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贪官:来不及当面感谢他,他已落马了

认识秦玉海,是在2014年4月底。当时,网上有河南警务改革失败的说法。四年前这一改革刚开始时,我曾赴郑州做过报道。改革出现变故,吸引我再赴河南。

在郑州,一名副省级官员请我吃早餐时建议,最好去新乡等地看看,或跟原河南省副省长兼省公安厅厅长、现任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聊聊,这样会把握得更全面。

郑州媒体同行给了我秦玉海秘书的电话,拨打时却发现手机号少了一位数。无奈,只好给省人大办公厅打了电话询问。对方见我知道大概,便爽快地告诉我完整号码。

从4月26日到4月28日,我一共给秦的秘书发了12条短信,描述在郑州、商丘的所见所闻,希望秦玉海接受采访。

第一条短信发出后,秘书回复,已经报告了,主任很忙,没时间接受采访。我没有放弃,继续联系。4月28日晚上9点许,我发出第12条短信给秘书,告 知我次日到郑州,希望下午能与秦主任见个面。秘书回复:我报告一下。29日上午11点多,秘书再次回复:褚老师,您下午3:30到省人大机关吧。

就这样,我准时见到了秦玉海。他一身便衣,个子不高,与此前照片和视频里身穿警服相比,少了威严,多了随和。他没在办公室见我,而是选择在一楼会客厅见面。

采访主题,集中在改革现状、初衷和阻力、对改革的反思和前景等话题。他说,原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离开河南时曾问过他:老秦,咱俩都退了,警务改革会不会走回头路?——这句话写进文章后,让许多读者印象深刻。

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大概觉得相谈甚欢,他提出去办公室,送我一本他的影集。走进他办公室里,发现一堆我过去写的报道被打印出来,放在办公桌上。他说:看了你过去的一些报道,对你做了一些了解。

在影集上,他写了“请朝新雅正”五字,落款时把“甲午年夏”写成“甲午年春”,我劝他直接改下就行了。他改了几笔后署上名字,并在左下角和右上角各盖了一枚印章。

我当时提出,希望再跑一两个地级市。他表示赞同,当面给新乡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孟钢等几名地方公安局长打电话。两个多月后,孟钢被查。

5月15日报道刊发。16日,他发来短信:报道整体上是客观真实的。

8月初,传出秦玉海和河南省公安厅一名副厅长被查的消息。8月6日,我给他拨了一个电话,他接了,说在开会。挂电话后,我告诉几个关心秦玉海的同行,“他还能接电话,暂时没事。”

随后,我发短信给秦玉海:有传闻说您和公安厅一个副厅长被带走了,我已经转告他们,刚刚与你通过电话。他回复:谢谢关心,谣言止于智者。

过了一会,他打来电话,“刚才在开会。社会上的这些谣传,事出有因、别有用心。”我让他解释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说,最近河南警官学院院长被抓了,还有一个曾经承包过河南省公安厅工程的老板被抓了,所以有传言是“事出有因”。

“那个老板最后被我们赶走了,根本没合作,绝对不会跟我有关系。另外,确实有些人别有用心,故意传播谣言。”他说。

我开玩笑说:河南至今没有省部级干部落马,所以大家都看谁会是第一个。他笑着说:是啊是啊。寒暄了几句,彼此叮嘱天气炎热注意避暑后挂了电话。

9月17日上午,我再次去河南采访。在高铁上,我向他短信求助,希望他介绍一些洛阳的朋友。他没回复,但很快秘书给我打来电话,说秦主任已做了安排。到洛阳后,果然这边有接应。

原打算结束洛阳的采访后,顺道去一趟郑州,当面谢谢他。9月19日,两次电话他,他都没接,也没有让秘书回电话。总之是没有任何回应。

当时我因为采访处于极度焦灼的状态,隐隐觉得反常又无暇细想。21日,即传来他被查的消息。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385我想起本周一我在中原的英语角,一个大陆交换生反驳我说中国不能议论政治,我想她是共匪党员,参加学校组织的社会活动,所以能平心气和的政府官员谈论政治。就是这种人。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