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債法修正台北市大反彈,郝龍斌「極為憤怒與不滿」台中市只咬到一小口

公債法修正 北市大反彈:捷運恐停工

行政院會廿二日通過公共債務法修正草案,台北市長郝龍斌「極為憤怒與不滿」,強調「台北市絕不接受這樣的版本!」台中市長胡志強更批評,「國家是有前途的,千萬別讓一鍋好米都煮成爛飯。」公債法修正早該在兩年前就提出的法案,拖了這麼久,讓人難以苟同;台中市府將串連立法委員決戰立法院。

高雄市長陳菊認為,公債法修正合不合理,應與統籌分配款、地方補助款比例等做整體規畫,而不是單看一部分有利或不利。

新北市副市長許志堅則「雖不滿意但只能接受」,未來新北市舉債上限,可由目前的八百億元增加到一千兩百億元,僅達歲出的八成左右,成長幅度未如預期,未來將持續與中央溝通。

北市財政局長邱大展向郝龍斌報告說,若經立法院通過,台北市的舉債額度會「爆」掉,將會超額舉債二八八億元。

郝龍斌形容,心情就像一名按時交作業的好學生,突然被老師不分青紅皂白,連打了三個巴掌一樣,強調「台北市絕不接受這樣的版本!」

郝龍斌表示,如此一來,台北市現有的舉債數將會超過修訂後的舉債上限二八八億元,對預算造成強烈排擠。北市將被迫全面檢討執行中的預算,包括施工中的捷運萬大線,將在明年完工的捷運信義線;捷運松山線甚至可能被迫停工。

郝強調身為市長,不能讓北市民和市政建設成為犧牲品,除對中央不尊重地方強烈抗議,更會據理力爭、爭取支持,廿三日將親自召開記者會說明。

胡志強說,他自己不去行政院會,是不希望自己「說話說得太重」,又被別人曲解「有其他的政治動機,想謀什麼政治位子」;副市長徐中雄一直都是負責此案,才派徐北上參加。

徐中雄說行政院版本「根本是一鍋不能吃的飯!」對台中市極度不公平。他說,這塊舉債大餅,過去北、高兩市咬最大口,台中市咬最小口;現在公債法草案,北、高還是咬最大口,台中市只咬到一小口,對台中市非常不公平。

高雄市長陳菊說,縣市合併後,高雄市土地面積為六都之最,比台北市大十倍,人口數也是六都第二多,在中央補助未增加情況下,更需要足夠且合理舉債空間以完成各項重大基礎建設,債限縮減,可能再三至四年就無法舉借。

高雄市府財政局認為財政部算法錯誤,只拿草案與原高雄市額度比較。但縣市合併後,大高雄市舉債上限,應併計原高雄市及原高雄縣債限,所以剩餘舉債空間為六七一億元,並非財政部公布的三六一億元。在新版公債法草案中,高雄市舉債空間足足減少一三七億元,僅餘五九一億元,將嚴重影響未來建設。

新北市副市長許志堅說,新修正的公債法對新成立的直轄市不公平,未來要先扣除台北市、高雄市的債務後,再由其他直轄市來分。新北市的舉債上限雖有提升,但比預期目標還少至少一半以上,未來勢必影響建設預算。


啥?北、高還是咬最大口,台中市只咬到一小口?誰叫「蜚蠊」的嘴巴天生就小得要命,不然還想要咬多大口?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公債法不僅不應該提高縣市舉債額度,反而應該限縮,不然政客亂舉債亂花錢債留子孫,臺灣經濟越來越差,後面的人更不可能還錢,遲早破產等老共收拾。

黑心老共現在別的沒有,就是$$多多!不但大買美國的國債,還買一大堆原料通通全包,再賣給其他國家圖利!可說是有$$的大爺!

