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view

沒有死光頭就是沒有臺灣

  中華民國行憲後第一任總統,現在被一些尊稱為先總統 蔣公,卻在他精心建設的反共基地上備受責罵。要說 蔣公對我們中國人可是民族英雄,可是由於政治因素,在兩岸的中國和臺灣都不受到應有的待遇。  蔣中正不是神,他有功勞有過錯,無論如何屠殺就是不對的,民主自由化沒有貫徹就是獨裁。當時不可否認沒有 蔣公,現在的臺灣只不過在和我一起探討馬克主義是宇宙真理。 

   我先回顧中日戰爭,我相信沒有人願意做二等公民,被迫改變自己的文字語言和生活習慣。總統 蔣公的戰略卻被張學良和共產黨破壞了,那個時候中國還留有不少軍閥勢力, 蔣公想辦法協調了全國愛國勢力,用戰略縱深消耗了日本人的經歷。在我們中國人為了那不世世代代為奴而付出鮮血代價的時刻,卻有人投降甘為日本人的走狗!或者趁着中華民族在和侵略者艱苦奮戰的時候,放冷槍,漁翁得利。

  中國人的眼淚並沒有換來那寧靜的和平,但喘息卻如露水般甘甜,讓人麻醉其中,好想就一直吮吸下去。安靜的日子總是讓人懷念,吃飽安歇外,老百姓還關心什麼呢?大家卻不知道吃飯將來也會變成一項權力,沒有制度的保障,幸福的遠景只是個謊言。或許對當時的百姓民主自由還是不能理解的概念;一些國家英雄們也忘記了為國的心情,視同匪類。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在元氣大傷後,再受到了政治改革帶來的混亂,想要平亂卻無能為力,軍閥也沒有什麼民族主義的面子,果斷了出賣了他們的百姓。 

  臺灣的慘劇二二八就是在戡亂戰止這個混亂時期發生的,對中國的亂局來說這事件卻不是什麼重要時期;但是屠殺就是屠殺,對同胞下手更是不可容忍。 蔣公無論是否知道臺灣當時的實情況,如此粗暴的處理已經定了他的罪了。更何況後來禁止討論這事情,比不道歉更惡劣。就算局限於大時代背景,為了反共基地的穩定,卻要讓人民把眼淚藏在心裡。 

  就算支持臺灣獨立,可是也不能忽視當時的事實,臺灣是日本從清帝國奪取的殖民地,主體民族是中國人,對二戰後法理和主權歸屬應該是沒有疑問的。當時臺灣百 姓的國家認同還主要是中國,要說那個時候講獨立實在太奇怪了。主權未定論也是無稽之談,法理(de jure)上無疑是中國領土,無需其他國際條約認證。相信,當時的中共無論國民政府有沒有遷移到臺灣,還是屬於外國管轄,中共都不會放棄對臺灣的領土權。 

  鐵幕下的中國,人民為了他們的天真附上了沉重的代價,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讓人民中懷饑溺,臥火抱冰!沒有人是清白的,在狂人的暴政下任何的保證都是騙局,迫害的陰影籠罩在每個人的頭上,誰都可以被打倒虐待到死。飢餓,寒冷,疾病,中國人猶如在地獄當中行進,赤色魔王卻在享受人們的供奉!那個時代不存在着良心,或許只存在着糊塗下,當老農被分配政治人物時候做着回苦思甜的時候,卻說出了1959開始是他們人生最可怕的日子。

  對岸的臺灣還算寧靜,雖然沒有富裕,卻少了那一點血腥味。同樣是土改,卻沒有毆打與酷刑;沒人會限制宗教的自由;百姓在痛苦當中學習民主,在戒嚴當中忍受法律。雖然沒有完全的自由,重壓之下還留有縫隙。少了政治運動,厚植了國力,可是大家等待的王師卻變得渺茫了。和平總是難得的,雖然着和平不是那麼的美好。 

  中國的悲劇還沒有終結,臺灣在小蔣時期開始他的春天,可是我們連 蔣公時期的“暴政“都享受不到,沒有陽光,沒有希望,甚至沒有改革的可能。我們只不過是中共賺錢的工具,和公民無關,只不過是中共政權的農奴罷了。  蔣公殘暴,當時至少還算有功績,不要把現在的國民黨和兩蔣時期的時期聯繫起來。至少維持兩蔣陵寢和中正紀念堂主體的體面,這世界上除了耶穌外沒有完美的人,在大時代下的事情總是悲劇。

ayaka 03/08/2015 0 572
Comments
Order by: 
Per page:
 
  •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Rate
0 votes
Post info
ayaka
工作希望
03/08/2015 (1172 days ago)
Actions