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史上頭一遭教育部長蔣偉寧被學生劈頭大罵到臭頭

立委讓學生質詢部長 教長被罵到臭頭

這是中華民國教育史上頭一遭。教育部長蔣偉寧昨天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備詢時,被學生劈頭大罵。

 

教育部上周發文給各大學,請他們「關心」參與反媒體壟斷的大學生,此舉被質疑是向學生施壓。蔣偉寧昨天為此到立法院專案報告,他向學生致歉,強調會深刻檢討,並於一周內會發文各大學院校,要求修正所有限制學生參加社運的校規。

 

昨天的教育委員會,民進黨立委邀請參與反媒體壟斷的學生、教授列席。立委葉宜津、邱志偉、林淑芬等人,在質詢時讓其中兩名學生—台大政治所學生林飛帆、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學生陳為廷,站上蔣偉寧的備詢台、發表看法,蔣偉寧則回到台下,坐著聽台上學生對他的指責。

 

召委鄭麗君還一度要求暫停計時,好讓學生「暢所欲言」。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發起人林飛帆、陳為廷在備詢台上指出,遊行前教育部沒有關心或支持,活動結束後卻發電郵給學校「關心」;讓他們感受秋後算帳的威脅。

 

蔣偉寧不斷強調發自內心想要關心學生,擔心他們著涼,才在部內例行輿情會議上要訓委會思考協助學生,絕對沒有要求學校清查學生名單、也沒有禁止學生參與運動,造成誤解,教育部會「檢討」。

 

不過,民進黨立委邱志偉、鄭麗君、葉宜津等輪番上台要求蔣偉寧道歉,否則「歷史會記下這個汙點」。葉宜津更罵蔣偉寧是中央大學之恥、史丹佛之恥。

 

陳為廷並在備詢台上,指著台下的蔣偉寧鼻子說「我認為你是一個偽善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不知悔改的部長」,並六度要部長向學生道歉。

 

蔣偉寧之後再回到備詢台,對著台下列席的學生說了三次「對不起」,休息時間也主動走向學生說明。蔣偉寧表示,學生受到驚嚇,他感到抱歉,並允諾「未來絕對不會有管控學生、清查學生的作為,也呼籲學校,不要再有任何作為,包括「找學生談一談」等,都不要發生。

 

不過,也有立委認為學生怒罵方式太過激烈,無論有多憤怒,仍需尊重議事規則。國民黨立委陳碧涵說,聽到學生對教長說「回去當你的中央大學校長吧」、「你沒有資格當教育部長」,他非常難過。

關心學生表錯情 蔣偉寧道歉

學生參加社會運動或鼓動學潮會被記過或退學?日前一群大學生參加反媒體壟斷活動,教育部發電子郵件要各大學「關心學生」,有些學生擔心被記過或退學。教育部長蔣偉寧昨在立法院多次對學生受到壓力及驚嚇表達「道歉」、「對不起」,並會在一周內發文各大學檢討不合時宜校規。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昨要求教育部專案報告,關於十一月二十九日發電子郵件要大學關心學生參加社會運動的情形。蔣偉寧說,十一月二十六日起學生在行政院前舉行反媒體壟斷活動,當時又濕又冷,他看了很心疼,因此要教育部人員關心學生,「出發點完全是善意」。

但應民進黨立委邀請上台發言的清大學生陳為廷痛罵蔣偉寧,「滿口謊言」、「偽善」、「不知悔改」,他要求蔣偉寧向學生道歉。他的炮火比民進黨立委質詢還猛烈,讓人傻眼。

民進黨立委何欣純說,現有約二十所大學校規中,對參與集會遊行或鼓動學潮的學生要記過或退學,相當荒謬。中央大學規定,學生參加公開集會或活動,不遵守秩序者,記申誡一至二次。

「我們處理得不夠細緻,造成外界以為是要清查參加學生的名單,引發誤解。」蔣偉寧說,學生受到驚嚇及造成社會影響,他深感「對不起」、「抱歉」及「道歉」。教育部最近會發文各大學,要求檢討不合時宜校規。他也承諾,絕對不會有任何學生因參加社會運動而被「秋後算帳」。

