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士頓總裁暨創辦人杜紀川表示:記憶體需求不會消失

金士頓:記憶體需求不會消失

 

全球記憶體模組龍頭廠金士頓成立將滿25年,總裁暨創辦人杜紀川表示,記憶體的需求不會消失,金士頓未來將堅守成功的信念,維持彈性與適應力。

金士頓於1987年10月17日由杜紀川與孫大衛共同創立,在電腦及相關設備記憶體領域稱霸近1/4個世紀。

對於成立將滿25年,杜紀川表示,他與孫大衛一直希望能創造一個快樂的工作環境,與人性化的公司文化,因此樂見員工以身為金士頓家族的一員為榮。

杜紀川認為,金士頓的成功主要是因為尊重客戶、夥伴、廠商及員工。

展望未來,杜紀川表示,記憶體需求不會消失,儘管雲端運算普及可能影響儲存業務,但金士頓伺服器記憶體及伺服器固態硬碟(SSD)是雲端硬體的主要零件;金士頓未來堅守成功信念,維持彈性與適應力。

 


金士頓創辦人杜紀川、孫大衛 秀才配大俠 拓荒美國大西部

 

杜紀川,全球最大的記憶體模組獨立制造廠“金士頓科技公司”(Kingston Technology Company, Inc.)創辦人,在中國大陸出生,台灣長大,後移民美國。在經歷幾次大起大落後都未曾被擊垮。在他人生的最低穀,僅用了2000美元就創辦了金士頓公司,經過20多年的風風雨雨,鑄就成現在營收幾十億美元的集團企業。

金士頓作爲全球存儲領袖,成立於1987年。從開始的單一產品的生產者,金士頓發展到現在擁有2000多種存儲產品,支持從計算機服務器和打印機到MP3播放器、數字相機和手機等幾乎所有的使用存儲產品的設備。2009年,公司的年營收突破了41億美元。

“金士頓”名聲響亮,部分原因是總裁杜紀川和副總裁孫大衛,在幾年前拿出1億美元分紅給所有員工,震驚全美;2004年台灣“總統”大選爭議,他們又捐出1億元新台幣,協助查驗選票,轟動台灣。

金士頓已在上海設置25萬平方呎的廠房,且將產品觸角延伸到Flash記憶體等數位媒體產品,多項產品皆成爲市場龍頭老大。杜紀川與孫大衛雖然早就是億萬富翁,仍一本初衷,在橙縣芳泉穀總部開放式辦公室,卷起袖子與員工一起埋頭苦幹。

他們的崛起過程頗具傳奇色彩,1987年10月19日華爾街股市崩盤的這天,反而是他們實現美國夢的開始。原來杜紀川與孫大衛因早年從事的個人電腦生意,由當時在電腦業叱吒風雲的AST公司收購,取得500萬元後,全數投資於股市,結果一夕之間變得一無所有。

篤信“危機就是轉機”的杜紀川,隻有與孫大衛重新出發,成立金士頓,采取步步爲營、穩紮穩打的策略,力爭上游。杜紀川把公司的成功歸功於知人善用,擁有一群向心力極強的員工。其實,這股向心力的來源,正是由於公司一向把員工當成是最大資產、善待員工,並且提供員工最佳福利。

金士頓在1996年底一度被日本軟體銀行並購,當時杜紀川與孫大衛拿出1億美元與員工分享,震撼全美業界,讓人稱羨不已,也讓金士頓聲名大噪,令求職者十分向往。後來日本軟體銀行因擴張過度,資金陷入窘境,營運方向改變,杜紀川與孫大衛再將金士頓買回。

外表看來沉穩內斂、文質彬彬的杜紀川,工作之馀喜歡打籃球,他還是一名好鼓手。這位元喜愛西洋音樂的企業家,成立極具專業水准的“加州夢幻大樂團”,經常在華人社區的慈善籌款會義務演出。

杜紀川的父親杜桐蓀當年曾任中華民國電影檢查處處長,他的母親朱莉早年畢業於北平師範學院,是老牌影星,藝名威莉,曾主演《出賣影子的人》等片,定居台灣後,曾與“小咪姐”李麗華合作演出電影《盲戀》。

杜紀川從小接觸娛樂圈,就讀高中時就曾組織樂團,擔任吉他手。但他不諱言,高中學業成績不佳,曾轉了多所學校,父親也不鼓勵他玩樂隊。他在上大學後又曾組織另一支樂團,並因興趣轉向,擔任鼓手。

杜紀川在移民美國之前,曾留學德國,並在親戚經營的中餐館打工,受到客人冷嘲熱諷,體會了人情冷暖。但他認爲,這項經驗讓他日後懂得如何應付各項挑戰和挫摺。

杜紀川與妻子王曼齡育有一子,他們兩人平素熱心公益。


我一直以為Kingston是美國品牌,想不到居然是台灣人在美國設立的品牌!Embarrassed

相較於其他台灣品牌的記憶體來說,Kingston確實是便宜又好用,相容性更優!特別是2007年買的8GB CF記憶卡,其他台灣品牌都有拍壞照片,把照片存檔錯誤,導致照片檔案毀損的悲慘事件,但是Kingston的記憶卡從來都沒出過問題,不但便宜品質與相容性還相當優異!Clapping

🍎たったひとつの真実見抜く、見た目は大人、頭脳は子供、その名は名馬鹿ヒカ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