馬鹿朝廷我看差不多快破產了,馬鹿大統領不如趕緊去找有$$的大爺弄點$$來花!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幾經折騰,行政院院會終於通過了公共債務法的修正案,送立法院審議。一如預期,列席行政院會的五都正副首長在會中爭相埋怨,表示在新法之下自己的舉債空間如何受到壓縮、將如何不利於市政、市民會如何憤怒、這次的修正如何不合理等等。但容我們在此嚴肅指出:「五都搶債」實在是一齣荒謬戲,既反映出官員對政府公債本質之故意曲解,也投射出當下地方政府「不爭就對不起選民」的民粹思維,實在令人不敢苟同。

首先要釐清的,是政府公債的特色與公債法的立法意旨。一般企業若是舉債,通常是為了增加營運活力,以求擴大未來營收。但在現實台灣社會,絕大多數的政府支出或建設,都是用於發放老人年金、修補路面坑洞、支付災損變故等;能夠產生未來收益的政府建設支出少之又少,想來想去也只有高速公路收費、公用場地租金等幾項。正因為政府許多建設不具未來收益,故國家要制定公債法,對各級政府的舉債額度做限制。換言之,公債法的立法目的,就是要限縮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舉債;該法第一條開宗明義「為維護國家財政健全」所揭,就是這個意旨。五都首長只知吵鬧債限不足,卻講不出個「為何不願舉債受限」的道理,豈能理不直而氣壯?

企業舉債與政府公債的另一點不同,在於「債務承擔人」。一般公司永續經營,其債務是由舉債企業承擔。但是政府債務還本來自於人民稅收,故現在舉債其未來的本息清償,必定要由未來子孫所繳稅負支付。故簡言之,政府公債的債務人是未來子孫,這與企業自己舉債自己承擔截然不同。更何況,民選政府首長最多兩任八年;任期一到拍屁股走路,所有的債務都要由後繼首長概括承受。一般企業若是舉債過當,股東會質疑、股價會縮水。但現任民選首長若是大幅舉債,其未來承接債務的子孫與後繼首長現在都還未出現,他們的反對聲音無法在當下呈現,因此才需要對債限予以立法限縮。五都首長若是明白了這個道理,即知不應再對債限額度吵嚷不休。

必須釐清的第三個論點,就是「債限」的定義。公債法修正案的第五條明列了各級地方政府的債限設算,其中最重要的計算基準,就是第五條第二項第二款的「自籌財源」:自籌越多者,其舉債上限越高。這樣的設計,是為促使各地方政府多自覓財源、或是多發行自償性公債,破除以往「地方只搶錢、不生財」的零和賽局舊模式,確實是輿論倡議已久的進步思維。此外,公債法五條五項也將「自償性公債」排除在公債上限計算之內,故各級政府若是舉債投入能夠產生收益的建設,而以這些建設的收益自行對該債務還本付息,那麼這樣的舉債就不受債限額度的限制。事理既如此明白,地方政府若仍一味爭取債限擴大,故意裝作不理解具有自償功能的公共建設並未受限,這似乎也反映出地方首長對公債法的認知有落差。

最後,回顧台灣解嚴廿餘年後的中央與地方政治生態,我們也認為政府公債絕對有約束的必要。去年在立法院因屆期不續審而退回的公債法修正案,將各地方政府舉債上限與地方政府支出掛勾,形同變相鼓勵地方花錢越多就可以借越多,廣受外界「敗家」之批評。台灣的政治人物動輒亂開支票、每逢選舉也是對各種年金不吝加碼。在審議健保與社福相關法律時,更是無所顧忌地濫增支出、濫減費率。但等到各種支付體系皆發生財務問題,則所有人都爭相撇清責任;如此的亂象危局,已至必須懸崖勒馬的地步,而當前國家財政拮据,各級政府都捉襟見肘,正是好好落實公債法、健全財政紀律的絕佳時機。

我們不贊成五都首長對公債的故作曲解,也呼籲所有地方選出的立法委員「看看歐豬慘狀、想想台灣前景」;要為未來子孫講話,應提升舉債官員的責任意識,而不是只為當下民粹起鬨。


政客明白得很!正因為舉債是慷後人之慨,不舉白不舉,反正任期到,自己撈夠,拍拍屁股就閃,誰接誰自己想辦法。

啥?誰接誰自己想辦法? 接手的馬鹿政客還不是照樣「自己撈夠,拍拍屁股就閃」爛攤子繼續扔給下一屆就行了!根本沒有法律規定留下爛攤子的話,要抓去關之類,當然是繼續擺爛即可!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某小強說本巿能賺也能還,既然如此,不如拿巿政府比照一般企業向銀行借看看,假設銀行評估真的賺得回自然會借,也甭需啥公債法了!如果不敢跟銀行借,證明說謊。

這根本不用證明,大家都知道某蜚蠊說的話能信,那OOXX也能吃了!同樣的某好大尾、某馬鹿大統領也是一樣!