中央大學學務長郝玲妮表示,學校的規定是規範學生校內行為,他們到校外參加活動,學校充分尊重、校規也不會約束。


學生:對部長發言 剛好而已

立法院教育委員會昨天邀請「反媒體巨獸聯盟」學生和學者列席,聽取教育部針對「發文事件」的專案報告。蔣偉寧在休息時間主動走向學生,想要說明;但學生多不領情,直接指著蔣偉寧鼻子說他「虛偽」、「裝死」。

 

面對學生砲火不斷,蔣偉寧下了備詢台,休息時間特地走到學生列席位置,雙手合十,表示對於讓學生受驚感到抱歉。

 

但清大學生陳為廷高舉手臂指著蔣偉寧說:「一個月內撤回學費調整方案時限已到,而你還在裝死。」他要蔣偉寧等著,「很快會再去找你。」另一名聯盟成員台大哲學系洪崇晏則坐在桌上,面對一臉歉意的部長。

 

陳為廷昨晚受訪時表示,自己的表達方式並無不當,教育部在國會殿堂欺騙大眾,日前他和學生團體到教育部抗議大學學費調漲時,教育部甚至用暴力對付學生,這才是不可饒恕,他對部長的發言及舉措「恰如其分,剛好而已」。

 

陳為廷說,會這樣氣憤,是因看到蔣偉寧一再拒絕對發文事件道歉,甚至強調「我最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如果學生抗議教育相關政策,我一定到第一線關心學生」,才整個抓狂。

 

陳為廷表示,他過去到教育部前抗議不只一次,部長卻從沒出面回應訴求,「這樣還說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顯然是說謊!」

 

來自香港的成大政治系教授梁文韜表示,學生只是關心公共議題,發言並無不妥,有人表達比較「咄咄逼人」,但也有人以感性訴求發言,「發言方式多元,只是希望達到訴求效果。」學生這些話在心中已憋了很多天,難得可以在部長面前表達想法,自然比較激動,不必苛責。 

作為不當遭砲轟 蔣偉寧承諾改進,「下次」親見陳情學生

教育部訓委會發email要求各校關心上街抗議的學生,被批施壓秋後算帳,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3日作出決議,教育部長蔣偉寧應發新聞稿正式道歉;廢止大專院校禁止學生集會遊行、參與學運的規定;同時也應親自出面接見集會抗議的學生,不過蔣偉寧因工作繁忙,僅能保證「下次」會親自接見學生。

在上午的教育委員會中,蔣偉寧針對事件進行專案報告,並強調是出自真心「關心」學生,但也坦承訓委會「關心」的舉動確為學生帶來壓力,因此鬆口對在場學生代表致歉,但隨後又避談「道歉」一詞,在後來立委的連番質詢逼問下,才又承認願意表達歉意。

出席會議的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代表陳為廷也批評,蔣偉寧的說法「偽善」,應向學生道歉;另一代表林飛帆也表示,蔣偉寧在學生抗議時都未曾出面關心,甚至還在學生往教育部抗議時,請鎮暴警察戒備。

委員會通過民進黨立委鄭麗君提案,蔣偉寧應正式發佈新聞稿致歉,同時也要求大專院校修正禁止學生集會遊行與學運的規定。

最後,蔣偉寧也在委員會決議要求下,同意親自接見下次前來陳情抗議的學生,但不保證未來每次都可以。


啥?罵到臭頭?馬鹿教育部長本來就是「三隻小豬」不是嗎?對著「三隻小豬」說「豬頭」哪有罵?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阻止学运的人八成受了共匪贿赂的说。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哪有?近百年對學運最寬大的是北洋政府,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曾血腥鎮壓學運。

不要說是「血腥鎮壓學運」,就連這次不也是「在學生往教育部抗議時,請鎮暴警察戒備」!

