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阶级敌人ドラえもん


【编者按】
        成都主流媒体合力重批哆啦A梦。
        9月24日,《成都晚报》在二版刊登署名为成宛平的评论《别让哆啦A梦稀释我们的痛点》。
        文章指出,8月16日,春熙路成都国际金融中心的一场名为“哆啦A梦秘密道具博览”的展览。这场充满怀旧和时尚气息的展览开幕前一天正是8月15日,69年前的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漫长而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画上句点。
        文章认为,哆啦A梦这只机器猫,其实是稀释民族历史记忆痛感的添加剂。痛点麻木之后,或许将是忘却。
        同一天,《成都商报》也在五版刊发署名为李一帆的评论《国人不能盲目追寻“哆啦A梦”》。该文认为,“哆啦A梦”所承担的责任并非是文化目的,而是含有极强的政治意义。“哆啦A梦”是日本输出国家价值观和实现其文化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看起来危言耸听,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第二天,也就是9月25日,成都市委机关报《成都日报》在第二版头条刊发署名为“程锦坪”的评论文章,题为《警惕哆啦A梦蒙蔽我们的双眼》。
        文章称,“在这一文化推广活动背后,我们必须清楚其背后隐含的极强的政治意义”。
        《成都日报》《成都商报》《成都晚报》三份报纸均为成都主流媒体,同属成都日报报业集团。
        以下为三篇评论原文:
近日,《成都晚报》、《成都商报》、《成都日报》接力痛批“哆啦A梦”。 刘行喆 澎湃资料