郝大吐公債苦水 馬:事先不知情

因行政院版《公債法》修正草案限縮台北市的舉債空間,市長郝龍斌大動作炮打中央後,昨天更當面向馬英九總統大吐苦水。郝龍斌表示,馬英九跟他說,事前並不知道有這個狀況,但會去了解,並用台語安慰他「免煩惱」。

為慶祝一一八周年黨慶,身兼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昨天一早就在郝龍斌的陪同下,到聖安娜之家做志工,這是郝龍斌強烈抨擊政院版《公債法》不公後,兩人首度碰面,郝龍斌也藉機向「前市長」反映北市的困境。

對於舉債空間遭到嚴重壓縮,是否會讓台北市活不下去?馬英九在離去時表示,「我們會關心這問題。」

隨後郝龍斌表示,他有向馬英九反映,《公債法》對台北市的衝擊很大,並請求關心協助;而馬英九也馬上善意回應,表示會去了解,並且還用台語要他「免煩惱」。他說,「總統跟我講,他事先也不知道有這個狀況。」言下之意,馬英九似乎沒有要為行政院背書的意思。

據了解,馬英九除了告訴郝龍斌自己事前「不知情」,還詳細問到北市府何時得知政院的方案。郝龍斌也當場抱怨,財政部一個月前確實找五都開過一次會,但現場五都吵成一團,根本沒有結論;直到院會召開的前一天,市府才臨時被告知隔天要討論公債法,並根據手中有限的資訊進行推估。

據指出,郝龍斌對於陳揆不顧北市的反對,堅持在上周四院會中通過《公共債務法》草案頗有微詞,並認為政院版明顯偏袒民進黨執政的高、南二都。前天晚間,財政部政次曾銘宗在政論節目中和名嘴一同「圍剿」郝龍斌的動作,更讓北市府相當不滿,認為中央對北市缺乏善意。

據指出,在周四院會做出結論後,郝龍斌隨即致電新北市長朱立倫、台中市長胡志強,希望串連三都面對中央時能採取一致立場。但由於新北市這次分配到的額度僅次於台北市,朱立倫並無意捲入中央與北市的戰爭,回應相當冷淡;而同樣對《公債法》強烈不滿的胡志強,才讓郝龍斌感到一絲絲溫暖。

北市核心人士指出,北市府之所以一再提到捷運萬大線可能停工,也是有意提醒新北市的公職,北市和新北市利益與共,如果北市利益受損,一定也會連帶影響新北市民。

前天八位北市立委和郝龍斌共同舉行記者會,曾表達一定不會讓政院版通過。該人士指出,如果最後各方無法達成共識,以北市在立院和財委會的實力,「絕對有能力」阻止政院版過關,屆時受傷的反而會是其他五都。


啥?強烈不滿的胡志強,才讓郝龍斌感到一絲絲溫暖?我看只有同類才會「感到一絲絲溫暖」! 一般人對於震怒的蜚蠊,完全不會有任何感覺,只會想要去找藍白拖而已!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真不知蜚蠊哥在鬧什麼?說是很會賺,還不是靠抄地皮一項絶招?仼內除了公車搭乘率提升(因為八公里免費),根本毫無建樹。

我看某蜚蠊連抄地皮的本事都沒有!純粹只是靠著一堆地下爬行的同類,鼠類來多賺點黑心$$,某蜚蠊只要抽八大行業稅金就行了!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財政部長批地方辦跨年燒錢 台中市府駁:中央不懂經濟

財政部長張盛和針對縣市政府舉辦跨年晚會的批評引起地方譁然,台中市政府新聞局長石靜文提出反駁說,中央一味省錢節流的做法並非正確的對策,負債不見得是負面的,有建設才能刺激買氣,蓬勃經濟發展,現今國家的處境就如同經國先生當年推動十大建設時一樣,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

張盛和26日在立法院財委會審查財劃法時,對於地方舉辦跨年晚會的舉措提出負面的批評,張盛和認為各地方政府紛紛哭窮,但辦起跨年晚會砸錢卻一點都不手軟,一方面哭窮,另一方面放火燒錢,是一個矛盾的現象,張盛和還說不要放煙火,不要砸錢請大牌明星,不一定要花錢辦活動。

辦跨年如同放火燒錢,這種經濟理論讓地方政府覺得很莫名其妙,台中市新聞局長石靜文說,即使是凱因斯的經濟理論也沒有教大家統統不要花錢,一味省錢緊縮難道是正確的救經濟方法嗎?