只要有學生聚集,就一定是暴民,這樣的想法,根本與腦殘國無異!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沒錯,國共原本就是一丘之貉,只要被人戳穿謊言就老羞成怒趕緊鎮壓,差別只在國民黨要臉(來陰的),老共不要臉(明著幹)。

沒錯!從豬頭教育部長的「豬頭腦袋」裡面,肯定認為跑去教育部陳情的學生,會帶著芭樂,花生米,汽油等,不把整個教育部轟爛才有鬼,所以怕死的豬頭教育部長,馬上派鎮暴警察戒備,自己躲起來裝死!

 

台灣那些跑去教育部陳情的學生,頂多是情緒激動,臭罵部長,扔扔鞋子而已,哪裡會是暴民!


 

道歉遭質疑 清大:對師長應禮貌

3百名清華大學學生今(5)日午間聚集於行政大樓前,對於校方針對學生陳為廷批教育部長事件發布新聞稿道歉一事大表不滿。對此,清華大學學務長呂平江澄清,並非「代替」陳為廷道歉,只是外界對清華教學有所期待,校方的聲明是希望學生對師長、對長輩,仍應保持基本的禮儀,校方對陳的發言內容沒有意見。

清大人社系學生陳為廷在立法院發言批評教育部長蔣偉寧引發爭議,清大校方昨(4)日大動作發出聲明,為陳發言所引發的社會議論公開道歉。3百名學生今日中午聚集於清華大學梅園,悼清大精神已死,隨後於12點50分左右,學生紛紛前往行政大樓前抗議,清大校方則由學務長呂平江出面與學生溝通。

呂平江表示,清大校方由於接到學生家長與校友的關切,因此經過校內討論後決定發布聲明稿,而聲明稿並沒有代替陳為廷道歉的意思,僅提醒陳為廷應維持基本的禮節。他說,如果陳為廷修正態度,以更理性的態度來表達意見,其訴求可能較容易為外界所接受,並確保焦點不被模糊,清大學生應有這樣的素養。

呂平江表示,清大學生參與、討論任何公共議題,校方都會表示尊重。他說,如果學生覺得媒體壟斷不對,應該去行政部門抗議,校方不會阻撓學生的行動,對於學生的公民權利與言論自由絕對尊重。至於聲明稿內的用詞是否洽當,呂平江坦承,這點可以被討論。

對於呂平江的說法,清大社會所教授李丁讚當場提出反駁,他說陳為廷的行為並沒有錯,卻遭到部分媒體扭曲,而清大校方在發表聲明之前,卻未查證媒體報導是否錯誤,就立即大動作發表道歉聲明,根本是「打自己小孩給外面的人看」。

李丁讚也認為,校方的道歉聲明稿,看在老師眼裡,等於在抨擊老師,意指教師未盡管教責任;但從陳為廷事件來說,「我認為我們教的很好」。

李丁讚坦言,雖然陳為廷在立法院發表意見時,言行方面比較衝一點,但他的談論內容及參與公共事務的精神是對的,對此,學校應向教師與學生道歉。此話一出,現場學生隨即歡呼表示支持。

現場也有學生問呂平江,是否認為陳為廷是清華大學的資產與驕傲?呂平江則回應,「陳為廷是不是清華大學的資產,歷史會證明,無法以清華大學的立場回答」,但呂平江話才剛說完,在場學生便傳出一片噓聲,只見呂平江面露無奈。呂接下陳情書後離去。


聲援陳為廷 3百學生悼清大精神已死

清華大學昨(4)日對清大學生陳為廷在立法院批評教育部長蔣偉寧事件道歉,不過不少清大學生卻不認同校方作法,今(5)日中午在校內「梅園」前舉行儀式,弔祭「清華大學精神」已死,並宣讀祭文向故校長梅貽琦致歉。舉辦這場活動的學生表示,校方未了解陳為廷完整發言就代為道歉實屬不當,校方應為此疏失認錯道歉。陳為廷本人則低調在場觀看,他表示希望焦點能回到反媒體壟斷、反教育商品化等議題上,不希望外界繼續為他的發言有所爭執。