别让哆啦A梦稀释我们的痛点       
        《成都晚报》9月24日二版,署名“成宛平”
        这一个多月,在春熙路成都国际金融中心的一场名为“哆啦A梦秘密道具博览”的展览,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也在疯转这个著名的“蓝胖子”。因为这只会穿越的机器猫,“是一代人的记忆”。       
        这个记忆是甜美的、趣味的,正如马什那句话,“以愉快的心情学得的,会永远记着。”可能在小时候,父母给我们买机器猫时,并没有提醒我们什么,于是,我们这样愉快地记着,以至于在记忆扑面而来时,完全冲淡我们另一个惨痛的、黑色的记忆——这场充满怀旧和时尚气息的展览开幕前一天正是8月15日,而69年前的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漫长而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画上句点。这也成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历史记忆的痛点。      
        在这个时候,这场展览和我们对这场展览的态度,也不再是一个泛文化的议题,而是对于我们记忆的痛点,你选择忘却?还是铭记?这个议题亦有不同的解答,每个解答也有着不同文化背景和人性思考深浅所影响的不同向度。
        电影《生死朗读》有一个情节,令人深思,也触动人心。女主人公汉娜在二战中沦为法西斯的帮凶,她的罪恶包括坚持不打开已经着火的教堂大门之锁,让许多关押者活活烧死。并且,汉娜至死也未对这一罪过有发自灵魂深处的忏悔,但她也许是出于某种简单的负疚,自杀前在遗嘱中交待,要把那个小茶叶罐和7000元钱交给当年受害人的女儿。后来成为作家的女幸存者,对于这个给她制造痛点的人的态度是明确而坚定的,就是当她知道了汉娜缺乏深层忏悔的态度之后,她拒绝给予汉娜宽恕,也没有接受汉娜的那7000元钱,因为那意味着对汉娜的赦免,汉娜显然没有这个资格。但她留下了汉娜盛钱的那个小茶叶罐,那原本是她心爱之物,她把这一小茶叶罐放到了全家福旁边,这一举动让人性之美充满了力量,因为她给汉娜,留了一点宽恕的空隙。
        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我们也有类似于这个女作家的境遇,只是,对于我们的痛点,已有不少人选择了主动或被动的稀释。而这只机器猫,就是稀释这种痛感的添加剂。痛点麻木之后,或许将是忘却。对于罪恶之事,如无宽恕之心,当然会化为冤冤相报的“西西里式仇杀”。但在历史的事实和是非之前,如不彻底厘清,悲剧或会重演。当越来越多人沦陷在哆啦A梦制造的文化风暴里时,其实也是在逐渐忘却国家和民族的那个痛点——“可以宽恕,但不能忘却”,是我们对这场战争起码的态度,但在机器猫的温柔攻势之下,许多人丢失了价值的罗盘,于是在短短24小时里,我们对同一个国家,表现出了完全矛盾和相当暧昧的态度。上午在微博上痛陈“勿忘国耻”,下午在朋友圈里点赞朋友与哆啦A梦的合影。
        而若我们进一步反思哆啦A梦对我们痛点的稀释,思考的经度和纬度亦可进一步拓展。比如我们用什么样的文化产品凝聚一个国家的精气神?公众场所的展览,应该担负怎样的文化责任?只有我们在更多场所展出我们自己的文化产品,并产生广泛的文化认同,我们在裹挟着文化侵蚀力量的国外的文化产品面前,才会保持基本的理性和自信。
        对这次展览,一个基本的态度也许是,如果你无法说服周围人对蓝胖子的狂热,至少也别在朋友圈为他的狂热随手点赞;如果你无法阻止这场展览,至少可以拒绝成为围观者。       
国人不能盲目追寻“哆啦A梦”       
        《成都商报》9月24日五版,署名“李一帆”
        近日,一个关于日本漫画人物“哆啦A梦”的展览甚是热闹,吸引观众达数万之多。
        日本动画闻名全球,业已成为现代日本文化的一个重要组件,并成为日本当代政治特别是外交的重要手段之一。2008年3月19日,时任日本外务大臣高村正彦甚至“任命”“哆啦A梦”为日本“动漫文化大使”。日本媒体对外宣称,哆啦A梦将要肩负在国际上推广日本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加深人们对日本卡通文化、饮食文化理解的任务。
        不过,这一说法并未得到国际舆论的一致认可,有评论提醒公众,一个卡通人物的授予“大使”仪式,由日本外务省主持,而不是由主管经济或文化的部门去推动,这一行为本身就值得关注。这说明,“哆啦A梦”所承担的责任并非是文化目的,而是含有极强的政治意义。事实上,“哆啦A梦”出任“大使”的建议源于日本前外相麻生太郎提出的“动漫外交”,其目的是日本政府期冀用动漫、游戏、流行音乐、时装等流行文化来打造日本的国家品牌形象、提高国家魅力、增强世界各国对日本民族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的认同。
        日本动漫逾越其文化含义,成为日本对外政治一部分,不是今日方被人所关注。早在2002年,美国政治分析专家道格拉斯•麦克格雷在《外交政策》上就发表文章指出日本动漫、流行音乐、电玩游戏等流行文化在世界上的强大影响力和政治威力。2003年8月,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刊出关于日本大众文化的特辑,指出日本正从一个“制造国日本”向“文化国日本”转变。而日本政府也确实在积极强化和灵活运用其在经济和安全保障两方面都具有益处的文化,努力将海外对日本动漫、影视、游戏和美食等现代日本文化的兴趣转化为政治资本。
        “哆啦A梦”是日本输出国家价值观和实现其文化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看起来危言耸听,但却是不争的事实。2004年12月,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成立了一家个人咨询机构,次年7月,该机构提交《创造文化交流的和平国家日本》报告书,提出在世界上积极培养“爱好日本动漫的世代”、通过“创造性地吸收”使日本成为充满活力的“文化创造的据点”,努力成为“架构多元文化和多元价值观之间的桥梁”。这些举动背后的动因只有一个:在平衡日美同盟关系与亚洲邻国的关系中,培养更多的“知日派”和“亲日派”,实现“东亚共同体”的构想。
