧?有这么套近乎的吗?1200年前时……恰好是大唐帝国安史之乱,那时候搬家,能理解,能理解。

我问古贺先生,这两年收成如何呀?有没有上个台阶。

这家伙显然一直在等我这句话,就见他眼神一亮,腰板挺直,大声说:我很骄傲,我为我们国家,做了点贡献的。今年我为我们国家,交了很多很多的税!

他毫不掩饰甚至很急切的自豪感和尊严感,让我们很受震动。

(2)

古贺先生,很爱他的国家。而且他爱国的方式,与我们在中国见到的爱国行为,有明显区别。

古 贺先生是创办企业,帮助社会解决就业问题的同时,向他的祖国缴纳大笔的税金,这对他来说是极光彩的爱国举止。咱们这边……唉,中国的爱国成本极低,你可以 挎着日本的佳能相机,去砸邻居家的日系车,这就是爱国了。也可以登泰山而小天下,扒掉一个逗逼穿的日本军国T恤,这也可以。

中国式爱国,门槛极低。最大的特点是智力含量不高,能打善骂,差不多就是个爱国者了。

日本这边的爱国,就有点难度了。

在我们的网络上,能够见到大量的爱国人士,但从未听他们哪位说过:我为国家交了几千万几千万的税,解决了多少人的社会就业问题,所以我爱国……

在中国,有资格象古贺先生这样说话的人,不是没有,但更多像是沉船上的老鼠,正向海外狂奔移民——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编制的中国‌‌“移民蓝皮书‌‌”透露,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移民人数接近千万!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传统的移民国家,也是中国新移民的主要目的地国。2012年,在上述4个国家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中国人分别为81784人、33018人、29547人、7723人,总数为15.2万人。此部分所说的中国人均指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公民。

这其中,中国投资移民人数迅速增长。截至2011年,个人可投资资产超过600万元的中国人,在中国拥有约33万亿元的资产,其中2.8万亿的资产已经转移至海外,约占中国2011年GDP的3%。

这个数字告诉我们,在中国,象古贺先生这样的有产者,企业家,或是和古贺先生一样,多是外国人。又或是正排队办理手续,很快也会成为外国人。

难怪我们的爱国者们,从不敢说自己为国家交了几千万几千万的税,感情是贫贱不能移,剩下来的苦呵呵,穷得只剩下爱国的能力了。

(3)

饭局上,有个朋友问古贺:你对你的国家满意吗?

古贺先生立即高声说:满意,非常满意——这句中国话,说得字正腔圆,掷地有声。感觉这应该是他常用中国话。

他满意,他自豪,所以他是不可能突然移民跑掉的,不会逃离日本。

——那么,中国那一千万跑掉的有产者,他们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很好奇,非常想知道答案。于是饭局结束之后,这几天就在网上翻来翻去,想弄明白个端倪。

今天看到了一条新闻:社科院院长称:国内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

—— 《红旗文稿》近日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文章称: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 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 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长见识了!开了眼了!!

此前,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25日发布《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称,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而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续后的分析文章表明,拥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财产的1%家庭,多以体制内官员、国企官员及民企老板为主。

无论怎么看,发表‌‌“国内阶级斗争不熄灭‌‌”观点的社科院院长,都不大可能和公众争夺底层的1%社会财产,他的位置一定在上面。

那这个言论就明显神经了。底层的赤贫想对上层玩阶级斗争,这是有可见经济利益驱动的,虽然不合适时宜,但终究有其无奈的一面。可你一个有钱人,居然想对穷人搞阶级斗争,这摆明是走火入了魔道!

现在明白富人为什么会象沉船老鼠一样,疯狂逃窜了吧?

太神经!吃不消!

他穷的时候,对富人搞阶级斗争。他有钱了,对穷人搞阶级斗争,让穷人连穷都穷不安生——横竖都是你的理,上下都是两张皮,这还有完没完?

正常人,总是想找个正常环境的,是不是?

(4)

社科院院长力倡阶级斗争,绝对是导致中国有产者惶恐走逃的主因!