超過300名學生今天中午不畏細雨在清大梅園前集結,他們高舉標語表達對陳為廷的聲援,除了清大學生,也有鄰近交大以及其他大學院校學生參與今天的活動,人潮擠滿梅園。主辦這場行動的清大社團「基進筆記社」表示,校方代替陳為廷道歉的行為不當,應該出面說明原委,並收回之前的道歉聲明,更應為此事公開道歉。

基進筆記社編輯、社研所學生魏揚指出,陳為廷事件凸顯社會某些人預設「學生見部長」就應該表現出「禮貌」,但卻忽略陳發言內所提到的議題,其參與的團體多次以「理性」方式表達卻不被政府重視的事實。

此外,魏揚認為校方在陳為廷之前遭旺中連番打壓下,強調那是陳的個人行為,校方不便表示立場,但這次陳再次遭媒體批評,校方卻馬上出面「代為道歉」,非常荒謬。他強調,大學應該鼓勵學生參與公共事務,而不是在事件狀況未明的情況下就倉促「道歉」。

清大不少老師也連署表示聲援,清大電機系教授呂忠津到場代表聲援老師宣讀聲明。他說身為清大一員,對校方倉促道歉的行為無法認同,陳為廷是依憲法第67條前往立院「備詢」,對校方稱陳的行為屬於「不當行為」、「恣意作為」表示不解。

呂忠津也強調,陳為廷長期關懷社會議題,參與反高學費、反媒體壟斷、華隆罷工抗爭等活動,「關懷社會何錯之有?」他認為陳前天在立院的發言條理清晰、論述完整,清大對培育出這樣優秀的學生應表示自豪,而不是草率向社會道歉,才不會違背大學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積極參與社會的目的。

最後學生在梅園前發表祭文,代表唸祭文的學生先以文言文,表達對「清大精神」遭逢橫喪,向故校長梅貽琦表達深切歉意,之後再用白話文陳述陳為廷事件,認為校方道歉是對清大「全人教育」精神的傷害,學生強調,清大教育理念為「先成為人,再成為公民,然後士農工商」,但此精神已經淪喪,眾人為此向梅園進行三鞠躬禮,表示哀悼。

弔祭儀式結束後,近300名學生便步行前往行政大樓,將陳情書交給校方。

事件主角、清大人文社會學系學生陳為廷也低調到場關心,對於今天有這麼多同學關注他的事件、關心社會議題,他表示非常感動。不過陳為廷強調,不希望個人事件模糊議題焦點,他希望外界能重新聚焦在反媒體壟斷、反教育商品化等議題的討論上,真正改變大家身處的社會環境與結構體制,落實公平與正義。


 

啥?清大精神已死?清大精神是啥東東?這樣說來不就有台大精神,政大精神,輔大精神... 一堆OOXX精神!

「關懷社會何錯之有?」當然是有!方式錯誤,就會把正當的事情轉移,從本來要抗議「反高學費、反媒體壟斷」,變成現在的學生問題,原來的議題已經沒人鳥了!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清大精神是啥東東?

 

 蝦咪?光哥連這都不知道! 就是看情敵不爽,就用王水把她融掉啊!

 

洪曉慧事件是指1998年3月間,時任國立清華大學女研究生洪曉慧因感情因素而謀殺同系同學的案件,或稱洪曉慧殺人案、清大溶屍案、清大情殺案、清大王水溶屍案。

蝦米~用王水把她融掉? 原來搞半天的「清大精神」如此恐怖!根本不輸給某青年的「貞子井」! 我看以後還是離「清大」遠一點比較安全!當然「台大法律系」也是一樣!畢業的某鴨,某馬一樣的貨色!