        日本借用“哆啦A梦”这个卡通形象的目的由此可见一斑。但反观当前我们社会中的一些现象,不得不让人心生忧虑。时下一些少年少女中“哈日之风”盛行,崇拜日本明星直到狂热无比,日本动漫、日本游戏牢牢拴住了不少年青一代的心神,说、言、文、唱不仅带有日本腔,甚或带有日本风。从文化传承和文化自信来说,这不仅让人遗憾,而且可以说到了让人害怕的程度。
        当前的世界,是一个开放和交融的世界。我们不提倡闭关自守,但文化的吸收要兼容并蓄,择优而行,更重要的是要基于对本国文化的传承、发扬,不要一哄而上,什么都吃。这不仅考验下一代的辨别力和学习力,也考验我们弘扬、传承本国文化的水平和能力。
警惕哆啦A梦蒙蔽我们的双眼
       《成都日报》9月25日二版,署名“程锦坪”       
        近年来,“蓝胖子——哆啦A梦”,带着日本政府柔性推广自己的使命,出现在许多中国城市的街头,展现日本所谓的核心价值——“尊重和友谊”。在这一文化推广活动背后,我们必须清楚其背后隐含的极强的政治意义。
        2008年3月,日本外务省在任命卡通人物哆啦A梦为日本首位卡通大使的任命状上写道:“希望你身为动画大使,代表日本,将日本的动漫文化介绍到全世界,并且让全世界的人更进一步了解日本的社会文化,培养更多的日本友人。”2013年4月6日,东京2020申奥委员会选定哆啦A梦为特殊申奥大使,日本官方表示,“哆啦A梦展现日本的核心价值——尊重和友谊”。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文化的作用更加广泛而深刻。许多国家特别是主要大国都把提高文化软实力作为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战略,谁占据了文化发展制高点,谁拥有了强大文化软实力,谁就能够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哆啦A梦是日本输出国家价值观和实现其文化战略的组成部分,这是不争的事实。认识到这一点,当我们在亲吻“蓝胖子”面颊时,就应当更少一些盲目,更多一些冷静思考。
        在“蓝胖子”不遗余力培养“更多的日本友人”时,日本一直有着我们同样不能忽视的另一面。日本安倍政府上台以来,无视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要求日本反省历史的正当要求,一再极力掩盖、漂白侵略历史,引发国际紧张局势。今年8月,在解禁集体自卫权之后,日本政府2014年版《防卫白皮书》,再次颠倒黑白,鼓吹“中国威胁论”,声称考虑设立一支类似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两栖部队。如果说哆啦A梦代表了善良人们眼中的日本,安倍政府代表的同样是一个真实的日本。
        要赢得尊重,首先要尊重他人。《礼记》中说,“君子贵人而贱己,先人而后己。”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认为,尊重别人,才能让人尊敬。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69周年,作为战争加害方,日本不但没有认真做出深刻的历史反思,反而屡屡上演篡改历史教科书、右翼政客等到靖国神社参拜二战甲级罪犯的丑闻。美国当代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在其著作《菊花与刀》中认为,“他们非常关心别人对他们的行动的看法,但当别人对他们的过错一无所知时,他们又会被罪恶所征服。”这样一个不懂得尊重他人情感,尊重历史真实的国家,怎么可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要获得友谊,首先要获得他人的认同。《论语•学而》中说,“与朋友交,言而有信。”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友谊,更需要真诚以对,才能获得对方的信任和谅解。菊花与刀的矛盾结合,正如本尼迪克特所言,日本是个矛盾的民族,既忠诚不二又背信弃义,他们有庆贺幸运的仪式,但没有赎罪仪式。“友谊需要忠诚去播种,热情去浇灌,原则去培养,谅解去护理”。试问一个自身价值观矛盾的国家,一个“负恩于历史和社会”的国家,怎么可能获得别人的认同?
        历史的作用在于为当下社会及其发展提供借鉴,文化的作用在于能把精神力量转化为物质力量,对社会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此刻,我们沿着历史和文化的发展轨迹,深层反思“哆啦A梦秘密道具展”背后隐含的内容,不是在宣扬“极端民族主义”,而是希望透过现象看本质,让更多人冷静看清日本文化中的暧昧本质,永远铭记历史,并在铭记中开创中日关系新的未来。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的座谈会上强调,“事实就是事实,公理就是公理。在事实和公理面前,一切信口雌黄、指鹿为马的言行都是徒劳的。一切颠倒黑白的做法,最后都只能是自欺欺人。”
        认真坦诚面对历史。这样的日本,才能获得世界的尊重,才能收获真正的友谊。

=========================================================

报告共匪党书记,我发现《黑猫警长》这部国产动画片其实是外国反动势力煽动国内少数人(共匪党人)拍摄的一部侮辱阳痿领袖邓屠夫的反动影视,

其中白猫被杀了,是侮辱白猫黑猫理论,暗示中国只能有一种猫。

另外我发现ドラえもん和共匪电视剧很像,无产阶级(のび太)在未来人(ドラえもん)——象征的共匪自我认为的形象,用于挑战大资产家(スネ夫)和反动武装阶级(武),虽然暴露了共匪的本质——爱吃,胆小,但是仍然有正面意义,应当予以推广。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只能說「ドラえもん」躺著也中鎗、中大砲!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