人类文明是向前推进的,特点就是暴力游戏因其野蛮原始,而遭到正常人类唾弃!个体人的天性,是追求幸福安祥的,绝非是劣鼠一样的相互噬咬!

中国原本是好端端的,就因为中了阶级斗争的毒,付出了惨烈的倒退代价,也导致群体智商大幅降低,其心灵创伤,至今未得以平复。

首 先,斗争观念颠倒是非善恶。正常人类社会,是以人类的品行判别善恶,利他行为与观念,是受到倡导的,损害他人生命财产权的,是要被禁止的——而阶级斗争观 念则不然,是以财富多少界定善恶,有钱就是恶,贫穷就是善,对财富创造者的伤害与屠戮就是善——于是,杀人放火暴力强奸,都被冠以正义之名,只要你将受害 者诬为财富据有者。这必将导致天下大乱,是非混淆,残暴行为大行其道,整个社会沦为阴风凄雨的血腥地狱!

其次,人类文明进步,是以财富越 来越富足为标志的。财富赋予人类自由,把人类从繁重的物役中解脱出来,进一步推创更伟大的技术与艺术。而阶级斗争以毁灭财富为目标,实质上就是以摧毁人类 文明为目标——文革中所谓的破四旧,与文化领域统统成为大毒草而沦为文化荒漠,就是因为暴力对文明的毁灭所导致!

再次,人之所以成为有尊 严、有希望的人,是因为人类相亲相爱相互尊重互助合作的天性。但斗争观念让人沦为噬人兽类,不是相亲相爱而是相互憎恨,不是相互尊重而是无情打击,不是彼 此合作而是残酷斗争。正常天性被扭曲,人性中的善被扼制,人性中的恶被扩大性释放。一朝滥觞,复平待久。陷入暴力逆淘汰的社会,有可能彻底被噩梦所吞噬。

还 有,正常人类社会,有著有序的社会大分工。正常情形下的社会财富,有着从少到多的累积规律。但阶级斗争不承认正常规律,把财富累积之初的贫寒与累积之后的 富庶对立起来,把社会不同分工对立起来,把规范有序的社会群体,强行撕裂成不同的政治阵营,越穷越革命,越革命越穷,在中止文明进程之时,让人重返蛮荒世 代。

——阶级斗争这玩艺,连低等动物都不认可——无论是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都不玩这个,因为这个游戏太低端!它实际上是生命未出现之 前的原生汤中有机高分子竞争法则,肥的高分子追猎瘦的高分子,瘦高分子则组团去吞噬肥高分子。人类已经进化到太空时代,这还有生物体想重返原生汤时代,绝 对是令人震恐的自毁观念。

财富创造者需要一个相对理性的社会氛围,需要一个公正透明的法制环境。但当阶级斗争沉渣泛起,反文明反人类反社会的仇恨恶兽,露出它的血盆大口和凶残利齿,如何不让人意冷心灰毛骨悚然?

(5)

移民去海外,那地方就不神经吗?

其 实,真正移民到了海外,才知道家园的可贵。只有在海外承受过生存之艰的人,才有资格评说移民的苦涩悲喜。呆在国内只凭想象,是无法感受到那种萍飘无根的凄 凉的,完全异质的文化,不属于自己的历史,被隔绝在主流生活氛围之外,第一代移民只是寂寞的肥料,铺陈于远方的土地,为下一代人的成长提供养份。只有在回 顾故国之时,或许会稍微找回点存在感。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移民呢?

朋友给我转过来一份文件,是个留在美国的博士,名叫常青。起初他在佛里里达州,这个地方不征收车辆财产税。但后来他搬家去了密苏里州,他开的那辆破车,就必须要交车辆的个人财产税了。

他的那辆车,官方折价为3430美元,实际上在市场上的价格远高于此——但这个数字对他有利,因为他要按这个基数打税,当年要交346.99美元。次年车价折旧更低,要交的税也更少。

让他新鲜的是——在税收单据上,详细地列出了他所交纳的税款,将会用在哪些地方。

以下是税收单据上,罗列的该项税收的具体使用分配:

密苏里州圣路易县政府1.03 美元(0.3%)

县医疗基金4.80美元(1.4%)