 

清大師生聚梅園聲援陳為廷 教授:清大該以他為榮

 

清大學生陳為廷在國會上批評教育部長蔣偉寧偽善,清華大學為學生的行為道歉,造成學生反彈。長期關心社會議題的社團基進筆記舉辦憑弔活動,弔念學校的批判精神已死。

清華大學社團基進筆記5日午間號召學生前往前校長梅貽琦的陵墓「梅園」,向清大批判精神致哀。基進筆記要求前來參加的學生穿著白色或黑色衣物,並準備黑傘,帶著參加葬禮的肅穆心情前來。之後,將遊行至行政大樓門口遞交陳情書。

根據粉絲團說明,陳情書內容應是希望大學堅守批判精神。事實上,清大的學生自治會聽聞校方的不當道歉後,也發表聲明表示,校方不需要對學生的作為詮釋,而將陳為廷的行為評論為「恣意妄為」更是失格,應對此道歉。

據報導,清大電機系教授呂忠津代表聲援老師前往,表示自己對於校方倉促的道歉行為不認同,且陳為廷長期關懷社會議題,加上在國會的發言條理清晰、論述清楚,清大應以他為榮。最後,到場的300名學生便頌念文言文祭文,隨後遊行至行政大樓遞出陳情書。陳為廷也有到場,但並未公開發言,相當低調。

沒禮貌? 清大生跳健康操回應

約3百名清華大學學生今(5)日中午聚集於行政大樓前,對於校方針對學生陳為廷批教育部長事件發布新聞稿道歉,以及媒體扭曲焦點一事大表不滿,學生在等待學務長呂平江出面說明前,當場跳起「新式健康操」,帶舞的學生還將上衣紮進短褲內,搞笑地表示「禮貌」。

「愛清潔,有禮貌,人人見了都喜愛。」新式健康操強調「禮貌」的口白,正好呼應陳為廷事件的主題。此外,清大學生從行政大樓頂樓拋下「學校亂搞,社會來譙」、「大人都說要禮貌,不如來跳健康操」的橫、直批,以幽默的方式表達心中的不滿。

 

 

為啥我怎麼看,根本就是在「媒體記者」前面做秀!這根本不是搞笑!而是馬鹿,腦殘!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沒錯!清大頂多搞死1人,臺大法律系卻搞死1國,高下立判。

臺大法律系還是兩隻動物聯手搞死一國,可說是差很大,完全沒得拼!


遭學生怒嗆 教長:願溝通紓解

清大學生陳為廷前天在立法院嗆教育部長蔣偉寧,措辭激烈,引起社會喧然大波。這件事讓蔣偉寧受到不小打擊,昨天取消公開行程,今天接受媒體訪問時,神情依舊憔悴。他表示,願意和學生進一步溝通,紓解這件事對社會、對教育的衝擊。也呼籲學生,參與公共事務要理性、平和,才能得到更大的支持和尊重。

陳為廷強調,蔣偉寧口口聲聲說關心學生,和教育有關的事情,他到會到場,但之前多次到教育部和平抗爭學雜費政策,要求蔣偉寧出來對話,卻始終沒有獲得回應,才會在立法院批評蔣偉寧「說謊、偽善」。這件事被各界大篇幅批評,教育部、清大都發表道歉。

蔣偉寧認為,學生有些訴求長期沒有獲得回應,才會有情緒爆發出來,身為教育者,他願意進一步和學生互動,聆聽學生訴求,他是真的發自內心關心學生。

蔣偉寧說,他肯定學生參與公共事務,但希望他們態度能理性平和,才能獲得更多支持、力量。這件事對蔣偉寧打擊不小,蔣偉寧說,他到教育部就是要把教育辦好,現在仍一本初衷,尤其是十二年國教推動在即,希望能辦好十二年國教提升台灣競爭力。


受學生批評 教長同理心願溝通

教育部長蔣偉寧3日在立法院遭學生以激烈言語批評,他今天表示,以同理心理解學生累積長久情緒,願意進一步溝通互動。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3日就教育部11月29日發郵件要各大學「多加瞭解及關心」參與「反媒體巨獸聯盟」活動學生,要求蔣偉寧報告並備詢;多位民主進步黨立委質詢時,請學生代表、大學教授上台發表意見,其中清華大學學生陳為廷批評蔣偉寧,引起媒體大篇幅報導。

