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新貧世代

崔安塔菲拉普洛斯(Panagiotis Triantafyllopoulos)有好幾十年都在希臘首都雅典討生活,也曾在一間替多家跨國製藥大廠承接包裝業務的公司上班,日子雖稱不上富裕,至少衣食無缺。

     如今,54歲的崔氏回到希臘西南部的鄉下老家,每天過著撿拾木柴、養雞與照料橄欖園的農夫生活。

     他並非退休回家鄉養老,而是因為在雅典走投無路只能回到鄉下棲身;他2年前就失業,在雅典苦撐許久仍找不到工作,今年夏天狼狽地回到家鄉與年邁的老母親同住。

     「這下子我成了新貧族,」1975年還是青少年就到雅典打拚的崔氏說,語氣充滿無奈。「回來家鄉是一個不得不的決定,我至今仍無法接受,當初我們夢想的生活完全不是這個樣子。」

     希臘政經 一團亂

     經過將近5年的經濟衰退,失業率又高達25%,希臘的發展引擎早已呈現「倒退嚕」,二戰後靠著經濟起飛好不容易才躋身中產階級的家庭,現在經濟狀況大幅回落。

     學有專精的人士與小商店的老闆都因景氣低迷沒了工作,只好回到鄉下與年邁的父母同住。許多人選擇低下或危險的工作,只求有收入就好。也有一些人則離鄉背井到海外討生活。

     根據希臘工會旗下智庫勞工研究所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希臘領最低工資的勞工目前購買力已退回到1970年代的水準,希臘整體平均薪資則回到10多年前。

     崔氏的情況正是如此。他等於是回到小時候的生活狀況,他現在就睡在1958年出生時所睡的同一張鐵製的床上。有時夜裡睡不著,他躺在床上眼睛盯著木製天花板,對於未來更加茫然。

     2010年還沒失業前,崔氏與其妻子伊蕾妮(Eleni)是雙薪家庭,年所得超過3萬歐元,他們一家住在雅典一間有庭院的大房子內,崔氏周末時會在自家庭院的草坪上推桿。他們經常上餐廳吃飯,休假時也定期出外旅遊。

     但是今年冬天,崔氏感覺格外寒苦,苦到連取暖用油都買不起。他81歲的老母親為了貼補家用,還得用家中1920年代的縫紉機幫人縫製衣服。

     眼前崔氏最頭疼的問題是女兒恐怕難以念完大學,他說:「我自己窮沒關係,畢竟我是寒苦出身,但最讓我無法面對的是,我沒能為自己的小孩提供好的生活。」

     面對寒冬 人民自求多福

     史塔席斯夫妻也面臨與崔氏類似的困境,2010年初在保險公司上班的太太凱特席瑪度(Aggelike Katsimardou)先被裁員,在一家國際石油公司上班的史塔席斯今年初突然間也沒了工作。

     史塔席斯現在在一家加油站上班,一個月薪水800歐元,只有之前工作的一半。雖然有收入,問題是光是房貸每個月就得繳900歐元。     生活陷入困頓,人生規畫也全都亂了調。史塔席斯夫妻原本計畫要生小孩,如今只能延後,但凱特席瑪度今年已39歲,她難過說:「我這輩子要有自己的小孩恐怕沒指望了。」


 

這應該是台灣在騼朝廷「英明」的領導下過幾年的寫照吧!

喔~希臘政經一團亂?希臘也不用太傷心,台灣的LTE竟然落後非洲土著3年,很快就會與腦殘國接軌合併,保證台灣政經一團亂,將來比希臘還慘!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Forums  ›  最新話題  ›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