县立公园维护1.72美元(0.34%)

县退休证券(当事人也不清楚这项用途)0.96美元(0.27%)

道路与桥梁3.60美元(1%)

圣路易社区大学7.55美元(2.2%)

特别教育42.53美元(12%)

动物园与博物馆9.59美元(2.7%)

县立图书馆7.22美元(2%)

市学校217.64美元(63%)

地铁、地下通道维护3.00美元(0.8%)

下水道系统3.43美元(1%)

市政府33.48美元(9.6%)

(为穷人提供的)免费食宿工作间3.09美元(0.9%)

县的其他用途费用6.85美元(2%)

税单显示,近63%的个人财产税,用在了当地教育事业上,即为当地中小学校所有。另外还有12%的税收用在了当地特别教育事业,如成人职业教育等等。这两项加起来,占到了个人财产税的四分之三。

转给我这份税单的,也是位海外人士。他问我:在这个国家,你同样也是位纳税人,你们的口号是:依法诚信纳税,共建和谐社会。我问你,你这位守法的、诚信的、和谐的纳税人,你交的税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又有多大比例,投入到教育上?

……我无语。

他说:其实,大家只是,想活得明白点。

(6)

在古贺身上,我们看到个听说过,没见过的东西:

民族自豪感!

这种民族自豪感,来源于内心深处的疚谦。

—— 环境,已经完全为你铺设好了。公权力呈现在阳光下,因为那是你私权让渡的一部分,必须加以监督!官员不敢拿你的税钱去吃、去喝、去赌、去嫖、去养情妇,去 和多名女性发生并保持性关系。官员的财产是必须公示的,否则他们就会把手中的权力,兑换成货币。不会有官员智商低到叫嚣让老百姓公示财产的怪事,更不会有 官员神经到,利用体制的不透明获得足够收入之后,还要对穷人搞阶级斗争。不会有人恶意毒化社会规则,即使有,也不会有市场。更不可能借官媒之势让这种神经 言论招摇过市。

——绝对完美的社会不存在。但,最基本的规范,应该是对公权力滥用的避免、与对官员的智商准入门槛设置。相反的是,一个官 员自由度过大,雷人言论不断突破底线的社会,必然是百姓的自由空间遭到异常力量的挤压,对公务行政体系失去了起码的监督权,已没有力量制约官员的神经行为 与雷人言论。这样的社会,释放出来的不是创造潜能,而是因长久不公而积淤的怨毒!

古贺先生说,他对他的国家非常满意!就是因为他处在前一种情况之下,公务行政体系的不规范行为,对他造成困扰极有限。他需要的只是通过自己的人生努力,证明自己。他完成了这个挑战,因此感受到极大的自豪。

国家给了他公正的发展环境,他还给了国家不菲的人生成就。这是他自豪的理由,而这种自豪,是真切的、发自内心。

如 果缺少了这些,那就只能把自己惨遭压制极尽渺小的人格,与通过不公正社会剽掠而形成的庞大权力资本挂靠起来,以空洞的口号、抽象而毫无意义的名词,构筑一 种虚幻的自豪感。而这种虚幻的自豪感,最是经不起现实生活困境的映照,膨胀起来固然是吓人,一摸空瘪的腰包,就立即破碎了。

当一个社会 里,制度性的贫困尽极可能降低,因此穷人不会失去自尊,而只会获得更多关爱与保护。阻碍个人奋斗的权力藩篱被拆除,获得财富的手段,是通过劳动创造而非权 力垄断,因此有钱人能够获得足够的安全感。此外还有,学术界尽管不是净土,但至少不会有文化官僚神经呓语,散布撕裂社会的原始斗争观念与仇恨毒素。等到了 这个时候,不需要任何人刻意提醒,民族自豪感与尊严感,自然就会在每个公民的心中产生,并牢牢扎根。
http://www.botanwang.com/articles/201410/%E6%9C%89%E4%BA%A7%E8%80%85%E4%B8%BA%E4%BD%95%E8%A6%81%E9%80%83%E4%BA%A1%EF%BC%9F.html
作者: 
雾满拦江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