蔣偉寧今天短暫接受媒體訪問,他說,能理解學生的訴求長期沒有獲得適當回應,累積的情緒在當天爆發出來;他坦然接受學生的作為,願意進一步互動,「見面好好談一談」。

蔣偉寧說,近幾天深刻思考,學生當天為何會有較激烈的情緒?他以同理心推論,感受到學生長久以來面對到一些未必合適的待遇,有必要透過互動溝通紓解,瞭解對方的訴求和想法,「這也是一種教育吧」。

媒體問及,是否覺得學生批評的方式不妥?蔣偉寧表示,他肯定學生參與公共事務,但希望能理性、平和,「理性才能獲得更多的支持,平和才能顯示更大的力量」。

至於清大為學生的言行道歉一事,蔣偉寧說尊重大學的作為,但也呼籲學校不要和學生對立。


清大退休教授彭明輝:看蔣偉寧態度 就知陳為廷為何憤怒

清大學生陳為廷4日在國會重砲抨擊教育部長蔣偉寧「虛偽、不夠格當部長」,平面媒體痛批他沒禮貌,荒腔走板。常針砭時事的清華大學退休教授彭明輝5日在部落格發表看法,他沒有直接評論陳為廷,而是請大家換個角度,聽聽並思考陳為廷說話內容,是否比禮貌更重要。

彭明輝請大家了解,陳為廷曾多次參與公共議題,例如大學教育公共化等,他並強調過,在過去的抗議場合,蔣偉寧皆未出面回應學生訴求,卻請來鎮暴警察,以及日前行文各校要求關心,這是讓他憤怒的主因。而媒體未報導他的訴求,卻聚焦在沒禮貌這件事。

而清大認為陳為廷「恣意作為」更令他傻眼,他認為陳為廷當時應是情緒失控,畢竟學生的抗爭活動,只要一般的警察即可維安,根本不必大陣仗請來鎮暴警察,難怪陳為廷會生氣。

最後,彭明輝認為陳為廷並非質詢,而是簡單說出結論之後再陳述事實。而蔣偉寧在休息時間去與學生溝通,但學生仍未氣消,態度自然強硬。最後,他認為陳為廷的發言稱不上是「文化大革命」,畢竟他的發言連慷慨激昂都稱不上,只是憤怒而已。

最後,彭明輝認為,「假如這個社會只關心雞毛蒜皮的事,而不關心更根本的大事,那才真的令人憂心!」。


雖然說也有教授終於發現「媒體未報導他的訴求,卻聚焦在沒禮貌這件事」,完全轉移焦點!顯然除了我以外,知道這件事的大概不多,現在大家的重點根本就是「禮貌運動」!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李鴻源:立法院非街頭 學生表達意見應注意分際

清大學生陳為廷,前日在立院備詢時,高分貝砲轟教育部長蔣偉寧,引發極大的爭議。對此內政部長李鴻源今(5)日受訪表示,個人意見可以表達,但要有分際,畢竟立法院問政並非街頭抗議,他認為整件事情並非學生一人問題,因為台灣社會充斥許多暴力語言,起因多半為媒體引導,因此整個社會都應好好反省。

李鴻源上午在立院接受訪問,向來敢說敢言的他,對學生的表達方式並不認同;他強調,社會人士參與立法院的議事規則,可以留給立法院討論,但學生用詞口氣,在國會並不恰當。

在民主言論自由的國家,李鴻源認為,個人當然可以闡述意見,不過要注意分際,就連一些立委質詢時,也不會用這些語言。過去他曾擔任教授27年,教導過各種學生,他認為這些學生應該多學學,如何在各種場合以何種方式表達意見。

最後他說,學生會有這樣的言行,是受到媒體所引導,台灣社會充滿許多暴力語言,呼籲大家應該要理直氣和,不要用暴戾言語表達意見。今天出現這樣的問題,不是學生一人,而是整個社會都該反省。