石靜文認為,地方辦跨年都是經過仔細的效益評估的,跨年晚會是市民的權利,是年輕人的正當活動,市民要有歡樂的場面,辦一場跨年可以增加附近店家、住宿、及周邊的商業效益,絕對不是燒錢。

石靜文也從明星演藝發展的立場來看待跨年,教張盛和認識「人間煙火」,她說,如果不是跨年活動,如何讓那麼多的歌手明星能齊聚一堂到地方辦演唱會,這也就是很多歌星、經紀公司那麼重視跨年的原因,因為這個活動對演藝圈的發展也是正面的。

 

石靜文說,市府前年花4百萬、去年480萬元,今年加重谷關的場次編了700萬元,如果中央能看到谷關當地商家、旅館業者期待跨年的殷切,就不會說那是無謂的燒錢活動了。

石靜文強調,台中市年年辦跨年,光體育場的場次就年年超過十萬人潮,洲際棒球場達4、5萬人,新市政中心2萬人,經費沒有增加太多,但規模越辦越大,卡斯都維持相當不錯的水準,這就是跨年晚會的魅力與效益所在。


 

笑死人了!本市除了黃黑經濟,還有什麼經濟?跨年晚會政府不辦民間也會辦。蜚蠊哥上任前,本市跨年晚會都是某電台和商圈合辦,也辦得有聲有色,後來蜚蠊哥就在省立體育場自己搞一個,明星不想得罪官方只好先去官方辦的,幾年下來民間辦的就式微了,這真是非常負面的例子,食衣住行育樂政府都要抓,無疑是中國共產黨的作風。

想也知道「馬鹿中央政府」又怎麼可能會懂得「蜚蠊経済」的那種經濟學!燒$$就燒$$,還有一堆歪理,還推說啥「谷關當地商家」,那些商家應該要全部撤離,根本就不應該在危險的地方開店,更不應該推廣危險地區旅遊才對!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財政部長張盛和昨天表示,各縣市應適度簡約,放煙火「燒錢」、「不妥、沒必要」,台中市長胡志強說:「跨年是年輕人的應景活動,多數參加跨年晚會的活動有90%都是高中生」,「對跨年活動抱持反對意見者,都離高中生活太遠,應該都在家睡覺,『包括部長』!」

胡志強說,台中市跨年晚會才編列700萬預算,煙火預算不到5萬元,「中央長官的發言,與地方實情差異太遠」,地方議員都不會刪這筆預算,因為大家都瞭解地方的需要。

中台灣有600萬人口,每年約有10萬人來台中市參加跨年晚會,約4萬人來自外縣市。胡志強說,跨年晚會真正的用意,是辦一場屬於年輕人的活動,「讓年輕人快樂一點,錯了嗎?


 

蜚蠊哥又在詭辯,讓年輕人快樂一點,當然沒錯,問題這干你屁事?年輕人還不會自己找樂子嗎?燒錢就燒錢,浪費就浪費,大方承認就好了,牽拖一大堆。

沒錯!不但各縣市不用適度簡約,更不用說放煙火絕對不是「燒錢」,而是「讓年輕人快樂一點」!所以全台灣每個縣市都要放煙火,甚至還要放到全球規模最大,最壯觀,時間最久!

馬雅文化都已經說2012年底就是「世界末日」,如果能撐到2013年1月都沒事的話,吹牛半島還活得好端端的,台灣的各大縣市當然是要擴大舉辦煙火來慶祝沒有「世界末日」,!哈韓族慶祝吹牛半島沒有被人間蒸發!

🍎神の一手はオレが極めるんだ
Forums  ›  最新話題  ›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