學生:對抗權力 禮貌非最高價值

清大學生陳為廷昨表示,他會批評蔣「偽善」、「說謊」,是因學生曾多次到教育部和平抗爭,要求蔣出來對話,但蔣沒有一次出來,甚至出動鎮暴警察,他不滿蔣公開在國會撒謊才會發出批評,「那個當口,還是忍不住。對大家不好意思,是我不夠聰明。」

 

聯合報昨晚訪問到他,他一再表達,「我的發言態度有沒有激烈,請大家去看完整的發言影片」,相信社會自有公評。

 

他認為學生做的是公民應盡的本分,「言所當言」,聯合報這樣處理,「反而會模糊訴求」。他對聯合報批評學生態度不佳,隱含必須「以下對上」的態度,是種偏見,表示抗議。

 

陳為廷說,學生團體是以和平的手段去回應國家,社會應該看到的是「如果要講禮貌或尊重,事實上是先有國家機器的暴力下才衍生的反應,我們是在民主制度下的和平反抗。」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發起人、台大研究生林飛帆也表示,「禮貌不是最高價值」,並質疑,有權者要無力者溫良恭儉讓,不荒謬嗎?陳只是學生、是無權者,但部長是有權者、是影響台灣教育深遠的人,外界應該用放大鏡檢視他,被全公民監督才對。

 

另一位也受邀備詢的台大哲學系學生洪崇晏,外界質疑他為何坐在桌上?洪崇晏說,他身高一八八公分,擔心部長要抬著頭看他,再加上如果站在走道上,會擋住輔大哲學系助理教授沈清楷,才靠在桌上。 


沒辦法~馬鹿立法委員有言論免責的法律保障,可以合法使用許多暴力語言,學生就沒有了!上台只能乖乖念演講稿文章,念完下台!不然下場就會像今天這樣!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禮貌只是一種形式、一種程序。小學升旗典禮時,有誰對國旗打心裡尊崇的?應該沒有吧?

現在朝廷就是用形式拖垮實質的戰術來迴避學生的問題,而且還聯合親中媒體一起出手。

沒錯!現代的中文裡面已經沒有「敬語」不像日本語,韓語那樣,有非常明顯,特別使用的「尊敬語」「謙譲語」!

 

嘴巴上已經不使用「尊敬語」「謙譲語」,心裡面自然更是沒有!還要啥狗屁禮貌?頂多是語氣平和,看到「豬頭教育部長」就當作拜拜的豬公「雙手合十」鞠躬(這是豬頭部長自己這樣教大家的!)就很偷笑,不然那些馬鹿官員,豬頭部長們,還要啥禮貌行為?

馬鹿朝廷跟著親中媒體一起轉移焦點,全都在討論啥學生OOXX的行為!真是太OOXX!


白色恐怖 蔣偉寧:同學有壓力 我願道歉

針對教育部日前發函各學校要求「關心」抗議壹傳媒交易案的學生「健康」,引發白色恐怖質疑,教育部長蔣偉寧今(3)日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表示,教育部會深切檢討;但在立委連番逼問下,他說,如果學生們有感受到壓力,他當然感同身受,他必須用同理心表示道歉意思。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11月26、27日,到行政院要求政府必須嚴審壹傳媒交易案;29日在公平會前也舉辦抗議活動。豈料,教育部居然在活動結束後,發函「請各校多加瞭解關心學生」,引來白色恐怖疑慮,並要求蔣偉寧必須道歉。

今日立法院教育委員會特地要求教育部長蔣偉寧專案報告。一開始,蔣偉寧僅表示,引發這麼大風波,他深切檢討。但對於立委輪番上陣要求道歉,他剛開始悍然拒絕道歉。

蔣偉寧說,他原本是在上週一、二的教育部輿情會議中,多次表達對學生關懷意思,現在被認為是白色恐怖,真的非常難過。他絕對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如果媒體變成一元,對台灣是不利的。

蔣偉寧說,他呼籲各學校不要再有任何作為,不要造成學生壓力,絕對不要找學生來談一談,不要秋後算帳。

對於為何不直接到現場關心學生?蔣偉寧說,因為當天學生抗議議題跟教育無關,所以才沒到現場。如果活動跟教育議題相關,他絕對會到現場。

不過,蔣偉寧這段談話則馬上被學生代表林飛帆吐嘈說,學生也時常到教育部門口抗議,11月時上百名學生到教育部要求凍漲學費,要見教育部長,但教育部長沒出來,教育部的官員也沒出來,還準備動用鎮暴警察。他覺得蔣偉寧的語言相當虛偽,當天15度低溫、下著大雨,一個負責任的教育部長應該到現場去關心學生,甚至打電話給他的老闆陳冲,叫他出來關心學生靜坐。

民進黨立委何欣純質詢時說,現在大專院校裡還有22所學校校規規定不得舉行集會遊行,18所學校規定不得鼓動學潮,否則將會嚴懲,教育部要不要檢討?

對此,蔣偉寧表示,如果各學校校規有這樣規範,教育部會在一週內發函各校,請他們積極的檢討,進行修正。

至於何欣純追問,過去部長讀大學時,「你身邊的同學有沒有被關心?」蔣偉寧一開始還說,「我真的不知道」。甚至立委追問,當時有沒有白色恐怖、學生被關心過,蔣偉寧則說,他念大學時是民國64-68年,「我真的不知道」。

隨後,蔣偉寧在委員會休息時,跟受邀學生談話,被問到讀書時知不知道當時有白色恐怖情事,他則說他知道這個事情。

隨後,在民進黨立委許智傑質詢時,原本不願意道歉的蔣偉寧則鬆口說,學生有這樣感受,他當然感同身受,對學生造成衝擊、對社會造成影響,他必須用同理心方式表達道歉的意思。


遲來的道歉根本沒屁用!一開始就應該接見學生代表,而不是找鎮暴警察來對付學生!

說啥「學生抗議議題跟教育無關」屁話只能騙嬰兒!只要是學生跑去教育部,豬頭教育部長都應該要關切!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当年六四就是因为共匪对学生定调过高,还用了一小撮的字眼,才闹大的。现在匪伪宪法说有依照伪法游行权,可是要伪警察审批。学生只要参加游行就立退学。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是喔~那如果參加「習腦殘主席」就職的「歌功頌德,參見聖上大遊行」不知道會不會被退學?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可能會哦!但退學後直接保送這所學校

不管什么游行,只要伪警察没批准通通算违法,保不定像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一样。

12月21日,在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共产党总部前广场举行集会,近10万人被动员参加。齐奥塞斯库在集会上讲话,试图引导人们站在他的角度上谴责蒂米什瓦拉事件是“闹事”。就在演讲过程中后排有人点燃爆竹(当事者被警察枪杀),造成现场混乱;同时现场出现喇叭大声声称保安部门正向人群射击,一场“革命”已经开始云云。在一些大学生和部分市民的参与下,集会转变为一场反对齐奥塞斯库的抗议示威。一场“革命”就这样在齐奥塞斯库的眼皮底下爆发。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中國人民絕無可能藉暴力手段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頂多循臺灣模式,靠群眾力量步步為營逼老共逐漸開放,六四就是把老共逼急了狗急跳牆所致。

 

中國人民絕無可能藉暴力手段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頂多尋臺灣模式,靠群眾力量步步為營逼老共逐漸開放,六四就是把老共逼急了狗急跳牆所致。

 难阿,当时的民国台湾地区只是还有民主,只是做票太多Cry。可是现在匪区想参选先要经过不透明的选民委员会才能成为候选人

我要成為幸運的一般會社員

參見腦殘聖上大遊行」跟一般遊行完全不同,一開始就是跪拜模式,所有人都是一路跪拜到天安門廣場,所以一定會允許的!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
Forums  ›  最新話題  ›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